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都市小说 > 都市狂枭 > 第0932章 准备好棺材!

作者:陈六合

都市狂枭 第0932章 准备好棺材!

    听到周嘉豪的话,卢啸塚不为所动道:无所谓说客,我只是不想做一些无谓的斗争。他接着道:这段时间我就一直在想,为什么会这样?有必要这样吗?血溅五步,危机四伏,你死我活?这一切都是为了什么?

    说到这,卢啸塚顿了顿,道:其实什么都不为,这一切都是因为一个人而引起的,这个人就是陈六合!自从他出现在杭城后,就掀起了诸多是非,兴风作浪搞得很多事情都没有了规矩,破坏了原有的规则!

    他没出现之前,我们大家都相安无事!杭城风平浪静!卢啸塚道:一切的罪魁祸首都是他!是他让我们开始争斗,拼个两败俱伤对我们一点好处都没有!只会便宜了陈六合!

    卢啸塚沉声道:他蛊惑你们,用你们当枪跟我斗,斗到最后,他只会坐收鱼翁之力!我们为何要便宜了他?

    闻言,三人皆是冷笑了起来,周嘉豪讥讽道:卢啸塚,你这个计策,有点剑走偏锋的意思啊?不用绕弯子了,直说,你想表达什么?

    我想表达的东西很简单!我们同是杭城本土势力,何须让一个外来者搅动风云?更不能被他牵着鼻子走!你们更没必要做他的马前卒!

    卢啸塚盯着三人道:只要我们齐心协力,把陈六合赶出杭城,甚至赶尽杀绝!这才是最正确的做法!杭城仍旧是我们说了算!把陈六合踢出局,一切都会风平浪静!对我们在座的,都有利!

    周嘉豪满含冷笑的看着卢啸塚,道:你说的似乎真有那么一些道理!卢啸塚,你是个阴谋家啊!你是怕陈六合动摇你在杭城独大的地位吧?你害怕了!

    我说的都是实话而已!卢啸塚轻声说道。

    那我女儿这笔账,我跟谁算?周嘉豪脸色一变,怒斥道。

    慕霆北也是阴沉沉道:我儿子的死,这笔账我又跟谁算?

    你们都是身居高位之人,应该知道,考虑问题要以大局为重!一些小的恩怨情绪可以放在一边不顾!卢啸塚道:真要算账,那我儿的账,该如何算?

    呵,卢啸塚,你把我们都当傻子玩转呢?你儿子的账在陈六合头上,你现在所做的一切,就是在跟陈六合算账,而我们的账,在你头上!

    周嘉豪面无表情的说道:想让我们倒戈,可以,卢啸塚,给我们一个交代先,自断一臂,让我们看到你的诚意!

    闻言,卢啸塚的脸色微微一凝,目光凌厉,道:今天跟你们说这些,只是为了杭城的大局着想,也是为了大家的前程着想!并不是我怕了你们!

    很多事情,不要意气用事,要想想值与不值!为了一个陈六合,把你们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身家性命都赔上去,值得吗?卢啸塚冷声道:谁家没有几口人?真的要等到都死绝了,才懂得穷途末路的滋味吗?

    卢啸塚,你这是威逼利诱吗?慕霆北冷笑道:收起你的鬼心眼!即便你今天说得天花乱坠,我们慕家也绝不动摇!丧子之仇,不共戴天!我们慕家能分得清好坏恩仇!对我们来说,陈六合对我们有恩,而你,只有仇!

    周嘉豪也冷声道:说的没错,卢啸塚,收起你的嘴脸!你那点心思在我们这里玩不通!对我们来说,陈六合是人,你是鬼!不对,你不光是鬼,还是畜生!

    听到这话,看着周嘉豪和慕家父子的态度,卢啸塚怒火中烧,强忍着怒气没有发作,一双浓眉都横了起来,隐隐跳动,他低喝道:你们这是冥顽不灵,非要不见棺材不落泪?这会葬送了你们的一切!

    哼,卢啸塚,不要在那假惺惺,你的心思路人皆知!以为我们会上了你的当吗?帮你把陈六合赶走,你是不是就可以继续做你的杭城王?然后再寻机会对我们下手?不会让你的野心得逞!周嘉豪毫不客气的说道。

    慕建辉也凝声道:卢啸塚,你在害怕!你害怕你今天所拥有的一切会动摇!我们已经给你带去了巨大的威胁!等陈老弟回来了,才是你的末日,你为自己准备好棺材吧!

    已经撕破了脸皮,没人在惧怕卢啸塚在杭城的势力了,早已是不死不休的局面!曾经高高在上无人敢惹的卢半城,现在只是他们不共戴天的仇人!

    愚昧!你们以为陈六合有多大的本事?你们以为跟他合作就能好吗?他这个人野心勃勃做事不折手段,你们是在与虎谋皮,不会有好下场!卢啸塚道。

    周嘉豪和慕家父子不为所动,周嘉豪道:与虎谋皮也好过与你这只老狗为伍!多说无益,卢啸塚,我们手下见真章!就让我们都瞪大眼睛看清楚,谁能笑到最后!我愿意拿我的身家性命跟你赌!

    我们慕家也义不容辞!慕霆北硬声说道。

    卢啸塚眯起了眼睛:好,很好!退路留给了你们,你们竟然还要冥顽不化,非要走向绝路,那就怪不得我卢啸塚做事心狠手辣了!我会让你们死的心服口服,你们必定一败涂地!准备好棺材!

    他这句话音刚刚落下,还不等周嘉豪等人说什么,徒然,一道悠悠然的声音慢悠悠的传了过来:我看要准备好棺材的,是你才对吧?!卢老狗!

    这道突如其来的声音惊得所有人都微微一怔,转头望去,只见一个青年不知何时出现在五六米开外!

    他懒懒散散的站在那里,在阳光的沐浴下,显得容光焕发,脸上挂着一如既往的熟悉笑容,看似漫不经心,实则给人巨大的压力!

    看到青年,周嘉豪与慕家父子三人的脸上猛然一喜,慕建辉第一个开口道:陈老弟,你怎么回来了?

    周嘉豪与慕霆北脸上皆是荡开了灿烂的笑容,笑容中,仿佛蕴含着一种松了口气的释然,如释重负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