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都市小说 > 入骨情债共缠绵 > 第393章抑郁治疗,别不要我

作者:唐诗薄夜

入骨情债共缠绵 第393章抑郁治疗,别不要我 第1/2页

    唐诗这幅样子,在薄夜的眼里,男人觉得心痛。

    她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因为被他逼的。

    薄夜白净的脸上都是血,“唐诗……你冷静!”

    唐惟带着哭腔喊着,“妈咪,我错了,我再也不会这样了。你别怕,我还在……”

    唐诗浑身哆嗦,犹如惊弓之鸟,她陷入一种如同被催眠一样的心理状态里,薄夜抱着她,鼻血滴在唐诗的肩膀上。

    后来丛杉听见动静出来的时候,看见的就是唐诗一脸惊恐被薄夜按在怀中的那一幕,他开灯,没说话,“放开她!”

    薄夜看见丛杉的时候,脸上的血一并印入丛杉的视线里,丛杉皱着眉头,“怎么回事?!”

    唐诗回头,看见丛杉的脸,喊的却是哥哥。

    薄夜没来得及管理自己的形象,扛着唐诗去医院,丛杉在背后喊他们,“站住!”

    薄夜的手在抖,“她受了刺激,需要稳定……”

    “你离开,对她而言就是最大的稳定。”

    丛杉上前,与他对视,薄夜没让,“我会走,但是她也必须经过医生的观察!”

    唐惟不敢插入这两个男人之间的交谈,总觉得比叶惊棠和韩让之间的气氛要可怕一万倍。

    后来丛杉和薄夜两个人一起带着唐诗去了医院,连着唐惟一并跳上车,住得远的韩让他们并不知道客厅里发生过这样一出闹剧,只是发现一觉睡醒……唐诗和唐惟不见了。

    唐诗醒的时候,脸色惨白,旁边放着药片。

    草酸艾司西酞普兰片。

    枸缘酸坦度螺酮胶囊。

    专治抑郁症以及焦虑症。

    唐诗转头,看见薄夜和丛杉,以及另一边的唐惟。

    她昨天夜里被注射了镇定剂,药效没过去,她觉得脑子现在还是昏昏沉沉的,大脑皮层的意识还没彻底清醒,她盯着眼前三个男人,包括她的小儿子唐惟在内。

    三个人同时目不转睛盯着她,唐诗隔了好久才找回舌头的知觉。

    “你们……干嘛?”

    薄夜松了口气,坐回椅子上。

    丛杉冷漠,一言不发,倒是唐惟先开口打破了这份沉默,“你昨天复发了,我们连夜带你来医院了。”

    “我复发了?”

    唐诗摸了摸自己的脸,随后她抓住身上的被子,死死握住。

    几个人发现她在抖。

    眼泪掉下来的时候,女人明明在哭,还要扯着嘴角笑,“对不起……我没忍住自己的情绪……是我没有控制好……”

    薄夜整颗心都痛了。

    丛杉看了眼唐诗落泪,手指攥紧,但是他说不出一句话。

    他天生不会表达。

    抑郁症很难彻底根除,唯有在生活中慢慢褪去,开始当它重新来袭的时候,那种感觉也会很快重新抢走你的理智,唐诗这辈子的伤从来没有痊愈过。

    只有一遍遍痛。

    唐惟上前替她擦眼泪,“妈咪,别难过。我们没有怪你,怪我。是我的错……”

    薄夜在一边哑着嗓子,“是我的错……”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