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都市小说 > 都市狂枭 > 第0658章 表面之下!

作者:陈六合

都市狂枭 第0658章 表面之下!

    这帮黑衣大汉人不多,只有区区二三十个,但不到两分钟的时间,硬是把五六十个人打趴下了,就算那些人手里有枪都没用,被直接无视!

    让人看起来,两方完全不在一个档次上,这二三十个黑衣大汉无比铁血,办起事来也干净利索,谁的身手跟狠劲都不俗!

    待里面的动静停歇了,大门再次被推开,穿着修身西装套的洪萱萱迈着高跟鞋,踩着铿锵的步伐而进,她无论出现在哪里,似乎都能给人带来足够的惊艳!

    她依旧是那么独特,貌美中带着让人仰望的英姿!一看就知道属于那种只可远观不可近亵的女人!

    你来的比我预计的要晚了一些!陈六合歪头看着洪萱萱说道,每次见面,这个娘们都能让他升起几分兴趣,的确够独特!

    在俱乐部处理一些事情!洪萱萱面无表情的说道,来到陈六合身前,低头看着鲜血淋漓的苏庆生。

    她的语气很简洁,直截了当道:我是洪萱萱,你对我应该不陌生!也应该知道我这个人不喜欢废话,我做事喜欢干净利索!把你该说的事情都说出来,你今晚可以捡回一条命!不然我把你沉江!至于我敢不敢这么做,你可以赌一把!

    抬头看着洪萱萱,听着洪萱萱那冷冰冰的话语,苏庆生的身躯狠狠一颤,人的名树的影,即便不熟,但绝对是听说过这位洪门大小姐的,拥有着蛇蝎美人的称号,铁血般的手腕!做事向来心狠手辣!

    洪萱萱,你想干什么?我是苏庆生,我是苏春雷的儿子,你敢动我?苏庆生语气颤抖的说道。

    洪萱萱蹙了蹙眉头,对着手下轻声说道:让他跟我好好说话!

    跟在她身后的一名黑西装大汉二话不说,掏出一把匕首,朝着苏庆生的手掌就扎了下去,整个扎穿,直接把他的手掌钉在了地板上!

    我想,现在不用我继续阐述敢不敢动你的问题了吧?洪萱萱面无表情的说道:我再给你一次机会,现在我问,你答!

    顿了顿,她低睨苏庆生,问道:昨天晚上,你在紫龙茶庄见过洪昊,你们两在一起谈了半个小时,你们都谈了什么?跟今天的事情有没有关系?

    苏庆生的身躯再次一颤,愕然的看着洪萱萱,满脸失色,洪萱萱道:这是你最后的机会,再动刀,扎穿的就是你的喉咙!别怀疑我敢不敢,你的人用枪,我的人用刀,杀了你也不需要付什么太大的责任,即便要,丢一个人出去当替死鬼,够吗?

    我......我说......别乱来,别冲动,我说。看着洪萱萱那凌厉的眼神,苏庆生吓的魂都快散了连忙说道:是洪昊让我这么做的,是他给我的底气,让我帮苏靖报仇,让我狠狠教训一下徐从龙,并且保证我不会有什么大碍。

    洪萱萱点点头,这才看着陈六合:好了,水落石出了,接下来的事情你看着办吧!

    草!这个狗娘养的狗东西!跟老子玩阴的是吧!洪昊,你真他吗有种啊!听到这个结果的徐从龙怒不可遏,脸上的表情就像是恨不得生吃了洪昊!

    陈六合则是露出了一个及其玩味的笑容,并没有太过意料之外,他眯眼看了看苏庆生,讥讽道:洪昊让你干什么你就干什么?你还真是听话啊!你是不是觉得他很牛逼,而我跟徐从龙就不值一提了?你以为有他给你撑腰,就可以为所欲为?谁告诉你他很牛逼的?

    陈六合一脚踩在了苏庆生的脑袋上,把他的脸颊死死踩在地板上,地板上还有很多破碎的玻璃碎片,陈六合用脚来回碾压了几下,苏庆生半张脸都血肉模糊,一个劲的哀嚎痛叫!

    苏家儿郎?洪昊给的底气就很硬吗?我不敢踩吗?陈六合轻蔑道。

    不关我的事,是洪昊让我这么干的,是他要教训一下徐从龙的!你有本事你去找他啊,你动我,他不会放过你的!苏庆生哀嚎道。

    他不会放过我?你好像说反了吧?我会放过他吗?陈六合冷笑了一声,淡淡道:我看他今晚怎么保你!

    说罢,他转头看向洪萱萱,道:洪昊的号码你有吧?打给他!

    洪萱萱没说什么,让人拿来手机,拨通了一个号码,陈六合接过一看,轻笑了一声:你们这对姐弟的关系的确是处在水深火热之中啊,号码都没有备注着!

    洪萱萱面无表情,没有言语,电话响了三四声,被人接通,陈六合没有卖关子,直接说道:洪公子,几天不见,你还是那么惹人讨厌啊,看我和从龙不顺眼你就直说啊,自己来找我们嘛,现在派一个苏庆生来,算什么事儿?

    言之过重了吧,苏庆生和你们的纠葛,与我何干?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是苏家和徐从龙之间的矛盾吧?洪昊那种云淡风轻的声音传来。

    你这样说话就没意思了,敢做不敢当吗?人家都承认了,你死乞白赖个什么劲?难道你堂堂洪公子,连脸皮都不要了吗?陈六合嗤笑道。

    我说的都是实情,我并没有指使什么,只是告诉他,徐从龙摔了我一套价值百万以上的茶具而已!做错了事情总得付出代价嘛,即便我无所谓,也有人会看不下去的啊。洪昊淡淡道。

    呵呵,你的脸皮之厚,超出我的意料啊!听你这个意思就是,苏庆生的安危与你无关咯?他可是说了你会保他的,你不保了啊?陈六合问道。

    你是我的朋友,苏庆生也是我的朋友,既然你们两个发生了矛盾,还是自行处理的好,我就不参与进去了!洪昊不温不火的说道。

    厉害!你这不是在把苏庆生当枪使啊,而是在当烧火棍用啊,一次性就烧个干净!陈六合脸上的笑意深浓,道:你说,如果苏庆生今晚要是死了,这个账,是算在你头上还是算在我头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