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都市小说 > 梦归处余生安暖 > 第69章,躺那儿,供我消遣

作者:贺景承沈清澜

梦归处余生安暖 第69章,躺那儿,供我消遣 第1/2页

    网最快更新心上刺青!

    沈清澜喝了解酒汤,又睡了一会,被贺景承这么一碰,她瞬间清醒,挣扎着,拍打着他的胸口。

    贺景承俨然一座大山压在她的身上,沈清澜根本动不了他分毫。

    他温柔的抚摸沈清澜的脸,“把刚刚的话,再说一遍。”

    沈清澜抿唇不语,权当他是神经病,扭过头不去看他。

    贺景承脸色沉了沉,“怎么,看到是我失望了?”

    随着他的话,腰身用力的沉了沉,恨不得抵进她心里。

    沈清澜咬着唇,一声也不愿意吭。

    她越是这样,贺景承的动作越发的粗暴。

    沈清澜浑身颤抖着,五脏六腑好像都被撞的移了位置。

    他的胯骨摩擦着她的大腿根,一阵阵的刺痛。

    这样还是没能满足,贺景承将她的身体掰成一个又一个扭曲的姿势,她反抗,贺景承索性用领带绑住她的手,不让她动。

    沈清澜抖着唇,断断续续,“你……你变……态!”

    贺景承不否认。

    他也觉得自己挺变态的,特别是对她。

    好像要将这几年的欲望,都要在她身上发泄完,才肯罢休。

    到后来沈清澜昏昏沉沉的,下身厮磨到麻木,甚至感觉不到了痛。

    她不知道贺景承什么时候尽兴放了她的,醒来时,映入眼帘的就是贺景承那张困倦的脸庞。

    昨天,他折腾了沈清澜三次,每一次都长达两个小时。

    他是真的累,不是假的。

    这么多年压抑在内心的情与欲,尽数发泄在她身上。

    看着他的样子,想到他昨天畜生般的作为,沈清澜只觉得有股血往脑子里钻,抬手就要往他脸上招呼,却被贺景承快一步抓住她的手。

    在她醒来,贺景承就有了察觉。

    缓缓的他睁开眼睛,望着近在咫尺的女人,“这是你第三次,想要打我。”

    “你无耻!”

    沈清澜想要挣开,却被贺景承死死的攥住,她动不了。

    “我是登徒浪子,你也不是什么纯洁玉女,我们彼此彼此,谁也别说谁,别搞的你吃了多大的亏似得。”

    沈清澜一愣,从心底蔓延的悲伤,几乎要将她淹没。

    是啊。

    她不是处女。

    这副破身子早就脏了,到底还有什么可在乎的?

    她不是他爱的人。

    凭什么让他对自己温柔?

    不是自不量力,自找难看吗?

    可是她是人,有血有肉,有感情,会痛。

    她压下那股不受控制往鼻腔里钻的酸涩,很平静的说,“贺先生不嫌弃,我倒是愿意奉陪,也不在乎姐妹两人共侍一夫。”

    贺景承的脸色彻底阴暗了下来,眼底凝聚着寒霜,看着沈清澜的眼神,仿佛带了冰渣子,半响,他的表情平复,掀着唇角,“你以为你是个什么东西能和依依比,你充其量,不过是我发泄的工具!”

    “你尽管羞辱,没什么我没承受过的。”沈清澜睁着大眼,不让眼泪落下来。

    被刘雪梅陷害失去清白,被亲生父亲送进监狱。

    被人羞辱,甚至失去最在乎的孩子。

    哪一样不痛彻心扉?

    他这点侮辱算什么,对她来说?

    看着她隐忍不哭的模样,贺景承的心,被重重的撞了一下,闷闷的透着丝丝痛感。

    说话没在那么刻薄,“别装可怜。”

    沈清澜敛起所有情绪,什么都不在乎的模样,笑着说,“贺先生可以放开我了吗?”

    贺景承依旧没放,将她的掌心覆在自己的脸上,“这里是用来摸的,不是用来打的明白吗?”

    沈清澜减缩着指尖,不愿意触碰。

    这个男人就是彻头彻尾的变态。

    贺景承没勉强,毕竟昨天做的确实有点过了,于是松开了她的手。

    这才看见她手腕上的绑痕。

    现在还是红的。

    在她白皙纤细的手腕上特别明显。

    贺景承想去触碰,沈清澜的快速的躲开他的手。

    贺景承的手停留在半空中,片刻,很自然的收回,起身靠在床头,摸了根烟抽。

    沈清澜裹着浴巾,掀开被子下床,贺景承的声音在她背后响起,“协议不是你说结束就结束,你没资格。”

    沈清澜的动作一顿,头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