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都市小说 > 都市狂枭 > 第2944章贵族风范

作者:陈六合

都市狂枭 第2944章贵族风范

    “再变,我也还是陈**!唯一不同的就是,被一帮跳梁小丑当家做了主。狂沙文学网 ”陈**盯着慕容青峰,一字一顿的说道。“哼,难不成你还能玩出什么花样吗?恕我直言,你不可能再有翻盘的机会了!!!”慕容青峰嘲讽的说道。陈**摇了摇头:“既然你们都说木已成舟,那又何必急于一时呢?多给几分钟的时间也不行吗?”“把时间浪费在你这种蝼蚁(身shēn)上,都是一种糟蹋!”东方(日rì)出不给丝毫颜面的说道:“郑司长,别等了,你们执行公务吧!不要浪费宝贵时间和人力资源!”“去贴封条吧。”郑司长再次下令道。这一瞬,所有人的心脏都狠狠一抽,心急如焚,这封条要是贴了上去,想要撕下来,可就难如登天了。龙向东等人都焦急的看着陈**,心绪已经沉入谷底,这个时候陈**的底牌还没亮出来,可就真的有点让人心悬半空了然而,就在这个及其关键的时刻,异变毫无征兆的再次发生!宴厅之外,再次传来了一片急促的脚步声,声音还很密集,显然,来的人还不少!这个动静成功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当众人望去的时候,恰巧看到,一行人,声势浩大的走进了宴厅当中!当看到这群人的时候,除了陈**之外,机会所有人都露出了一个疑惑的表(情qíng),有点不明所以的意思!因为这帮人不但陌生,而且都不是华夏人!走在最前头的那个青年,金发碧眼,(身shēn)材修长高挑,英姿勃发的模样很是气派!那张俊朗的面孔上,很是风逸,浑(身shēn)上下都透露出一股让人一眼就能深切感受到的浓厚贵族气息,昂首阔步之间,都给人一种不凡的感觉!一看,就知道这是个及其不简单的人物,就像是上世纪的欧洲贵族一般!在青年的(身shēn)后,还跟着二十多个西装大汉,他们国籍不同、肤色不一,有白人有黑人也有亚洲面孔。但一个个给人的感觉,都有一种干练和铁血之气,这些人,绝对是这个世界上最好的保镖之流,因为从他们的走姿和眼神中就能看出来这一点。别说东方(日rì)出等人,就连左安华等人,都是下意识的皱了皱眉头,眼神注视在那个看起来二十岁出头的白人青年(身shēn)上,他们都搞不清楚头脑,怎么会突然冒出一个外国人?唯有陈**,脸上的笑容完全绽放,如花儿一般绚丽,眼中那一丝沉凝,也在这个青年出现的那一瞬间彻底消散而去!站在陈**(身shēn)后的李泽彦跟邹阅锦突然之间似乎想到了什么,心头狠狠一颤,脸上的表(情qíng),发生了巨大变化,眼睛都瞪圆了几分!“这是怎么回事?看来因为我的迟到而错过了什么精彩的好戏,这实在是太令人遗憾了。”白人青年大步走来,一眼就扫清了宴厅内的场景,他一脸玩世不恭的说道!并且说的还是华夏语,虽然非常撇脚,但还是勉强能够听明白!如果有仔细的人会发现,他此刻说话的神态,和某些时候的陈**,简直如出一辙,像,实在是太像了,这个白人青年似乎是在刻意的模仿陈**。“什么人?”站在陈**(身shēn)旁的左安华看了陈**一眼,轻声问道。陈**笑容更甚,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的看着已经走到宴厅中的白人青年。“老大,我终于见到你了,这实在是我这几年来最高兴的时刻,我已经按耐不住心中的激动,迫不及待的想要跟你拥抱了。”青年看到了陈**,他脸上露出了如获至宝般的亢奋,一改刚才风度翩翩的姿态,飞奔的跑向了陈**。那张开双臂的模样,浮夸至极,和方才的不凡气度落差极大,有些让人措不及防!陈**笑而不语,伸出一只手掌,非常准确的按在了白人青年的(胸xiōng)口之上,使得白人青年的冲势被遏制了下来。“呕,老大,如此振奋人心的时刻,你怎么能对待你最可(爱ài)的朋友,如果你不给我一个能跟你拥抱的机会,那将会是我今天最大的遗憾,会让我心碎。”白人青年悲愤的说道。陈**咧嘴一笑,手掌松开,白人青年直接就撞进了陈**的怀里,跟陈**撞了个满怀,双臂也用力的抱住了陈**。陈**开口说道:“你知道的,我并不喜欢男人!如果你对我有什么非分之想的话,你的下场会比当初被暗杀的时候还要凄惨。”“老大,我们之间的感(情qíng)是无比纯粹的,胜过的(爱ài)(情qíng),你是我的信仰。”白人青年口吻夸张的说道,眼中的兴奋(情qíng)绪难以掩饰,可见,他这次见到陈**,是真的兴奋难耐。陈**笑了笑,道:“如果你再晚来一点的话,我想,你可以直接坐飞机回去了。”“那可不行,我坐了二十多个小时的飞机特意赶来这个美丽的国度,只是为了能跟我心中的神见上一面,你不能把我驱逐。”白人青年说道:“这一天,我可是等了很久。”陈**失笑的摇了摇头,对眼前这个(身shēn)份来头大到足以惊人的活宝毫无办法。“你的华夏语比以前强了不少。”陈**对青年说道。白人青年自豪的说道:“老大,你不知道,这可是我几年来苦苦学习的结果,为了能跟你在心灵上更加接近,我一直在勤学苦练这门伟大的语言。”这席话,的确让人感觉有些恶寒,连苏婉玥都(禁jìn)不住皱起了眉宇,似乎对这个气度不凡的白人青年跟她的男人如此亲密接触很是不满。“陈**,这是谁?你又在玩什么花样?”东方(日rì)出目光注视在白人青年的(身shēn)上,忍不住对陈**说道。不等陈**开口,东方(日rì)出又道:“我还以为你能有什么做为,能给我们带来什么惊喜,原来只是一个外籍人而已!你觉得这会有什么意义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