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都市小说 > 入骨情债共缠绵 > 第377章鬼迷心窍,是我的错

作者:唐诗薄夜

入骨情债共缠绵 第377章鬼迷心窍,是我的错 第1/2页

    所有人都被这场突如其来的反转给震到了。

    大家都没想过薄夜会主动站出来,在这种风口浪尖,他的行为无疑……是一种自我毁灭。

    可是薄夜确确实实这么做了。

    电视机关上以后,唐诗的抽泣声随之停歇,女人怔怔看着墙壁发呆。

    姜戚心疼她,在一边安慰道,“别难过,别当回事。这都是他欠你的。”

    唐诗喃喃着,“我现在的罪名,终于被洗脱了,对吗?”

    姜戚握住她的手,“对,我们两个都真正自由了。唐诗,恭喜你,从过去的阴影里摆脱,再也没有人敢指着你说杀人犯了。”

    当初被人戳着脊梁骨骂杀人犯的日子,终于迎来了光明。

    这天夜里唐诗睡着做了个梦,梦见一对漆黑如夜的眼睛。

    她在一条看不见尽头的长廊中奔跑,后来在远方终于看见光,她不顾一切,一头扎入那个出口,有一道低沉的声音自背后传来,像是梦魇一般,一遍遍在她耳边盘旋。

    他说,唐诗,唐诗。

    一辈子那么长,剩下的时间,请你过得好。

    有人在她背后重重推了一下,她从出口跃出,那一瞬间仿佛得到新生,唐诗猛地睁开眼睛,入目一片灿烂的阳光。

    这一觉睡到了大天亮。

    唐诗呆愣了数秒,有一种不真实的错觉,她抓起手机,看了眼日期,的确是最近,除夕夜都快要到了。

    她点开新闻app,铺天盖地的都是薄夜出席记者发布会的消息,通告一桩桩,标题各种劲爆。

    唐诗看了几眼,嘶的一声倒抽了一口冷气,就将手机放回去。

    她起床,正好隔壁的姜戚也起床,看见唐诗的时候,好友冲她打招呼,“哟,这么早?”

    唐诗笑笑,“昨天两个城市来回跑,累了。”

    “我最近被韩让养的,作息时间无比正常,酒都不喝了迪也不蹦了,什么夜店酒吧,门都没迈进去过,像个纯洁的只爱学习的高中生。”

    姜戚坐在椅子上,手里拿着刚从冰箱里端出来的沙拉,是韩让昨天晚上准备好了放进去的。

    唐诗啧啧感慨,“挺好的,起码像个正常人。”

    她上前在姜戚边上坐下,吃了一口蔬菜沙拉,“韩让对你这么好,你不考虑考虑他?”

    “哟,你这会儿是自己的情仇恩怨解决了,就来折腾我了啊?”姜戚开玩笑似的说,“我怎么能耽误他呢,等他腻了就走吧,我也没那资本让他这么好一个男人为了我停留。”

    话说的听起来像是大大咧咧的,但是唐诗听出了姜戚的心酸。

    她自卑,自卑于自己被叶惊棠变成了一个残损的怪物,韩让很好,可是她没资格独占。

    唐诗知道姜戚受过伤,一时半会不可能立刻找一个新的男人,所以也不多劝她,看了眼外面的好天气,唐诗说,“这几天我带惟惟出去玩,你要不要跟我一起?”

    “去哪儿玩?”姜戚正好嫌呆在家里闷,她人都快长蘑菇了。

    “不知道,随便看看吧。白城的江景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