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都市小说 > 梦归处余生安暖 > 第256章,这里没有你说话的份!

作者:贺景承沈清澜

梦归处余生安暖 第256章,这里没有你说话的份! 第1/2页

    网最快更新心上刺青!

    沈清澜说,“嗯,你先走。”

    她还得想想怎么和贺景承说。

    严靳点头起身离开。

    沈清澜低头揉着眉心,她出神的时间,自己对面坐下一个人,她这是才回神,看清来人挑了挑眉,“怎么是你?”

    “是我很奇怪吗?”慕言没有穿正装,也没有戴眼镜,没有他打官司时的那种犀利。

    正个人看起来很随和,但是沈清澜知道,他不是一个随和的人。

    “没有。”沈清澜微微一笑回答道,“上次真的谢谢你。”

    上次有慕言的帮忙,她才能和刘诚达成合作。

    慕言朝着服务生招手,“给我一杯白水。”

    说完才转头看着沈清澜,问,“知道官司是输是赢吗?”

    “是输是赢。”沈清澜问,她并不关心这个,只是顺着慕言的话说。

    其实官司的输赢慕言也不是很在意,只是答应了刘成以后,他就不能随便对付,他纠结的是案子本身。

    刘城出轨在先,还曾有过家庭暴力,这次离婚,也是他老婆忍无可忍了,才会提出和刘城离婚。

    刘成离婚还提出要让哪位受害人净身出户。

    所以赢了这样的官司他也不开心。

    但是他并没有想说给沈清澜听,而是笑笑,“我出马还能有不能赢的案子吗?”

    沈清澜在想贺景承的事,没有注意慕言的神色不对,笑了笑,“那就好。”

    她喝了口水,看着慕言,“看你赢了官司怎么还不开心?”

    慕言顿了顿,苦笑道,“我和李洁结婚时间不短了,一直没小孩,我家里人都急了。”

    沈清澜想了想他们结婚是有段时间了,“是工作太忙了吗?“

    慕言紧紧的抿着唇,工作再忙,生个孩子的时间还是有的,是李洁身体的原因,从他们结婚,家里的人就催着他们生孩子,他们也很纳闷,从结婚他们并未做过避孕措施,可是都没怀孕。

    前段时间,他们去了一趟医院,检查出李洁天生子宫壁畸形,很难怀孕。

    沈清澜似乎明白,他们不是不想要孩子,看着慕言问道,“是你有问题,还是她?”

    慕言抿着唇,灌了一口水,不想在继续这个不愉快的话题,于是故意岔开话题,看着她,“你一个人在这里干什么?”

    沈清澜想到贺景承的事,也是心事重重。

    两个人都沉默了下来。

    两个人做了一会儿,沈清澜说,“我还有事先走了。”

    “嗯,那个等你有空,我们一起吃个饭。”从李洁知道自己这辈子可能都无法生小孩,动了离婚的念头。

    他想让沈清澜帮他劝劝,实在不行就去领养一个。

    沈清澜说,“好。”

    说完起身离开的茶餐厅。

    坐上车,让司机去了万盛。

    很快车子停在了万盛集团,沈清澜下车走进去,前台看到沈清澜进来,很热情的给她打招呼,沈清澜回以微笑,坐上电梯去顶层办公区,贺景承的办公室就在上面。

    到达顶层,沈清澜走下电梯,严靳刚从贺景承的办公室出来,看见沈清澜来,两人对视了一眼,严靳开先开口和她打招呼,“太太。”

    沈清澜轻应了一声,给他一个安抚的眼神,“放心。”

    严靳点了点头,希望沈清澜能够劝动贺景承。

    沈清澜推开办公室的门走进去,贺景承以为是严靳走了又来,语气很不耐,“你还有什么……”

    话没有说完看见是沈清澜,剩下的话,也没有再说出口,看着她,“你怎么来了?“

    沈清澜走到他的办公桌前,站定,直直的望着他,“怎么,我不能来吗?”

    贺景承挑了挑眉梢,她这是不高兴了?放下手中的报纸,沈清澜不经意的看一了眼报纸,上面大标题是关于王铭华故意杀的案的审判结果。

    “这么快就判下来了?”沈清澜拿起桌上的报纸看了一眼,并未做过多的停留。

    贺景承的唇角扯着一抹浅淡的冷笑,像是嘲讽。

    有些人比他还急王铭华的罪赶紧定下来。

    不用想,当初的事不是王铭华自己干的,他没那么大的胆量,肯定是有人给他做靠山。

    在婺城有谁有如此大的能力呢?

    除了梁家,不做他想。

    种什么因,收什么果,她不同情王铭华。

    沈清澜抬起头就看到贺景承在思考什么,开口问道,“你在想什么?”

    贺景承收起思绪,不想让她担心这些事情,“没什么。”

    沈清澜绕过办公桌,走到贺景承身边坐到他的腿上,勾住他的脖子,深深地凝视着他。

    贺景承任由她看着,撩起她的一缕发丝在指间绕啊绕,低沉而又温柔的声音在她耳畔响起,“我好看吗?”

    沈清澜没有回答他,看了他几秒,头埋进他的怀里,“贺景承我多么希望,你可以站起来迎接我们的孩子的到来。”

    贺景承一愣。

    她怎么会忽然这么说?

    是知道了什么?

    “你见过严靳了?”贺景承几乎不用思考,就知道是严靳说的。

    沈清澜攀着他的肩膀,“别怪他。”特别认真的和他对视,“那么难的的机会为什么拒绝,你在担心什么?”

    贺景承的唇角紧抿。

    沈清澜笑,“因为我吗?你担心我?”

    她的眼睛模糊了,“我是孩子吗?需要你用一条的腿的代价来保护?”

    越说她的声音越来越高,“你要我一辈子都不能安生,是吗?”

    “澜澜……”

    “你从未为我想过,你知道我想要的是什么吗?”沈清澜快速的打断他。

    “我要你可以站起来,我要你可以站着抱我,吻我,保护我……”

    贺景承将她的头按在胸口,紧紧的抱着她激动而颤动的身子。

&nb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