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都市小说 > 梦归处余生安暖 > 第28章,心那么小

作者:贺景承沈清澜

梦归处余生安暖 第28章,心那么小 第1/2页

    网最快更新心上刺青!

    沈清澜看到贺景承也在时,愣怔了几秒才回神,赶紧低下头将珠宝展示薄,递给沈清依,“看中的,我可以取实物过来。”

    “我昨天来看过的那条项链,你拿来我试试。”说着她往贺景承怀里贴了贴,斜眼看了一眼沈清澜挑衅的笑。

    同时沈家女儿,可是命运却截然不同,她沈清澜注定烂命一条,没死在牢里出来也是个服务别人的命。

    而她将成为贺太太,嫁进婺城最顶级豪门,。

    “好。”沈清澜的目光不经意略过贺景承的脸。

    他至始至终表情都是淡淡的。

    就好像不认识她。

    贺景承在最开始惊讶了一秒之后,再也从他脸上看到情绪。

    贺景承会有这样的表情,沈清澜一点也不奇怪。

    毕竟她见得不人,何况在正宫面前。

    她也没想过要捅破这层关系,她只想时间一到,拿到另一半股份,在自己手中有足够筹码时,再将沈家人丑恶的嘴脸公布于众。

    现在她唯一能做的就是忍。

    她将项链拿过来,她耐心的讲解材质,工艺,以及未来升值空间。

    沈清依懒得听她废话,打断了她的话。

    “我要试戴,你帮我戴上。”

    因为在贺景承面前,她虽没趾高气昂,但也是盛气凌人的指挥沈清澜。

    沈清澜刚想取项链,沈清依及时打住,“别碰脏了,你就不能带着手套吗?手那么难看。”

    她手上擦了烫伤药,带手套的话,药会蹭掉不说,还会摩擦到伤口。

    本来烫伤后的皮肤就很敏感,搞不好会感染。

    沈清澜的手僵在了半空中,她慢慢蜷缩手指收回手,然后去拿桌子上的手套,她的手指刚要碰到手套。

    只听见啪一声,这时贺景承将打火机扔在了桌子上,他的身子斜靠在沙发里,袅袅的烟雾从他的薄唇中吐出。

    他缓缓的抬起眼眸,视线在沈清澜的手背上停留了几秒,眼神闪烁了一下,他在烟灰缸里弹了弹烟灰,掩饰自己那一瞬间发不自然。

    指着展示薄上的一条项链,“把这条拿过来。”

    “是。”沈清澜低着头退出来,去取项链。

    取回来放在了桌子上。

    “我觉得这条更适合你。”贺景承取出那条项链,戴到沈清依的脖子上。

    沈清依高兴的摸着那颗鸽子蛋大的钻石,欣喜若狂。

    要知道这条比刚刚那条贵多了。

    一戴上她就赶紧给贺景承看,“好看吗?”

    贺景承面无表情的说好看。

    沈清依钻到贺景承怀里,搂着他的脖子,“我好喜欢。”

    贺景承不动声色的撤开身子,刮了一下她的鼻子,“是喜欢我,还是喜欢项链?”

    沈清依娇羞的笑,“当然你喜欢你多一点。”

    “那要包起来吗?”沈清澜很想赶紧结束,打断了他们的调情。

    沈清依暗地里白了沈清澜一眼,不过心里还是止不住开心。

    也许,贺景承是爱她的,只是爱的方式同平常人而已。

    不然他怎么能这么大方,还亲自给自己戴上。

    想想心里就美滋滋的。

    贺景承看了沈清澜一眼,递过一张卡,“没密码。”

    沈清澜点头应声,“先生稍等。”

    她拿着卡离开,付账回来将卡还给贺景承。

    贺景承看着她平静的模样,心里闷闷的,他也不明白自己为什么有这样的感觉。

    她听话,不是好事吗?

    自己在纠结什么?

    将卡装进皮夹里时,他扔了一张一百块的的票子在桌子上,冷啜一声,“服务不错,赏你的。”

    沈清依笑了。

    沈清澜站着没动。

    贺景承翘着唇,“嫌少?”

    不得已,沈清澜弯下身子拿起了那张票子,为了掩饰内心的屈与辱,笑着说,“谢谢。”

    她越是这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