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玄幻小说 > 豪门佳妻 > 大结局(三)

作者:司徒兰心

豪门佳妻 大结局(三) 第1/2页

    司徒兰心醒来时,发现自己躺在了医院里,她睁着空洞的双眼盯着雪白的天花板,努力回想着在她昏迷前发现过的事,可不管她怎么努力,却是什么也想不起。

    也许有些事,不是想不起,只是不愿意想起。

    她的手移向腹部,还好,她的孩子还在,这是她生命的全部。

    病房的门吱呀一声被推开,上官瑞走了进来,看她已经醒来,他关切的上前问:“你醒了,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她木然摇头,支撑着想坐起身,上官瑞将她抚起来,理了理她鬓角凌乱的发丝。

    “她怎么样了?”

    上官瑞的目光闪过一丝阴霾,明知故问:“谁?”

    “谭雪云。”

    “没怎么样。”

    “你没有把她推下去吗?”

    “如果你不阻止的话。”

    司徒兰心摇头:“不要,瑞,千万不要,我们不要为了那种女人惹上官司,我们的双手也不要沾上那个女人肮脏的鲜血……”

    上官瑞心疼的望着她,半响才答应:“好。”

    他起身:“医生说你需要静养,你好好休息,我到外面守着你。”

    “等一下。”

    司徒兰心抓住了他的手,几次欲言又止才问出口:“她说染指过你,是不是真的?”

    没有人知道问出这句话时需要多少勇气,她也想假装若无其事的不把它当回事,可她做不到,谭雪云的那番话,就像一根毒刺,已经在她心里生根发芽,侵蚀着她的五脏六俯。

    “当然不是真的,你别听那个老女人胡说八道。”

    “瑞,没关系的,你不用怕我不能接受而独自承担这份痛苦,即使我心里会难过,我也会慢慢的把它忘掉,你告诉我,是不是真的?”

    上官瑞按住她的肩膀,直视着她的眼睛,一字一句的说:“兰心,你听好了,我没有骗你,那是谭雪云自己编出来的谎言,一开始我也以为是真的,所以我痛苦了很长一段时间,直到今晚我才确定了真相,唐琳是那天晚上唯一的证人,她说从头到尾,那个房间里没有踏进过除她以外的任何一个人,所以,全都是谭雪云编造出来的,她是为了报复我父亲才故意捏造的虚假事实。”

    “所以你之前跟唐琳见过几次,就是为了向她确认这件事是吗?”

    “恩是的,一开始她不肯说,你也知道除了她那件事死无对证,在没有弄清楚真相之前,我不想让你知道,连我自己也无法接受,那样一件恶心的事。”

    司徒兰心欣喜地抱住了他,俯在他的肩上泪如雨下:“我就知道她是骗我的,太好了,这不是真的……”

    “恩,这不是真的,所以好好休息吧,不要再胡思乱想了。”

    上官瑞替她掩好被子,缓步出了病房。

    天一亮,司徒兰心便跟着上官瑞回了家,回家后婆婆拉着她嘘寒问暖了半个小时,听说她被谭雪云绑架险些丧命,老夫人一张脸白得阂人。

    “兰心,时间来不及了,我们走吧。”

    坐在客厅的司徒兰心蓦然抬起头,诧异的发现,上官瑞竟然提着她的行李箱下楼了。

    “去哪?”

    “维也纳。”

    她秀眉立马拧到了一起,竟然都忘记了,她今天就要离开B市,到一个遥远的国家。

    “一定要让她去吗?”

    婆婆问出了媳妇的心声。

    “妈,你希望昨晚的事情再发生一次吗?”

    上官瑞反驳,老夫人哑然。

    司徒兰心跟着上官瑞来到了机场,还有十五分钟就要登机,她坐在候机室不说话,上官瑞已经出去了,她不知道他去干什么,她只是低着头盯着自己的鞋尖发呆。

    片刻后,上官瑞回来了,递给她一份热呼呼的早餐:“吃吧,你最喜欢的豆浆和生煎包。”

    “我不太想吃。”

    “你现在怀着两个孩子,怎么可以不吃?”

    一提到孩子,就算再不想吃,司徒兰心也还是接了过去,然后,难受地吃着食不知味的包子。

    “前往奥地利的飞机马上就要起飞,请乘客们做好登机准备……”

    大厅内响起了登机提示,司徒兰心再也吃不下,一把抱住了上官瑞的脖子,“瑞,我不想跟你分开。”

    泪水抑制不住的滴在了上官瑞的脖颈上,上官瑞叹口气,像哄孩子似的说:“就知道你会这样,走吧,我们一起登机。”

    她瞪大眼,有些不明白他话里的意思,上官瑞扬了扬手里的两张机票:“临时补办的,我送你过去,等你适应了那边的环境我再回来。”

    就这样,上官瑞陪着司徒兰心来到了维也纳,一座常年气候温和,鸟语花香的国家。

    座落于多瑙河旁边的公寓比照片中要漂亮许多,一进门,就有两名菲佣热情的欢迎她:“上官太太,欢迎你到维也纳。”

    “她们会说中文?”

