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都市小说 > 梦归处余生安暖 > 第32章,当我是猪?

作者:贺景承沈清澜

梦归处余生安暖 第32章,当我是猪? 第1/2页

    网最快更新心上刺青!

    贺景承握着电话没吭声,仔细看会发现他握手机的手背青筋凸了起来。

    还真是情真意切。

    严靳也为难,他不敢自己做主,没听见声音,又问了一遍。

    “送别墅去。”

    注意到贺景承脸色不好,沈清依放下手中牌,“你怎么了。”

    贺景承站了起来,“你玩你的,我有事,等会我让严靳来接你。”

    说完人就走了。

    沈清依想要喊他,但是他已经走远。

    贺景承带着怒气回到的别墅。

    回到别墅时,沈清澜已经醒了,脸色煞白,嘴唇干的脱了一层皮。

    严靳让她躺下,她不,“我还没见到贺总。”

    说着就要往门外走。

    刚好和回来的贺景承撞上。

    “见我干什么?”

    他的表情阴森森的,一步一步逼近。

    沈清澜扶着门框,没退。

    望着他说,“求你。”

    严靳低着头撤退,一点动静也不敢留。

    贺景承笑了,那阴沉冷冽的眼眸,令人脊背发麻。

    沈清澜的声音沙沙哑哑的带着些许质问,“我不知道我哪里做错了,得罪的贺先生,要陷害我身边的人。”

    贺景承坐在了沙发上,修长的双腿交叠着,斜靠在沙发里。

    他不徐不缓的点了一根烟,“我是不是说过,跟我期间不准有别的男人。”

    烟点着,他将打火机扔在了茶几上,同时抬起了眼眸。

    沈清澜心里愣了愣,脑海里不断搜索着和季辰见面的时间。

    难道那次季辰送自己他看见了?

    “我们是朋友,并不是你想象的那种关系。”沈清澜试图解释。

    “哦-”他拉了一个长长的音,明显是不信,“是不是我没亲眼看见你们做,你都可以解释为你们没关系?”

    她的胸口沉甸甸,有些发疼,自己解释他也不会信,索性也不在解释。

    “怎么样你才肯放人?”

    她开门见山的问。

    “我为什么要放?再者你还有什么筹码和我交换?”

    屋顶的水晶大吊灯,晃着光圈,他的轮廓被笼罩得很不真实,明灭斑驳,像一场瑰丽虚幻的梦。

    她孑然一身,就连这副破身子现在都是属于他。

    她能拿什么换?

    缓缓她滑下身子,跪在了贺景承面前,“我错了,不该忤逆你,你要怎么惩罚我都行,求你高抬贵手放了季辰。”

    贺景承的脸在斑驳的光影下出现了裂痕。

    这个女人为就那个男人跪下了。

    要说没感情,没关系谁会信。

    “你就那么想救他?”贺景承勾着她的下巴,与之对视。

    沈清澜坦白,“嗯。”

    他的眼里有火,好似能把眼前的女人烧成灰。

    他手上力道越来越大,大到沈清澜的脸,扭曲变了形,她实在忍受身体和心上的双重打击,眼泪落了下来。

    某跟弦断了,贺景承所有的怒火,在这无声无息的空气中涣散,缓缓的他放开了手。

    他沦陷一团逆光,面目轮廓模糊不清,“求我,或许我会考虑考虑。”

    “求你。”她的声音颤颤巍巍的。

    “求我什么?”

    沈清澜呜咽着,“求你放了季辰。”

    周围的空气凝结了一瞬间,贺景承站了起来,他居高临下睥睨着跪在脚边的女人,“你求我什么?”

    他说了三次让她求自己,每一次情绪都不同,坚决的,矛盾的,逼迫的。

&nb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