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都市小说 > 入骨情债共缠绵 > 第1239章 要她成为,他的俘虏。

作者:唐诗薄夜

入骨情债共缠绵 第1239章 要她成为,他的俘虏。

    这个夜晚如同狂风暴雨过境,薄颜醒过来的时候浑身酸痛,她嘶了一声,惊醒了旁边的唐惟,男人睁开眼睛的时候,漆黑幽深的瞳仁就很快锁定了她的面孔。

    薄颜没有回神,还处于精神恍惚的状态,看到唐惟在自己身边,还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天啊……他们昨天晚上做了什么?

    她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气,紧跟着喃喃道,“你怎么没有走?”

    唐惟起身,被子从他身上落下,他眸中没有一丝感情,只是例行惯例地穿好了衣服而后跳下床,逆着光他高高瘦瘦的模样投下一道细长的影子,薄颜愣住了。

    “怎么,这是需要我对你负责的表情?”唐惟开口说话就是嘲讽的口吻,仿佛昨天晚上的一切,对他来说不过是逢场作戏。

    睡睡而已,不必当真。

    只是薄颜在面对唐惟这样的态度的时候,巨大的落差感一下子袭来,她用力攥紧了被子,故意让自己没有丝毫的波澜,“我是该谢谢你,没有你察觉到我被人下药了,昨天晚上我可能是在劫难逃。”

    “你的谢谢,我不稀罕。”唐惟弯下腰来,精致妖孽的脸上一片冰冷的寒意,他捏住了薄颜的下巴,像是在掌控自己的一件玩具一般,“既然知道自己几斤几两,就少去招惹别的男人。你招惹不起。”

    他言下之意是在说薄颜之前被荣楚接走的事情。

    明明昨天晚上他们两个如此贴近,可是一转眼,真相就如同一盆冷水当头坡下。

    薄颜想,还是怪她自己太容易犯傻。

    自嘲的笑了笑,她出乎意料地没有反驳,反而是顺着唐惟的话往下说。

    “对啊,你说的没错。我太清楚自己分量有多少了。”

    抬头,看着唐惟,薄颜轻声说,“可能对于有的人来说——只有我真正地消失了,他才会好过吧。”

    两年前他们有过一次剧烈的争吵,那个时候唐惟便对着薄颜一字一句地说过,“从我的世界里消失不就好了。一切就都不会发生了。”

    她不用犯贱,他也乐得清静。

    可是现在,她跑了,逃离了他的世界了,为什么唐惟偏偏又要把她抓回来,牵动她过去那些龌龊又无法说出口的念头?

    “你这是故意在说给我听吗?”唐惟察觉到了薄颜假装软弱下面的反抗,好心情地勾唇,偶尔见她张牙舞爪但是没有办法挣脱自己的模样真是太有意思了。

    弱者的自我抗争,在强者看来,不过是一种取悦。所以他知道薄颜在拼命摆脱过去那个喜欢被人痛恨虐待的自己,却还要唤醒她心脏深处的恶习。

    他要将她拉入他的深渊。

    不准走,不准逃,不准再被第二个人的俘虏。

    薄颜怔怔地看着唐惟,只觉得浑身发冷。

    脑子里的思绪乱成了一团,唐惟在薄颜发呆的时候已经迅速穿上了自己所有的衣物,衣冠楚楚站在那里,像是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

    只有她赤裸。

    只有她不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