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都市小说 > 都市狂枭 > 第1405章 这才是鸿门宴

作者:陈六合

都市狂枭 第1405章 这才是鸿门宴

    呃......杜月妃的话让得陈六合讪笑连连,哑口无言,那叫一个尴尬啊。

    杜月妃神情不变,继续说道:怎么了?你也感觉这件事情你做的太过分了吗?陈六合,你是个从来不愿意吃亏的人没错,但有没有人告诉过你?女人更加的小心眼?而且这样触怒一个女人,可不是什么很明智的事情!

    这样吧,杜月妃,人情我欠着你的,算我陈六合这次对不住你,行了吧?陈六合摸了摸鼻子说道,在一通质问下,饶是他脸皮极厚,也难免有些面红刺耳。

    谁知,杜月妃一点也不领情,摇摇头说道:这是两码事,陈六合,你欠我的人情已经够多了,这样空口白牙的话,对我来说毫无意义!

    陈六合无可奈何的摊手,说道:那你说,你想如何?

    杜月妃端起期红酒,非常优雅的抿了一口,才轻松省说道:很简单,我给你一个对我们双方都有利的提议,跟我合作,铲除黄家!

    闻言,陈六合苦笑了起来,露出了一个果然如此的神情,他道:我就知道你心里是打着这样的主意!不过很抱歉,这件事情不在我的考虑范围之内!

    杜月妃凝着一双秀丽中不失妩媚的黛眉,道:陈六合,我很想知道为什么?你和黄家已经结下仇恨!这是化不开的怨!即便黄家现在有所忌惮,不会针对你,但是你如何保证黄家以后不会找你算账?想要一劳永逸,最好的方法就是赶尽杀绝!

    难道这次的事件,还没能让你吸取教训吗?最好的防守就是把威胁扼杀摇篮当中!杜月妃不急不缓的说道。

    陈六合没有正面对回答她的话,而是笑了起来,玩味道:杜月妃,你不光有远胜过男人的野心,你的胆子还很大啊!这个时候跟我谈合作?

    陈六合失笑的摇了摇头,接着道:你难道不知道我这次在中海得罪了多少人?惹了多少众怒?不想让我继续留在中海的人,数不胜数!你这个时候跟我合作,就不怕惹上麻烦?无疑是跟很多人站在了对立面!

    杜月妃不为所动的说道:这个世上,没有永远的敌人,只有永远的利益!何况我杜月妃在中海,多多少少也算是一张名牌!敢不给我面子的人,又有几个?

    陈六合失笑了起来:你知道我为什么始终都在给黄家留一份余地吗?就是因为我不想跟黄家把路走绝!我压根就没想过插手中海的事情!现在我更加对这里没兴趣了,因为我在这里的处境很明了,说是一声寸步难行不为过!

    杜月妃凝眉说道:陈六合,这可不像你!你的胆子不应该这么小才对!中海这么大一块肥肉在眼前,你如何可以无动于衷?

    陈六合缓缓说道:动心当然动心,但我知道自己有几斤几两,这一口咬下去,可是要承担着被崩掉一口牙的危险!得不偿失啊!

    陈六合,你可是对北上念念不忘的男人,你可是要帮沈家重新摇旗的男人!你最终的对手,是京城的那帮人!岂会被眼前这点事情所吓住?

    杜月妃淡淡的说道:如果你只是这点本事的话,你所谓的北上,就有点贻笑大方的意思了!

    顿了顿,杜月妃逼视着陈六合,道:如果你真要北上,长三角无疑是你势必抓在手中的资源,这将会成为你的靠山!若这点资本都无法积累,你北上十死无生!

    陈六合沉凝了下来,说道:话是这么说没错,但是,在此之前,我更担心功亏一篑啊!你知道我现在的处境,说一声如履薄冰腹背受敌丝毫不算夸张!

    你觉得我还有闲工夫把摊子铺进中海吗?摊子太大,我怕收不回来啊!到时候的下场就只有一个,都无需北方那些真正的对手做什么,我就被自己耗死!陈六合道。

    闻言,杜月妃冷笑的起来:你也会有害怕的时候吗?长三角,江浙你布局了,京南你布局了,唯独中海这个重中之重你退缩了?

    杜月妃神色一收,语气铿锵的说道:中海的重要性无需我多说吧?我可以很明确的告诉你!中海的资源你不掌控,你难成气候!

    对此话,陈六合不予否认,并且深表赞同,他何尝不知道中海的重要性?可谓是长三角最重要的一环,同样也是最复杂的一环!

    他不敢把触手伸进中海,自然是有他自己的忌惮与原因!

    沉凝了良久,陈六合还是摇摇头,道:事关重大,不急一时!

    杜月妃嗤笑了起来,说道:陈六合啊陈六合,我到底是该高看你,还是该看不起你呢?你连洪门的事情都敢插手,却在中海怯步了!

    陈六合自嘲一笑,说道:在这个动辄就会折戟沉沙的时刻,我无暇分身!再说了,跟你合作,心里无法踏实啊!就怕到时候我的对手不止是黄家,还有你杜月妃!

    这句话,倒是陈六合发自内心的,闻言,杜月妃玩味一笑,道:你怕我!

    陈六合非常大方的承认,道:没错,我的确怕你,你比洪萱萱要可怕了不少!你这个女人的心思深沉,难以琢磨!而且你非要我插足中海,只不过是想利用我罢了,想让我充当你手中的一把利刃!

    这只不过是大家各取所需,你帮我铲除黄家,到时候,我自然会支持你北上!杜月妃很坦然的说道。

    是吗?我能控制得住你吗?以你杜月妃的性格,岂会授人以柄?

    陈六合嗤笑:到时候你杜月妃要跟我玩一出卸磨杀驴过河拆桥的戏码,我又能奈你何?你是敌是友是人是鬼我都分不清楚,你让我怎么信任你?

    陈六合说出了内心深处的想法:怕就怕到时候你才是我的心腹大患啊,为他人做嫁衣是小,自己磨刀宰了自己,是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