您的位置 : 首页 > 都市小说 > 神级农场 > 第一千零九十二章 小伎俩

作者:钢枪里的温柔

神级农场 第一千零九十二章 小伎俩 第1/2页

    夏若飞站起身来,和曾建章互相让了一下,然后两人并肩走向了旁边早已准备好的一张签约台。

    两人在桌子后面坐下,礼仪小姐递上了意向合约。

    两人签字之后交换了一下,再次签字,就算是象征性地完成了签约的仪式。

    实际上这只是一个道具,真正的意向合约刚才在休息室的时候已经在律师的见证下签订了,这就和彩票中奖的拿一个道具支票拍照是一个道理。

    毕竟这份意向合约涉及到了很多方面的详细条款,双方都是十分慎重的,在这种场合下又不可能逐条逐条地去核对,所以肯定是要提前签好的。

    虽然地方政府如果要撕毁承诺,基本上也是一个状告无门的情况,但不管怎么样,对待合约还是要慎重的。

    况且这本身就是利益的结合,只要桃源制药厂能持续高光,不断地给长平县创造利税、提升gdp,长平县撕毁承诺的可能性就很少。

    再说夏若飞也不担心长平县耍赖,或者等制药厂项目开始投建之后秋后算账,真要惹急了他,他也可以不按规矩出牌——三山的一把手宋启明对他就如同自己的子侄辈儿一样,只要他占理,还能坐视他被长平县欺负而不管不成?

    合约签好之后,夏若飞和曾建章站起身来互相握手,同时展示这份意向合约——当然,展示在镜头前的只是文件夹的封皮而已。

    记者们也十分捧场地纷纷按下了快门,镁光灯下,穿着得体的手工西服、身材挺拔的夏若飞显得光彩照人,坐在主席台侧面的吴丽倩都不禁略微有些失神。

    她轻轻地晃了晃脑袋,等夏若飞和曾建章两人回到座位之后,才开口说道:“下面是媒体提问环节,由我来指定提问的媒体朋友,请各位提问之前先自报家门,谢谢配合!”

    吴丽倩的话音一落,台下的记者们立刻齐刷刷地举起了手臂。

    “前排中间这位橙色衣服的女士!”吴丽倩伸手指了指一个女记者说道。

    女记者接过工作人员递过来的话筒,说道:“谢谢主持人!我想请问曾书记,这段时间网络上有关长平县刘浩军副书记生活作风问题的传闻,长平县方面能提供正面、具体的信息吗?”

    曾建章面色微微一沉,今天是他们扬眉吐气的日子,没想到第一个记者上来就哪壶不开提哪壶,这也太不给面子了吧?

    夏若飞则一直保持着微笑,反正事不关己,他就当一个安静的看客,挺好的。

    吴丽倩也微微皱了皱眉头,问道:“这位记者朋友,我刚刚提醒过,提问之前请先说明自己是哪个媒体的,你好像还没有自报家门。”

    今天的发布会安排得比较仓促,媒体方面长平县并没有以前那么准备充分,至少没有给一些媒体内定预设的问题。但是一般来说,记者的位置安排也是有讲究的,这位女记者位置在第一排很中间的地方,说明她代表的媒体应该也不小。

    女记者脸上露出了一丝矜持的微笑,微微扬起下巴说道:“不好意思,刚才忘记了!我是京城报业集团和燕京e家网的记者!请问曾书记可以回答我刚刚的问题了吗?”

    吴丽倩不禁秀眉微蹙——新媒体记者提问往往会比传统媒体记者更加犀利,而且燕京e家网是京城报业集团旗下的网站,这个网站不仅仅是京城本地的网站,实际上这几年燕京e家网站发展得很迅猛,已经是一个综合性的门户网站,记者站更是遍布全国各大城市。

    这也是为什么这个女记者能得到这么好的位置的原因,长平县的工作人员肯定是按照媒体的重要程度来安排位置的。

    吴丽倩说道:“不好意思,今天是关于长平县和桃源公司签订投资意向书的发布会,跟议题无关的问题,我们是……”

    曾建章摆了摆手,说道:“吴县长,没关系,这个问题我来回答!”

    吴丽倩看了看曾建章,微微点头闭上了嘴巴。

    曾建章知道,如果自己避而不答,那这个记者回去更会大书特书,长平县会更加被动。

    这些天长平县一直都没有正面回应这个问题,实际上也在舆论上十分被动,今天既然这个记者提出来了,那刚好趁这个机会澄清一下。

    当然,曾建章之所以做出这样的决定,还有一个让他心里多了几分底气的原因。

    曾建章稍微沉吟了一下,思考了一下措辞,然后开口说道:“关于这位记者朋友提出的问题,我们并不掌握具体的情况,也无法证实网络传闻的真伪。在这里我可以告诉大家的是,刘浩军同志已经正式向组织提出了辞职申请,经由我们上报,上级组织已经同意了他的申请,就在昨天,刘浩军同志已经办理完所有的辞职手续,在组织关系和行政关系上,他已经不是我们长平县的人了。”

    他的语速并不快,因为这样的语速下他能有更充裕的时间思考,也可以防止说错话。

    女记者却不想这么轻易地放过,立刻追问道:“可是,网络传闻的捉奸事件,应该是发生在刘浩军担任副书记期间吧?长平县委不是应该介入调查此事吗?”

    曾建章微笑着说道:“调查是一定会进行的,只是现在刘浩军同志已经回京城老家了,而你所说的那个事件的当事人也暂时都联系不上,所以调查并没有什么进展。退一步说,即便……我这是假设啊!即便网络传闻属实,那也是生活作风问题的范畴,并不涉及到职务犯罪,按照组织纪律,最重的惩罚就是党内的处分,而现在刘浩军同志已经辞去了公职,这可比党内处分严重多了……”

    曾建章微微顿了顿,继续说道:“在这里,我也真诚地希望在座的媒体朋友,多关心我们长平县的建设成就,而不是抓着一些捕风捉影的消息大书特书,如果仅仅报道这些茶余饭后的花边新闻,我想这样的媒体也很难有什么大的发展。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