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都市小说 > 入骨情债共缠绵 > 第14章当场羞辱,要她的命

作者:唐诗薄夜

入骨情债共缠绵 第14章当场羞辱,要她的命 第1/2页

    “唐诗,我没想到你会这么下贱!”

    薄夜似乎是气急了,按着唐诗,将她按在女厕所的墙壁上,呼吸浓烈,一双眼睛里掠过无数腥风血雨——他在动怒。

    “你把我喊来喝酒,难道没想过我会被人刁难吗?”

    唐诗笑得眯起了眼睛,“你不是想看我被人羞辱的样子么,怎么,没看见,是不是特别不爽啊?”

    薄夜将她顶在墙壁上,逼近她,就这么用那双浓墨重彩的眸子看向她,许久,狂热的吻落在她唇上。

    唐诗剧烈挣扎,此时此刻门口有人进来,薄夜低笑,“叫,叫啊,让外面人都看见这幅样子好了!”

    混蛋!

    唐诗恶狠狠看着薄夜,眼睛都跟着红了,“为什么这么对我?”

    薄夜没说话,再一次低头狠狠吻住她,她味道出奇得好,五年前她还是他妻子的时候,薄夜和她上床就像是例行公事,虽然不喜欢这个女人,但是她有着相当好的身段,所以薄夜并不觉得唐诗无趣——

    可是她没想过她会怀孕,会生下自己的孩子。

    记忆恍惚回旋,他忽然间就是到了一个问题。

    五年前,安谧死去的那个时候,唐诗是不是也怀了孕?

    可是那个时候她没说,他便不知道,将她按在安谧的坟前踢踹,将她送入监狱,让她变成疯子……

    薄夜浑身狠狠颤了颤,这个孩子能活下来……真的,很不容易。

    那个时候怕是唐诗自己连求生意志都没有,在牢中怀了孕,该有多绝望?

    唐诗用力推开了他,外面的一批人已经走掉,没有人发现女厕所最后一间里关了两个人,她红了眼眶,对着薄夜哽咽,“为什么这么对我?”

    为什么,把我当做玩具一样,你想要了,就凑上来,不要了,就随意侮辱!

    薄夜,五年前伤我至此,还不够吗!

    我已经付出了那么惨烈的代价,为什么还不能从你手下逃脱?

    薄夜没说话,只是瞳孔缩了缩,看见唐诗这般痛苦的样子,男人似乎也察觉到了她的难过。

    唐诗把他推开,肩膀都在哆嗦,她将自己的衣物理干净,又用力擦了擦自己的嘴唇——口红早已在强吻中消失不见,可是她用手去擦,却又生出几分鲜红来。

    薄夜觉得自己肯定是疯了,肯定是醉了,为什么五年后唐诗回来,他会对她重新有了念想?

    唐诗捂着自己的脸走出了厕所,他似乎听见了她离去时候带着抽泣的鼻音,薄夜一个人在女厕所里站了许久,随后才脸色不好地走出来。

    刚走出来,就碰见一群女人迎面进来。

    “靠,这里是女厕所吧?”

    喝多的女人们回头去看标志,又看了眼薄夜走出来,“卧槽,好帅的男人,可是,为什么在女厕所?”

    “别说了别说了,没准是那种变态呢……”

    “啧啧,看不出来啊,长得白白净净,居然喜欢偷偷去女厕所……”

    一群女人用眼神多看了几眼薄夜,奈何人家气场神秘莫测,没敢说太大声。

    ******

    唐诗回去的时候,福臻似乎已经在包间里等了她很久,见她过来,笑着将她搂入怀中,动作熟练地就如同是旧情人一般。姗姗来迟的薄夜看见这一幕的时候,不动声色地眯起眼睛。

    到底是怎么了?看见属于自己的东西被别的男人碰的一瞬间……他竟然无法控制自己的烦躁。

    将心头悸动都压了下去,薄夜回来的时候神色如常,那边福臻已经笑得靠在了唐诗的肩头,美人在怀,春风满面。

    福臻凑近了问唐诗的名字,在她耳边低笑,“你和老夜的关系看起来不一般?”

    唐诗浑身一颤,这是怎么被他看出来的?只是她没有承认,几乎是在一瞬间就换上了笑脸,“怎么可能,福公子为什么这么想?”

    福臻搂着她说道,“因为我看见你走出去,老夜也就出去了……”

    这观察力!看来大家都不是傻子,自己跟着薄夜来,多多少少就会猜测她和薄夜的关系,又和薄夜一前一后去上厕所……

    难怪会引起福臻的怀疑。

    唐诗没多说话,只是把眼睛垂了下去,许久才道,“福公子,真的想知道我是谁吗?”

    福臻见她这副深沉的表情,不由得一愣,“嗯……你这是怎么了?”

    唐诗笑了,笑得令天地都是色。

    五年前,A市的男人的梦中情人是她,她有一双美得惊人的眼睛,还有那一身矜贵骄傲的气质,五年后,这颗明珠滚落尘世间,成为所有男人心头的一根刺!

    唐诗伏在他耳边,用一种如同情人间亲昵的语调说道,“福公子……我叫唐诗。”

    A市从开都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