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都市小说 > 入骨情债共缠绵 > 第122章最痛一次,将她摧毁

作者:唐诗薄夜

入骨情债共缠绵 第122章最痛一次,将她摧毁 第1/2页

    被绑架了几个字落到薄夜和苏祁耳朵里的时候,两个男人都被一震,回过神来的时候薄夜直接抓过苏祁的手机对着他的手下怒吼,“现在就给我查唐诗在哪!”

    被绑架了?到底还有谁要绑架她?

    薄夜心里无端的恐慌,他觉得这件事情根本不是偶然,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冥冥之中有人安排了一切,包括唐诗的失踪在内!

    他手指在细微的颤抖着,这反应落入苏祁的眼里的时候,男人微微眯起眼睛。

    ******

    唐诗是在冰冷的水泥地上醒来的,她刚醒,就对上一张狰狞的笑脸,先前在厕所里打她的那个男人正对着她笑,唐诗喘了口气,肺部就像是火烧一般疼着,她嘴角有血丝顺着往下滑,模样着实令人心疼。

    “哟,醒啦?”

    那个染着黄毛的男人狠狠笑了笑,他上去用鞋尖挑起唐诗的脸,唐诗的手脚都被绑着,无力反抗,只能任由他们凑近了,大手在她身上摸索。

    带着她几乎作呕的恶心感。

    “大小姐还真是没骗我……”黄毛男子恶狠狠地笑了几声,“虽然是个生过小孩的破鞋,不过身材看着的确不错,哥几个勉强还能过得去眼。”

    唐诗眼眶都跟着红了,无助地想要往后缩,却因为手脚不能自由行动被束缚了,她痛苦地挣扎,却更激起男人的欲望,黄毛男子一把捏住她的下巴,粗糙的手指狠狠擦去唐诗脸上的血,他盯着她笑了,“脸也不错,倒是有点味道。”

    唐诗浑身颤抖,嘶哑着嗓子,“别过来!”

    可是她喊出来的声音却是无比小声的,她已经没有太多力气了,被人带到这个地方,令她无比恐慌,之前在监狱里的那些阴暗回忆再次袭来,唐诗脸色惨白,衬得她一双眼睛像是要溢出血一般鲜红。

    “叫什么叫?到时候有的你爽!”黄毛男人狠狠将她从地上拖起来,“你要是反抗,你那个宝贝儿子的命我可就说不准了。”

    唐诗身体狠狠一颤,“惟惟在哪,你们把他怎么了!”

    “这么宝贝他?看来那个小儿子就是你的命,要是这条命死了,你说,你会不会绝望啊?哈哈哈哈哈哈哈!”

    男人将她用力丢上一张凌乱的小床,这一切就像是将她锁在一个求救无门的监狱,唐诗被他脸朝被子狠狠按了下去,随后背上便摸上来一只大手,像是要掠夺她的一切。

    唐诗胡乱地流泪,“放开我!你们放开我!”

    “我们大小姐可是恨不得你死呢!我说小娘们儿,你到底是做了什么对不起大小姐的事情?”

    谁是大小姐?

    唐诗尖叫,“我不认识你们所谓的大小姐,别碰我,你别碰我!”

    他撕裂她身上的衣衫,愉悦地看着唐诗要疯癫一般绝望无助的样子,恶狠狠从牙缝里爆出一个名字,“死到临头我不如告诉你,大小姐就是安大小姐,这个人,你可认识?”

    安大小姐?!

    安如!

    唐诗恨红了眼睛,“你敢碰我,我现在就死给你看!”

    竟然是安如,竟然是安如!

    她到底是心狠手辣,不但要把她除掉,连带着还要除掉她的儿子!

    唐惟是多么无辜啊!

    “你嚣张什么!现在的你根本没有威胁我们的资格!”

    “安如给了你多少钱,让你这样无法无天?”

    唐诗喉间溢血,“要是伤害了我的孩子,你们会有报应的!你们绝对会有报应!”

    “哟,还口口声声报应。”

    黄毛男子撕碎了她的上衣,“知道吗,在这个世界上,最无趣的就是报应,因为那就是你们这种可怜虫自我安慰的工具,老子命还很长,照样好好地活在这个世界上!”

    唐诗恨得喷出一口血雾来,她觉得自己的生命正在逐渐走向崩坏的边缘,一点一点,理智在她最无助的时候抽身而去。

    她的瞳孔开始慢慢涣散,仿佛因为受了太多伤而导致意识昏迷不清,男人将她这副模样刻在眼底,随后伸手就在她光滑的肌肤上摸索。

    恨……她好恨……恨安如,恨薄夜!

    五年前被打入地狱,五年后却还要经历一遭生不如死!

    薄夜,一切因你而起,你是原罪,你便是无可救药的原罪!

    唐诗身体在男人身下颤栗着,脆弱的小床晃动着发出惨叫,男人似乎是发了狠,狠狠一个巴掌打在唐诗脸上。

    她已经连痛都麻木了,这一巴掌就像是打在棉花上,唐诗没发出一个音节,死死绷直了身体,男人去抓她的腿,她就用力摒着,激得身上男人怒吼,“妈的,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