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都市小说 > 入骨情债共缠绵 > 第17章心有魔债,至死方休

作者:唐诗薄夜

入骨情债共缠绵 第17章心有魔债,至死方休 第1/2页

    薄夜无法想象唐诗这几年是如何过来的,看她伏在唐惟肩头哭的样子,心里忽然间就牵扯出一些怪异的刺痛感来。

    唐惟那餐巾纸擦干了唐诗的眼泪,对着唐诗道,“妈咪,我们回家好不好?你不要不开心了。”

    唐诗颤抖着抱住唐惟,“有你就好,有你,妈咪就能活下去……”

    唐惟抬头看了眼脆弱的唐诗,又抬头看到门外站着的薄夜,叹了口气,“妈妈,我之前和你说了,其实今天是爸爸接我来的。”

    “我知道你讨厌他,但他也确实……是我的爸爸。”

    唐惟抬起头来,直视唐诗的眼睛,小男生有一双澄澈漂亮的眼,盯着他就仿佛有一股安抚人心的力量。

    他声音很稚嫩,却带着不容置疑的坚定,“我虽然不喜欢他,但是我还是觉得有爹地的感觉很可靠。只是,妈咪如果不想回到爹地身边,我不会多插手,你的选择就是我的选择。”

    你的选择就是我的选择。

    唐诗的眼泪再一次出来了,她说,“惟惟,妈妈不怕了,我们回去和舅舅好好生活好不好?”

    就当你和薄夜从来没遇见过,就当你从来都没有他这个爸爸。

    唐惟把唐诗哄睡觉之后,从病房里出来,小大人一般看了眼薄夜,后者正有些焦急地看着他。

    “情况怎么样?”

    “还行吧……现在她没有之前那个激动了。”

    唐惟站在那里,一张脸和薄夜有七八分像,明眼人一眼就看得出来他们是父子。

    有时候,命运就是这么爱和你开玩笑,薄夜最恨之入骨的女人,竟然替他生下这样一个……聪明老成的儿子。

    只是孩子这样早熟,到底是幸还是不幸呢?

    “嘿,爸比,我妈妈病情好了的话,我有一个条件。”

    唐惟踮了踮脚,对着薄夜道,“你得送我们团聚。”

    “团聚?”

    薄夜的眉毛一下子皱了起来,“送你们回那个所谓的家?怎么,你们还想流浪在外?”

    他可不喜欢自己的儿子在外面漂泊!

    唐惟的眼神明显暗了暗,“爹地,如果没有我,你会关心我妈咪的死活吗?”

    一句话,再次戳中了薄夜,让他愣在原地,一时之间竟然做不出回答。

    “你瞧,你们不相爱,哪怕住在一起,也是不幸的。”

    唐惟深呼吸一口气,随后看向薄夜,“所以,我跟着我妈妈生活就很好了,您可以随时随地来看我,这个我可以和我妈沟通。我保证我们也不会去您家里闹什么事情。我们母子俩在外面挺好的。”

    这意思就是不想回家了。

    薄夜看着唐惟的脸,忽然间就觉得胸口钝痛。

    五岁的孩子,怎么会有这么通透的心思呢……成熟得让人心疼。

    可是唐惟这个儿子,薄夜是不可能放手的。开玩笑,自己的儿子,哪有在外面吃苦的道理?薄家的种,必须薄家自己来养!

    ******

    唐诗在医院里休养,薄夜就天天带着幼儿园放学的唐惟过来看她,她很快从阴郁中走出来,尽管看见薄夜的时候,眼里还带着鲜明的恨。

    薄夜心想,恨吧,恨总好过疯魔。

    唐诗出院的时候,唐惟跟在她身边手牵手,女人身材纤细高挑,这几日养病看来是又瘦了,在人来人往的医院大厅中穿梭,显得瘦弱无比,仿佛下一秒就会倒地。

    薄夜忍住自己上去帮忙的欲望,心想这么一个女人到底有什么值得自己一而再再而三关注,她可是害死安谧的杀人犯!

    看着唐惟跟着她蹦蹦跳跳地走了,薄夜竟然不自觉跟到了门口,看见有人来接他们,拉开车门,是英俊潇洒的唐奕。

    他拉着唐惟的手那么亲密,看起来好像他们才是一家人。

    薄夜冷哼一声,没说话,随着保镖回到自己的车内,唐诗察觉到一直跟随自己的目光消失了,才叹了口气。

    唐奕刚出差回来,语气里都是担忧,“没事了吧?”

    唐诗说,“没关系……”

    唐奕微微皱起眉毛,“诗诗,实话跟我说,你是不是最近没怎么吃药?”

    唐诗将脸埋入掌心,身体微微发颤着,“我没病……有病也治好了。”

    唐惟在一边心疼地说,“妈妈,再吃几个疗程吧,就彻底好了。”

    唐诗抬起头来,泪眼朦胧中看见唐惟冲他微笑,一张脸和薄夜无比相似。

    她哭着摸了摸他的脸,“好,妈妈努力坚强起来。”

    回去后唐惟和唐诗缩在一起看电视,唐奕从她房间抽屉里找出药片,一看还有大一罐,就知道她这半年没认真吃。

    “你不能感觉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