    司徒兰心诧异的询问身边的上官瑞,他点头:“菲佣是世界上最专业的保姆,会说多种语言不奇怪。”

    他带她参观了新住处,司徒兰心感叹上官瑞的贴心,虽然是处在异地他乡,可房子的装设却与国内的家不尽相同。

    “今天先休息,明天我带你四处转转。”

    上官瑞把行李交给菲佣,脱掉了司徒兰心身上厚重的棉衣。

    “你对这里很熟吗?”

    “还行,以前读书的时候来这里度过假。”

    “不会是跟唐琳一起吧?”司徒兰心酸溜溜的问。

    “当然不是,那时候还不认识她。”

    “哦。”她假装不在意地点点头。

    隔天一早,上官瑞陪着司徒兰心来到了市区,奥地利首都维也纳到处都流动着美妙的音乐。潺潺小溪,葱葱绿意,给音乐家提供了不少灵感。

    “听说这里出了不少有名的音乐大师?”

    “对啊,莫扎特、施特劳斯便是诞生于这里。”

    “这里真好,一点也不觉得冷。”

    “所以我才从七个国家里选择了这里,这里冬暖夏凉,是全球最宜人居住的城市冠军。”

    “我好像有点爱上这里了。”

    “意料之中的事。”上官瑞宠溺的笑笑:“想不想骑自行车?”

    她目露惊喜:“我可以吗?”

    “当然不可以,我来骑,你坐在我前面。”

    上官瑞不知从哪弄来一张炫目的双座脚踏车,让司徒兰心坐在前排,他侧坐后排,然后用力的蹬,自行车驶离了地面,在微风徐徐的跑道上,尽情的瑞骋,他们从内城一直骑到外城,沿途的风景甚是迷人,内城街道狭窄,卵石铺路,纵横交错,两旁多为巴洛克式、哥特式和罗马式建筑。中间层是密集的商业区和住宅区,其间也有教堂、宫殿等建筑。外城路一直延伸到森林的边缘。多瑙河紧贴内城而流,多瑙公园内有一座耸入云天的多瑙塔,塔高252米,塔内装有两部快速电梯,游客只需用45秒钟便可从塔底到达塔顶。从塔顶四周眺望,远方的阿尔卑斯山的英姿和多瑙河两岸的美景尽收眼底。

    “小时候最喜欢吃的就是阿尔卑斯糖,却从未想过有一天,会看见阿尔卑斯山。”

    司徒兰心站在塔顶,半是回忆半是感慨的呓语。

    “想不想到阿尔卑斯山走一走?”

    “可以吗?”

    他笑笑,“腿长在自己身上,有什么可不可以的,只要自己想。”

    “我以为你又会以我怀孕为理由,不让我四处乱跑。”

    “此一时彼一时,有我在你身边跑得再远也没关系,但若我不再你身边,你便是哪里也不许去。”

    “哦,明白。”

    她含笑答应。

    “今天估计是来不及了,明天再去吧。”

    “好的。”

    只要肯带她去,延迟个一天两天都是无所谓的事。

    第二天,司徒兰心跟着上官瑞又辗转来到了阿尔卑斯山,考虑到她身怀六甲不宜劳累,他便没有带她上山,而是在山脚下骑着自行车溜达了一圈。

    骑的累了,两人找了处地方坐下来休息,上官瑞像变戏法似的,从口袋里突然摸出一把阿尔卑斯山糖,她惊喜的接过:“呀,怎么会有糖?还是草莓口味的!”

    小时候,她最喜欢的口味,他竟然,神奇般的知道。

    “到了阿尔卑斯山,怎能不吃阿尔卑斯糖?”

    他戏谑的调侃一句。

    “那你怎么知道我喜欢这个口味?”

    “看你平时喝酸奶偏爱草莓口味,所以就想着碰碰运气。”

    司徒兰心感激于他的细心,倾身在他脸上印下一个香吻:“谢谢,你运气真是好透了。”

    她剥了一颗放进口中,很香甜的滋味,甚至比小时候吃到的味道还要好:“奇怪,这糖怎么这么甜?”

    上官瑞拿过一颗含进嘴里:“还好吧,也不是太甜。”

    “不对,我吃到的很甜。”她咔嚓一声咬碎:“嗯,一定是掺了上官瑞牌甜蜜素。”

    呵呵,上官瑞被她的幽默逗笑,“这个牌子是你的专利,别人是吃不到的。”

    “有钱也吃不到吗?”

    “当然。”

    司徒兰心幸福的笑了,挽住他的胳膊,又剥了一颗糖。

    “我想滑雪……”

    “等孩子生了再说。”

    “我想爬山……”

    “等孩子生了再说。”

    “我想跟你离婚……”

    “等孩子……”什么?上官瑞怒了:“你说什么?”

    “我没说什么啊,没说什么啊,哈哈。”

    上官瑞在维也纳仅仅只待了两天,便接到公司的电话,催促他回国了。

    挂了电话后他很不忍心地来到倚在窗边看河流的司徒兰心身后,圈住她的腰:“兰心,我明天要回去了。”

    司徒兰心身体一僵:“这么快吗?”

