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都市小说 > 都市狂枭 > 第2954章机不可失

作者:陈六合

都市狂枭 第2954章机不可失

    其实在温则谦出现的那一刻,很多事(情qíng)就已经有了结果!四大家族就算再猖狂,也不敢在这种(情qíng)况下跟温家人把事(情qíng)做的太难看!虽然温家那位老爷子已经退居二线,但温家在京城乃至在整个华夏的地位,仍然是绝对毋庸置疑的,也是不容挑衅的!更别说,温家的二代中,有几个举足轻重的掌权者!!!东方(日rì)出的眉角都在跳动,这是怒到极致的一个表现,他心中的愤怒和憋屈难以形容!今天在这种场合下,在这种境况下,竟然还能被陈**翻了盘,这是任何人都无法想像到的事(情qíng)!他本来认为,今天必定会让巨龙俱乐部关门大吉,从此封尘!可陈**委实给他带去了太多的意外和惊吓,特里普斯家族的来人,让东方(日rì)出做出了一个不得不做出的让步,把查封事宜搁置一旁!他已经退而求其次的想着,只要能让陈**(身shēn)败名裂就成,只要能把陈**的鼎盛气焰打灭下去就成!可是,到最后,竟然还跳出了一个让他都有点心惊胆颤的温则谦。狂沙文学网 这一切,都是始料未及的,导致了连他的爷爷都亲自出面让他收手!这让他恼火,又让他不甘,更让他憋屈!东方(日rì)出现在恨不得把陈**给一口生吞下去!连续深吸了几口气,东方(日rì)出(阴yīn)毒的凝视了陈**一眼,说道:“你真是让我意外,陈**,你藏的太深了!我现在已经有些后悔,在最开始的时候,没有在你的最低谷把你一脚给狠狠踩死!!!”陈**洒然一笑,说道:“这是你的事(情qíng),与我何干?你们不是一直都认为,要整死我,是一件必然的事(情qíng)吗?只是迟早的问题而已!”顿了顿,陈**意味深长的说道:“想要我覆灭,又不想付出代价,哪里有那么好的事(情qíng)?给了我足够的时间,就要做好付出代价的准备!机不可失时不再来了!!!”“你不要得意的太早!今天是温少出面,保了你一次!下次,可就不会有这么好的运气了。”东方(日rì)出咬了咬牙关,抬手指了指天花板道:“你记住我今天说的话,来(日rì),我一定会亲手拆了这个地方!巨龙俱乐部?只是一个笑话!!!”“好,我等你来就是了。”陈**不急不躁的说道。东方(日rì)出转头看向了温则谦,脸色难看的说道:“温少,今天我们给你这个天大的面子!放陈**一条生路!但也请温少下不为例,有些面子,是只能用一次的。”“谢谢。”温则谦平和的说道,从他那张较为木讷的脸上,看不出太多的神(情qíng)波动!“我们走!”东方(日rì)出丢下一句话,就带着一大帮人,浩浩((荡dàng)dàng)((荡dàng)dàng)的离开了宴厅!向庆功不是傻子,自然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做,他什么都没说,让属下放了陈**,带着人,也紧跟着离开了!一转眼,该走的人都走了,还留下的,都是陈**这一边的!饶是他们,都心潮起伏难平,还没从刚才的惊骇当中缓过神来!谁能想到今天会出现这种状况?谁能想到最后会是这种结局?别说旁人了,就连左安华等人,都是意外到了极点,沉浸在了震惊当中!“温少,这次多谢了,要不是你来了,今天最好的局面,也是我输了半筹!”陈**对温则谦说道,面对眼前这个只闻其名难见其人的顶级公子,陈**缓缓笑着。“是姑姑让我来看看你的,她知道,今天这里一定不会太平!”温则谦扶了扶厚重的镜框,说道:“别叫我温少,我不习惯,叫我温则谦就可以了,则谦也行。”“你姑姑是温彩霞?”陈**问道。温则谦点了点头,陈**洒然一笑,果不其然,温彩霞,当真是京城温家的人,他当初在中海结下的一个善缘,如今真的帮了他一个天大的忙“这是我们温家还你对我姑姑的救命恩(情qíng),我想,应该不会让你亏上太多。”温则谦对陈**说道。陈**笑着点了点头,道:“这个恩(情qíng)够重了!”顿了顿,陈**又道:“温少既然来了,那不如坐一会儿?午宴等下开始,吃完再走?”温则谦轻轻点了点头,自顾自的走到了一桌空位坐下,并没有去人多的地方凑(热rè)闹!他向来就是一个独来独往的人,平常也没有所谓的圈子,是一个酷(爱ài)钻研的学究式人物。而其他人,都是好奇的看着温则谦这个传说级人物,并没有人敢上前去冒然叨唠。“六子,你竟然跟温家人都有关系,你这张牌藏的可是真深啊。”左安华来到陈**的(身shēn)旁,低声说道。陈**微微一笑:“这算不上是我手里的一张牌,只不过是温家人念(情qíng)而已。”“不管怎么说,今天你太过让人震惊了!你已经足够在京城再次扬名立万!这一役,反而是扫了四大家族的颜面,震了你和巨龙俱乐部的声威,受益恐怖!”吴长阳说道。陈**咧了咧嘴角,看向吴长阳、常凯旋、李根生、常胜男四人,说道:“谢谢你们在今天这种关键时刻能来这里!”顿了顿,陈**又问:“你们确定,你们想清楚了?把宝压在我的(身shēn)上,可是一件非常冒险的事(情qíng)!说句不骗你们的大实话,这盘棋的结局会如何,我也不敢确定!”吴长阳豪迈一笑,说道:“你连郭子豪的命都敢收!我又有什么不敢赌的?何况这是我们欠虎子的,应当如此!虎子都敢陪着你玩命,我们差在了哪里?”“好!有你们这句话,我心里就踏实多了!”陈**说道。“老大,我有预感,我这次的华夏之行,一定会非常有趣。”特里普斯拉维站在陈**(身shēn)边说道,他笑起来的样子,就像是一个充满了绅士风度的贵族一般,英俊的有些让人嫉妒!陈**拍了拍特里普斯拉维的肩膀,笑道:“不会让你失望的!跟我在一起的时候,何曾有过平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