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都市小说 > 入骨情债共缠绵 > 第315章随时随地,都会去死

作者:唐诗薄夜

入骨情债共缠绵 第315章随时随地,都会去死 第1/2页

    唐诗觉得自己又沉睡了很久,再次醒来的时候看见的是薄夜那张疲惫的脸。

    察觉她的惊醒,薄夜也醒了,唐诗一把抓住他的手,流着泪喃喃着,“薄夜……薄夜……”

    薄夜以为她记忆恢复了,可是不曾料想她只是魇住了,再次猛地醒来后,她双眼茫然地看着薄夜,依旧是和过去没有任何联系的唐诗,她松开抓着薄夜的手,整个人重重摔回枕头上。

    隔了许久,唐诗忽然间哭了。

    她哭得断断续续的,明显是强忍着声音,可是忍不住,她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完全忍不住这种悲伤的情绪。

    她哽咽,“我不知道为什么,我只是觉得自己很委屈……”

    “我吃了很多苦头,过去大概也是,到现在还是……我这辈子,到底要怎么样才算放过我?”

    唐诗闭上眼睛,“非要到血流光才痛快吗……我身边到底埋伏着什么样的人?薄先生,您能告诉我吗?”

    薄先生三个字,将薄夜狼狈地打回原形。

    薄夜看着唐诗这副情绪崩溃的样子,只能安抚她,“没事了,你已经从丛林出来了,以后不会再被带回去了……”

    “丛林……”

    唐诗无意识地喃喃着,“丛杉还在里面……”

    薄夜叹了口气,她一时半会受了太多刺激,精神撑不住了,再这样下去,他怕唐诗会疯了。

    这不是和之前一样陷入绝望的疯,而是遭遇了一次又一次的危险袭击后,脑子就这么绷着一根弦,无数动荡让它越崩越紧,最后一击来袭的时候,这根神经就这么断裂了,随后……所有的意识都化为空白。

    唐诗在如今的人生里已经吃了太多苦头,撇开那五年的牢笼来讲都已经是伤痕累累,她如今还要怎么去承受?

    薄夜真的怕哪天醒来看见唐诗疯癫,不认识任何人,甚至不认识自己。

    “惟惟呢?惟惟在哪?”唐诗慌乱地看向薄夜,“我儿子没出事吗?”

    话说到一半她猛地愣住了,随后又轻声试探道,“那也是……你的……儿子吧?”

    薄夜在面对唐诗这一刻的小心翼翼的时候,几乎有一种想落泪的冲动。

    她曾经多么骄傲高贵,如今却变成了这样一个狼狈不堪的样子。

    记不清过去,看不到未来,身边危机四伏,却没有一个人是她的靠山。

    薄夜想,唐诗的日子实在是太苦了,经历那么多磨难,却始终无法靠岸。

    唐诗把自己抱起来,陷入一种抑郁的情绪里,就如同回到了过去的监狱里一般,她将自己蜷缩成一团,瘦弱的身躯让人觉得不忍,她抱住自己,轻声呢喃着,“没事了……没事了……”

    不会出事了,她不会再有事了……

    她的精神状态已经不能再承受更多的伤害了。

    唐诗就这么把自己包成了一个茧,到了后来甚至拒绝任何人进入她的内心。

    薄夜觉得唐诗这样的心理状态很危险,怕她抑郁,更怕她自我伤害,于是找人暗地里给她做催眠解压,可是……没有任何用处。

    唐诗的内心像是一块冰冷的时候,在遭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