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都市小说 > 梦归处余生安暖 > 第53章,给我下了蛊

作者:贺景承沈清澜

梦归处余生安暖 第53章,给我下了蛊 第1/2页

    网最快更新心上刺青!

    沈清澜没能推开,贺景承还是亲了上来。

    “你太瘦了,我倒是想把你当猪养。”

    她哪里都好,就是有些偏瘦。

    贺景承抱她上楼,将她放到床上,“你安心的睡一觉,我很快回来。”

    沈清澜很乖的点了点头,虽然完全没睡意,但是,她还是闭上了眼睛。

    因为她知道,贺景承这个时候应该有事要去做。

    所以,她能做的就是安静的,等待结果。

    贺景承起身时,沈清澜拉住他的手,低声道,“毕竟她是你未婚妻的妈,你若难做,我不为难你,而且我才是那个见不得人的,她恨我,我不怪……”

    贺景承按住她张合的唇瓣,深深的看她一眼,附身在她额前落下一吻,“听话,别胡思乱想。”

    凡事要适可而止,在继续说,会显得刻意,沈清澜很识趣的没在继续。

    淡淡的笑笑,说,“我听你的。”

    然后闭上眼睛。

    贺景承静静的坐在床边没急着走。

    沈清澜微微侧着头,长发如墨披散在枕头上,脸颊小巧精致,肌肤白皙浅浅的陷在枕头里,睫毛弯弯的浓密又长,这样闭着眼睛下方遮出一道阴影。

    她安静的样子,很美。

    那怕没有胭脂水粉的勾勒,依旧让人移不开眼。

    贺景承拂过她的额角,他心里什么都明白,她这样乖巧懂事,不过是想借他的手,讨回她受的委屈。

    但心里明知道,他也没想过要敷衍。

    不舍得她受委屈。

    手指划过她的唇瓣,惆怅的心想,“你肯定是给我下了蛊,才让我自己变得不像自己。”

    最后所有复杂的情绪,都化作一声无奈的叹息。

    看她像是真睡的着了,他才起身离开。

    当房间的门关上,沈清澜原本闭上的眼睛就睁开了,甚至清明的毫无睡意。

    她掀开被子下床。

    走到窗户边,轻轻的撩开窗帘,看着楼下贺景承开车离开。

    车子一点一点的消失在视线里,她的神色也越发的冷。

    不由自主的攥紧手中的窗帘。

    她想,贺景承就算再生气,多少还会念着点沈清依。

    未必会下重手。

    刘雪梅是他未来的岳母,他肯定不会闹开。

    然而她并不知道,贺景承并没手软,那怕刘雪梅是沈清依的妈。

    暗夜的私人会所,前面是严靳带着路,穿过灰暗的走廊,直到最后一间包厢门口停下。

    门口站着两个马仔,看见他们过来,说道,“请进。”

    并且推开门。

    昏暗的包间,龙澈坐在黑色的真皮沙发内,怀里搂着一个很艳的女人。

    女人穿着性感的吊带短裙,杏眼红唇,烫着大波浪的黑发,风情万种。

    看见贺景承进来,眼神一亮,不过很快就暗下去。

    贺景承是贵公子,不会看上她这样的风尘女子。

    龙澈不同,他是青帮的二公子,风光也是暗地里,见不得光。

    不像贺景承。

    不管是黑白,都吃的开。

    他是官二代,官场上他有几分面子,混黑的轻易不敢招惹他。

    水至清则无鱼。

    他太干净。

    这也是梁子薄一心拉他下水的原因。

    那样他们就是一条绳上的蚂蚱。

    只有他也脏了,梁家才不怕贺家。

    可是贺景承不傻,他不会轻易的踏进来。

    龙澈嘴里叼着雪茄,看见贺景承脸上露出邪肆的笑,“三番五次的请贺总吃饭都不赏脸,今天终于有用得着龙某的地方,我深感荣幸。”

    贺景承没耐性和他耍花腔,直奔主题,“人呢?”

    他慵懒的靠着沙发,一条腿随意的蹬在茶几上。

    龙澈有点下不来台,贺景承太不给面子了。

    虽然不高兴,龙澈也没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