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都市小说 > 入骨情债共缠绵 > 第696章记起来了,他记得了

作者:唐诗薄夜

入骨情债共缠绵 第696章记起来了,他记得了 第1/2页

    看着自己父亲如此严肃认真地说着怎么把唐诗从别人婚礼上抢下来的样子,薄夜有点被逗乐了,“你怎么知道的那么清楚?”

    薄梁很一本正经地说,“因为当年你妈就是我从别人的婚礼上抢来的。”

    岑慧秋面上一热,过去推了老梁一把,“多大人了,还净说一些陈年往事的……”

    薄梁说起这个,立马有了精神,“哎呀,你当时是不知道,你妈可是我们十里八村一枝花,就暗恋我。我当时眼高于顶看不上人家,结果她就跟另外一个一直追她的富家小子在一起了,我国外回来听说你妈要结婚,当场会都不开了,就冲去婚礼现场抢亲。”

    薄夜听得有滋有味地,笑眯眯地撑着下巴,“后来呢后来呢?”

    “后来?后来你妈妈跟别人走红地毯的时候,半路被我截胡了呗。我那会真的差点被人乱棍打死,都说宁拆一座庙,不拆一桩婚,我这是等于把人家的好事儿彻底搅黄了啊,谁家的脸面都下不来台啊。然后我就拽着你妈狂奔,就跟私奔似的,什么都不要了,你爷爷留给我的家产我也两手一撒不要了,我说你捐出去充公吧,我要跟岑慧秋私奔了。”

    岑慧秋过去捏了一把薄梁腰上的肉,“老梁,你说什么呢!你再说说试试——”

    “唉,打我干什么,这都年轻时候的往事啊……”薄梁看了自己儿子一眼,拍了拍薄夜的肩膀,“后来你妈就被我感动了呗,我什么都不要了,脸也不要了,名利钱财也不要了,就巴巴地跟着她对她好,然后你妈就原谅我了,第二年我俩臭不要脸地结婚了,我还办的比当年那个臭小子还要盛大豪华。反正你妈风风光光嫁给我的时候,没人敢说一个不字。”

    薄夜还有些意外呢,“我以为您很稳重呢,没想到也会做这么疯狂的事情。”

    “年轻啊,不赌一把怎么知道呢?”薄梁喝了一口红茶,被岑慧秋一把拍在背上,差点喷出去,岑慧秋恨不得揪着他的耳朵,“还敢说你年轻时候的风流事吗?还教坏儿子!就你一个人干得出抢别人老婆的事儿——阿夜可能不能学你的坏。”

    “不行啊,虽然……很缺德,但是还是要争一把。慧秋你轻点,我这不是为了儿子的以后嘛,唐诗那么好的姑娘怎么能放手呢?小夜你听着,我帮着你一起把她重新骗回来,再好好对人家,让她想跑都跑不了。反正我当时就是这么连哄带骗把你妈拐回来的。”

    岑慧秋真是无奈了,“一把年纪了,真是的,还这么不正经,当着儿子的面说这些,有意思吗?”

    薄夜看着自己父母这样,感觉家里忽然间就融洽和谐了,这个时候如果唐诗也在,笑着和他一起听父母年轻时候的故事,带上唐惟,他们五个人其乐融融,场面一定很温暖吧。

    他真的想唐诗了,也没想过自己能这么喜欢唐诗,以前的他为什么没有意识到呢?

    远在白城的唐诗忽然间打了两个喷嚏,唐惟有些担心,“不会是感冒了吧?”

    唐诗摇摇头,“不清楚,也许是最近有流感的病人住进来,带了病毒传染了呢。”

    唐惟坐在一边的陪睡床上甩着腿,把笔记本电脑一合,就过来给唐诗倒热水,“注意身体妈咪,好好养伤。”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