    “恩,公司有点急事必须要我回去处理,我下次再来看你好吗?”

    她不说话,茫然的盯着一叶扁舟从她眼前缓缓划过。

    这两天她很开心,非常开心,其实也不是这两天开心,只要是上官瑞陪伴的日子,她都觉得开心。

    “如果一定要回去,那就回去吧。”

    她强忍心头的不舍说出这句伪心的话,就算再怎么依赖上官瑞,她也不能一直缠着他。

    第二天一早,她将上官瑞送到门外,抓着他的手说:“一定要经常来看我,还要经常给我打电话。”

    “好。”

    上官瑞一把将她拥进了怀里,依依不舍道:“兰心,照顾好自己,千万不要让我担心知道吗?”

    “恩,我会的。”

    代理司机已经过来,她却还抓着他的手不放:“如果谭雪云继续兴风作浪的话,你一定要理智处理,千万不可有什么偏激的行为。”

    上官瑞点头:“明白,我走了。”

    “老公,一定要经常来看我,不要把我一个人丢在这里,我害怕一个人。”

    上官瑞再度点头,转身坐进了出租车,司徒兰心跟着后面追了几步,却被菲佣拦住:“太太,先生已经走了,我们进屋吧。”

    双眼瞬间模糊,心也仿佛被掏空,她是如此的不舍……

    日子不知不觉就寂寞了下来,菲佣虽然会说中文,可却很少与她有过多的语言交流,很多时候,她都是一个人独坐在窗前,看着窗外绿茵茵的河水,想着远方的家人。

    她开始学着画画,不画山,不画水,只画她心里的人,虽然怎么也勾勒不出令她满意的他的轮毂,可却也有一个好处,就是时间过的很快,一个下午或者一个上午很快就过去了。

    菲佣将她照顾的很好,生活打理的井井有条,但渐渐的,司徒兰心发现了不对劲,先是菲佣不让她看国内的报纸,她到维也纳的第二天,就定了国内的商业报,想要随时随地的了解上官瑞的状况,可却不知在哪天开始,报纸突然就没有了,她疑惑的问菲佣:“送报纸的伙计怎么好几天没来了?”

    “太太,可能是家里有事。”

    “那你们给我换一家。”

    “好。”

    菲佣表面上答应了,却并没有付诸于行动,紧接着,司徒兰心发现家里的网络断了,再紧接着,她的手机不见了,她终于忍无可忍,把两名菲佣叫到客厅,厉声训斥:“你们到底怎么回事?为什么把我的手机拿去了?”

    “太太,这是先生的意思,他说手机有辐射,不宜整天放在身边。”

    司徒兰心根本不信:“手机拿给我,我现在给我老公打电话!”

    “等周末吧,先生说了,每个周末会打给你,平时,你不用打给他。”

    “不可能!!我才不相信,把手机还给我。”

    菲佣摇头:“抱歉太太,我们只听从先生的吩咐。”

    “你们不给是吧?好,我出去找公用电话。”

    她上楼拿钱包,结果发现钱包也不见了,这简直令她崩溃,愤怒的吼道:“你们到底想干什么?软禁我吗?!!”

    菲佣上楼,镇定的回答:“为了孩子,请您不要激动,否则孩子出了什么事,后悔的只会是你自己。”

    司徒兰心真的要疯掉了,怎么会变成这样?这到底是怎么了?她竟然被两名菲佣软禁了,却是一点办法没有,在愤怒与焦虑中,终于挨到了周末,司徒兰心等来了上官瑞的电话。

    当佣人把手机递给她,她就像是困在悬崖边,突然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老公,我要回家,你现在就来接我回家,我不要在这里了,我要回家!!”

    她哇一声嚎啕大哭,连续几天被软禁的生活,让她觉得委屈透了。

    “兰心,怎么了?”

    “那两名菲佣实在太过分了,她们不给我看报纸,还把网络给断了,连网也不让我上,更过分的是竟然连我的手机和钱包都被她们拿走了,这完全就是侵犯我的隐私,你马上辞退她们,我不要这样的保姆!”

    电话那端沉默了片刻,上官瑞说:“是我的意思,兰心,这些都是我的意思。”

    司徒兰心怔住了,怒不可竭的质问:“为什么?你为什么要这样做?”

    “上次你被谭雪云绑架后住进医院险些流产,我只是没有告诉你,医生说了,你要好好静养,像那些电脑啊手机啊,都是有辐射的,为了我们的孩子健康,你暂时就不要用了。”

    “那报纸呢?报纸也有辐射吗?”

    “医生还说了,你不可以操心太多事,要是哪天你在报纸上看到爱雅集团股市下跌之类的消息,说不定又要开始忧心了。”

    “你在哄小孩吗?我是个成年人,你这样的举动实在太令人费解了,我不觉得你这是为了我们的孩子好,我只觉得你像是在软禁我,你肯定是在对我隐瞒了什么?你是不是出了什么事?”

    “没有,我要是出事了还能给你打电话吗?你就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