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都市小说 > 入骨情债共缠绵 > 第212章她不知道,因为死了

作者:唐诗薄夜

入骨情债共缠绵 第212章她不知道,因为死了 第1/2页

    安如浑身都在抽搐,她拼命地摇头,拼命地想要逃脱,可是眼前的阴影越靠越近——

    黑夜,吞没了一切。

    ******

    唐诗是在一个礼拜后见到薄夜的。

    正好是在公司的一个剪彩活动上,老王挽着芳芳,小月亮和绿恐龙站在一起,唐诗便和丛杉打扮得跟一对似的,在人群里穿梭。

    小月亮看着绿恐龙道,“阿龙,你收拾收拾挺人模狗样的。”

    单眼皮,鼻梁挺,就跟外国偶像剧里的欧巴一样。

    绿恐龙颇为自恋地说,“好歹高中时候还是有女生暗恋我的。”

    芳芳在一边翻白眼,“得了吧,我高中跟你一个高中的,姐姐当学生会会长的时候你还在屁颠屁颠给人家当小弟呢。”

    绿恐龙脸一拉,“多久远以前的事了,你别提了行不行?”

    老王和小月亮都笑了,说起来小月亮家里的事情,唐诗还挺疑惑的,“月亮,那你全名是不是叫……蓝月亮?”

    蓝月亮洗衣液,国家跳水队的选择!

    小月亮脸都绿了,“我就想不明白我爹妈给我取这个名字干嘛,还是别提我的姓了,咱们继续讨论阿龙给人家做小弟的事情行不行?”

    阿龙在一边气得要冲上去和小月亮打架,“你就喜欢揭我老底!老王没拿世界冠军那会还被人家粉丝骂作国服第一菜鸡呢!”

    老王嘎的一声,无辜吃瓜群众也能被拖下水啊,“怎么就转移到我身上来了?我躺着也能中枪啊!”

    丛杉和唐诗在一边拼命笑,“原来你们老早以前就认识了。”

    有钱人都有一个圈子,里边的大家就算不认识,也肯定有朋友是认识的,就像朋友圈一样。唐诗没有想过自己工作室里的人都这么低调,从来没在外面宣扬过自己家里的条件。

    几个人打打闹闹,看了眼时间,差不多该去和媒体朋友打招呼了,芳芳和媒体熟,今天请来的大部分都是他爸爸娱乐公司的合作伙伴,于是她和唐诗提了个醒,“这群记者都是我自己人,你可以顺路澄清一下网络上那些事情。”

    那些传得沸沸扬扬的事情。

    唐诗冲芳芳点点头,有些感激,“谢谢你。”

    “谢什么。”芳芳挺了挺傲人的胸脯,“进了咱工作室就是一家人!一家人当然要帮着自己人,对于江慧玉那种小婊砸,我一个能打十个!”

    “是是是。”阿龙和她穿的西装正是一个颜色的,两个人看来是精心挑过的,“走吧,该走红毯了,女王大人。”

    芳芳挽着阿龙去和媒体打招呼了,唐诗也和丛杉一并走过去,老王和小月亮排在后面,人群里看见蓝鸣满脸都是杀意,要不是自己身后人拦着,他就要冲上去了。

    “蓝少您悠着点儿!现在是全网直播啊!”

    “老子不能忍!那是我妹妹!她身边那个男人是谁?!”

    妹控忍不住了,“打死他!妈的!”

    “那是他们工作室的老大。据说先前是世界冠军的电竞选手。”手下帮着解释,“二小姐在游戏工作室上班呢。”

    蓝鸣气得头发都快竖起来了,“那他搂着我妹妹的腰干什么!枪呢!拿枪过来!老子毙了他!”

    老王冷不灵觉得身后有股子杀意冲他们过来,浑身都哆嗦了一下,往后一看,又是平平无奇的样子。

    “怎么感觉有人盯着我?”老王嘀咕道。

    *****

    和丛杉走了红地毯,唐诗和他在人群里穿梭,不断遇见有女人刻意往丛杉身上靠过去,随后害羞地打一声招呼,“丛先生好。”

    丛杉平时不笑,现在碍于大场面时不时要笑一下,虽然他笑起来跟冷笑似的,他觉得自己的嘴角快笑僵了。

    唐诗在一边没忍住,噗嗤一声笑出声来。

    丛杉脸一拉,“干什么?”

    唐诗和他走到沙发长凳上坐下,旁边服务员替他们端来两杯咖啡,唐诗道了声谢谢。

    随后继续看向丛杉,“你这点跟我哥不一样。”

    她言辞十分诚恳,丛杉微微眯起眼睛,“你这不是废话么?我又不是你哥。”

    唐诗被丛杉说的噎住了,隔了好久才道,“是啊,你不是他。”

    总有一天,唐惟也得接受这个残忍的事实。

    唐奕待人温和,笑起来总是阳光且温柔的,他就像是一个永远都充满了活力的邻家大哥哥,善良又大方,出身名门,腹有诗书气自华。

    可是丛杉只有一张和他相似的脸,除此之外就再也没有相同的地方。

    他就像是和唐奕所有的性格都反过来一般,冷漠,且麻木。

    唐诗看着丛杉许久,才叹了口气,唐奕离开已经很久了,坟墓同样在姜戚的旁边,他们两个人都是她生命里很重要的人,可就是因为如此重要,所以在失去的时候,才会这么痛彻心扉。

    丛杉感觉到唐诗想起了不好的事情,也没去多说,只是随口一句,“有些东西既然已经失去了,就好好守着你现在所拥有的。”

    可是唐诗只是低笑了一声。

    她怕就怕,到头来,连自己手里仅剩下的这些念想,也没有守住。

    薄夜便是在人群都忙着社交的时候走了出去,一眼就望见了坐在远处沙发上的唐诗和丛杉,他们穿着礼服,一裙一西装,郎才女貌,天造地设。

    嫉妒,就是在这个时候从心头慢慢蔓延,直到填满他整个心房,薄夜才明白,原来有些东西已经彻底割舍不掉了。

    比如,对唐诗的占有欲。

    他走上前,隔着来来往往的人群,唐诗觉得有人在盯着自己,一抬头,便落入一双如夜一般漆黑的眸子。

    一眼万年。

    那一瞬间回忆的罅隙里弥漫出鲜血淋漓的爱恨,五年前她爱他爱得迷失自我,五年后她恨他恨得触目惊心。

    她被薄夜的眼神刺痛,从沙发上站起来,表情,无比防备。

    薄夜自嘲地笑,她竟防他至此。

    丛杉偏偏脑袋,余光便瞄到了薄夜,男人没有做出别的表情,还是那副天塌下来依旧面瘫的样子,只是看着薄夜走近,他说,“薄少,来叙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