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都市小说 > 入骨情债共缠绵 > 第667章不想伤害,只想呵护

作者:唐诗薄夜

入骨情债共缠绵 第667章不想伤害,只想呵护 第1/2页

    所以唐惟不是唯一一个震惊的,当韩让和姜戚下班回家的时候,看见唐惟和薄夜坐在一起逗狗,唐诗一脸冷静地在一边桌子上画图纸的那一刻,他们两个人齐齐后退两步,怀疑进错了家门。

    “嗯?”

    韩让眼睁睁看着薄夜就相安无事坐在那里,侧着脸,鼻梁笔挺,跟个明星似的自带气场,姜戚看了一眼,气血就冲上来,“你怎么在这里?!”

    薄夜听见声音抬头,发现是姜戚,还笑了笑,“哦,你们回来了?”

    姜戚一脸错愕,看着唐诗,“你和他又好了?”

    唐诗摇摇头,表示很无辜,“没有啊。”

    姜戚又看着薄夜,“你用什么手段把我家唐诗骗的这么乖的?”

    薄夜把手里的狗举高高,“不是我,是我儿子。”

    唐惟指指自己,“我?”

    小夜夜叫了两声,意思是,是我。

    小夜夜因为是哈士奇品种,好歹还是和狼长得无比相似的,虽然智商低了点,但是姜戚他们还是很喜欢的,这次看见那个平时拆家的哈士奇如今居然安安分分地被薄夜举着,也不挣扎也不乱动,简直就是画风突变。

    唐惟解释道,“我妈咪说,薄少帮她遛狗了,所以她请薄少上来吃水果。”

    然而事实上唐诗切好的苹果西瓜刚端上去,薄夜一个没留神,发现全让那条狗吃了,气了个半死,好不容易吃一次唐诗切的水果,结果这条傻狗自己吃独食吃光了!

    姜戚啧啧称奇,随后看了几眼薄夜,“你倒是变化挺大的。”

    薄夜笑着眯了眯眼睛,那眼里像是有星星似的,姜戚后退一步,“得了,脸已经很帅了,别笑了!”

    韩让还是有些防备,看着薄夜突然间到来,总觉得薄夜是装的,就是为了把唐诗骗回去,然后原形毕露,再让唐诗伤心。他担心薄夜另有计算,所以没怎么和薄夜说话,大概还是有些抵触。

    这顿晚饭,薄夜臭不要脸地等到了最后,等到他们要吃饭了,薄夜还坐在客厅里,唐诗硬着头皮多准备了一双碗筷,她原本以为薄夜休息好了会自己走,没想到这人居然还厚颜无耻地等到了饭点!

    于是这一刻,薄夜在桌子边上坐下的时候,姜戚心里咯噔一下,糟糕,这气氛可不妙啊。

    唐诗没有和薄夜坐在一起,倒是唐惟,一脸轻松的样子,像是以前和薄夜相处过无数遍——的确,在唐诗不知道的时候,他们一直都有联系。

    整顿晚饭都没人说话,气氛压抑的不得了,直到薄夜吃完帮着一起收拾东西,唐诗习惯性在那说了一句招待客人的话,“放着别动,我收拾……”

    说出口的瞬间就后悔了。

    那一刻,薄夜猝然抬头,像是这种对话,曾经的他们之间出现过无数次,他竟然……被唐诗一句话激得全身血液逆流。

    如同,如同回到了过去,她还是他的妻子,吃完饭温柔地会说一句,放着我来收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