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都市小说 > 都市狂枭 > 第0664章 谁所为?

作者:陈六合

都市狂枭 第0664章 谁所为?

    陈六合把目光从车窗外收回,看着身旁的王金彪问道:你说,在正常情况下,发生了这样的事情,我的第一反应会是什么?

    您的第一反应会是怀疑到我头上,或许会因为怒极攻心,直接把我给宰了!毕竟这件事情,从表面上看起来,跟我有着脱不开的关系,甚至可以断定就是我做的!事实摆在眼前,我百口莫辩!王金彪如实说道。

    你说的没错,事实也正是如此,如果不是你到机场接我,主动跟我把整件事情说出来了,你现在一定不会这么安然无恙的坐在我的身边!

    陈六合淡淡说道:当然,最重要的一点,我知道,你不会背叛我,因为你的脚跟并没有站稳,你的胆子不会有那么大!起码目前为止,你的羽翼并不丰满!你不蠢,所以你不会犯下这么低级的错误,而葬送了来之不易的一切!

    这才是我相信你的理由!你对我衷心与否不重要!重要的是你这条狗的链子,还栓在我的手上!敢玩我,你很清楚你会死的很惨!陈六合说着。

    王金彪的神色微微一颤,眼中闪过了一丝惶恐,道:六哥,我对你的衷心永远不会变,我可以永远做能够帮你咬人的狗!

    陈六合神情淡漠的说道:不用表衷心,你跟黄百万不一样!所以你在我面前,永远达不到他那种高度!这个世~界上最不可信的就是忠诚,只有在背叛筹码不足够的时候,才有忠诚两个字,一旦有了足够的背叛筹码,忠诚两个字将会变得无比可笑!

    没有去看王金彪那张冷汗直流的面孔,陈六合仍旧望着窗外,说道:不必那么诚惶诚恐,我只是道出了一个实情而已!其实你的忠诚与否,要取决于我的强大与否,我不需要你的忠诚,但我能做到让你在再大的利益面前,都不敢背叛我!这便是来自一个强大上位者的底气!

    六哥,时间会很好的证明一切!王金彪语气坚定的说道。

    陈六合没有再纠缠这个话题,而是淡淡道:说说看!如果我把你宰了,或者说和你决裂了,谁会是最大的受益者?或者说你觉得谁会是幕后主谋!

    王金彪不假思索的说道:这个问题我考虑了很久,但真的没想出谁敢有这么大的胆子,在我们如日中天的时候玩出这种计量!虽然玩的很绝,也很突然,会对我们造成不小的动荡,但是玩脱手的后果就是万劫不复,谁都无法挽救!

    我想来想去,唯一的可能性只有两个,白家或者卢家!王金彪说道:只有他们,才具备这样的胆量和影响力!而我们的决裂,无疑是他们想看到的,这将会让六哥自断一臂!那个背叛我的大刀会主干,不可能会是主使者,因为这对他不会有什么好处,只会让他死的更惨!

    王金彪分析道:那么敢让他冒这么大的风险的人,一定是个能让他有足够底气背叛我的人!这种人,在杭城不多,除了白家和卢家,我想不出别人!

    闻言,陈六合轻轻点了点头,嘴角勾起了一抹冷冽的弧度,轻声道:你说的不是没有道理,但这是每一个人第一反应的顺向思维,如果大家都能想得到,也就只能证明这个主谋,并不高明!

    抽出一根烟点上,又丢给了王金彪一根,陈六合漠然道:白家?不可能!有乔家的前车之鉴在,他们敢吗?现在只要能苟延残喘,就烧香拜佛了!谁给他们的勇气玩的这么大?他们不怕家破人亡吗?

    吐出一口浓烟,陈六合接着道:至于卢家,可能性大吗?并不大!卢家的实力你我都清楚,如果他们想要趁着我不在杭城而做些什么,早就动手了!你在他们面前不值一提!他们可以横推碾压,何须玩出这种蹬不得台面的手段?

    所以你的猜测,我并不看好!更不认同!陈六合摇摇头说道。

    听到这话,王金彪眉头深深锁了起来,但仔细琢磨,却发现真的是这个情况!白家现在犹如惊弓之鸟,被慕家和司空家联合打压的举步维艰,哪里来的胆量再玩出这么一手?

    再看卢家,凭他们的手腕,真的想给陈六合带去麻烦的话,直接就可以灭了他王金彪,掳了秦若涵更是小事一桩,哪里用得着这么七弯八绕的麻烦?

    不是白家和卢家,那还能有谁?王金彪不解的问道,开始感觉这件事情变得异常复杂,比想象中的还要复杂太多!

    陈六合突然道:那个背叛你的手下,找到了吗?

    王金彪摇摇头:已经派人去搜查,但是现在还没有消息!但六哥放心,只要他还在杭城,就算挖地三尺,我也能把他挖出来!

    陈六合嘴角挂着冷冽的笑,淡淡道:看来主使这一场大戏的人,很不简单啊,一定是对我们有足够了解的人!不然不能把事情算的这么精密!

    先是想掳了秦若涵,然后把这件事情栽赃嫁祸到你的头上,就算栽赃不成,也能把嫌疑对象嫁接到白家或卢家!甚至连事情失败之后,让你那个心腹叛徒直接消失的打算都想好了!可谓是天衣无缝!这个人不简单呐!陈六合道。

    如果真不是白家和卢家,那么这个人就藏的太深了,要找出他,就非常不容易了!王金彪皱着眉头一脸凝重!

    是不容易,如果我没猜错的话,恐怕那个背叛你的心腹手下,现在估摸着已经被杀人灭口,成为了一具尸体!陈六合淡淡道。

    王金彪神色一惊:六哥,如果是这样,那唯一的线索可就断了!

    呵呵,断了?断不了,这个世~界上,只要发生过的事情,就算再如何天衣无缝的掩盖,都会留下痕迹!难度虽然高了些,但这个人,我一定会把他揪出来,这是一枚定时炸弹啊!陈六合眯起的眼睛中,寒气凛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