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都市小说 > 入骨情债共缠绵 > 第1051章期盼爱情,要死要活

作者:唐诗薄夜

入骨情债共缠绵 第1051章期盼爱情,要死要活 第1/2页

    薄夜,岁月太残忍了,将你夺走,却又将一个像你的人放在我生命里。

    唐惟的眉眼深处带着薄夜才有的深沉,他认真注视着唐诗的时候,每每都会令唐诗撇开眼去,

    无法注视。

    那双和你相似的眼睛。

    薄夜,这是我等候你的第几个年头?

    这一年,海城下了大雪,就像当年薄夜在唐诗家楼下等待她出门一样,飘飘扬扬的雪花扑扑簌簌地落下,落在唐诗的肩头,又被她的温度融化。

    唐诗一个人买了菜回家,没来得及带伞,肩膀被雪花打湿了一片,随后她拎着菜漫步走回家中,唐惟正在家里忙着编代码,苏祁在一边带着薄颜下棋,自从薄夜进去以后,苏祁常来串门玩,他也不放心唐诗一个人生活,也算是代替薄夜照顾。

    唐诗回家的时候,几个人都等在门口,迎接她回来。远远看去就像是一家四口似的,生了两个漂亮的小孩,站在一起场面相当养眼。

    “你们怎么都在门口站着。”

    唐诗笑着上前,苏祁过来接过她的东西,“下雪了,都在等你,怕你路上着凉。”

    “那你也不开车去接一下我妈咪。”

    唐惟抱着平板电脑说道。

    苏祁无奈地笑着摸着唐惟的后脑勺,“因为我要是走了,你俩吵起来怎么办?”

    薄颜和唐惟对视了一眼,前者还是真诚的目光,唐惟却撇开脸去。

    淡漠地丢下一句,“谁会跟她吵架?浪费时间,多说一句话都不值得。”

    薄颜表情变了变,随后又忍下来,这几年来,从唐惟嘴巴里听到的这种类似的话,已经够多了。

    可是薄颜心眼死,哪怕唐惟说再过分的话,她也没往心里去。因为她始终记得,自己出事的时候,唐惟也会伸出手来帮忙,脸上凶巴巴的,却会死死牵着她的手。

    她觉得,她应该无条件相信唐惟的。何况因为上一代的事情,唐惟对她有意见,再正常不过,忍一忍就过去了。

    苏祁看了眼唐惟,随后领着唐诗进屋子,唐诗在客厅换了鞋,顺口问了一句,“薄颜最近读书成绩怎么样了?”

    薄颜低下头去,不安地手搅在一起。

    “我……我没有小哥哥读书那么厉害。”

    她声音还是柔柔的,唐诗总觉得薄颜长大了可能会是第二个温明珠,但是不一样的,温明珠是因为从小被温礼止关起来了,禁锢了性格。而薄颜是因为她天生温软。

    唐诗去了厨房做饭,唐惟还站在外面奚落薄颜,“你这种脑子读得好书才有鬼了。”

    薄颜一边被唐惟教训,一边还道,“但是……你上次教我的几道题,我都有学会。我还做对了。”

    苏祁立刻接上,“多亏了唐惟,薄颜的考试成绩排名前进了五十多位。”

    五十多位?

    唐惟有些吃惊,他总共教了薄颜三道题而已,没想到薄颜会举一反三,让自己的成绩上升这么多。

    男生低下头去,隔了好久道,“那你靠自己努力吧。”

    薄颜没理解唐惟这话是什么意思,但是看见唐惟没生气,她也才喘了口气。

    生怕唐惟又因为自己不开心。

    苏祁瞄着两个小孩的互动,眼神沉了下去,随后男人大步走到厨房,将门一关,唐诗在里面洗菜到一半,抬起头来道,“嗯?你怎么了。”

    “唐诗。”

    苏祁皱着眉头上前来,看着唐诗一幅没事人的表情,有些难过,“唐诗,你现在真的已经走出来了吗?”

    唐诗笑了笑,头发有些散落下来,“走不出来又怎么样呢?日子还是要过啊。”

    她现在淡然的样子,到底是经历了多少磨难才会早就如今一身从容呢?

    苏祁谈了口气,上前想去拥抱唐诗,但是唐诗察觉了他的想法,只是轻轻一闪,苏祁的动作落空了。

    喉结上下动了动,苏祁道,“唐诗,你还在等吗?”

    等一个人,经年累月,不知疲倦。

    可是唐诗……薄夜很可能,很可能已经……死在监狱里了啊。

    他知道自己时日无多,才狠下心做出最后的分离的。

    除非江凌和白越的医术足够惊人,或许薄夜才能捡回一条命来。

    可是这种几率实在是太小了,几乎为零。薄夜就是不想让唐诗看见自己死的消息,所以才做进牢里,然后哪怕死了,也可以不用再让唐诗知道了。

    就当是……坐了一辈子的牢。

    苏祁很多话堵在喉咙口说不出来,面对一个这样淡漠却执着到了骨子里的唐诗,他没办法说出这些话来打击她。

    唐诗……薄夜刚坐牢的时候,其实他也能收到消息,甚至还能带几句话,可是今年年初开始到现在……

    苏祁闭上眼睛。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