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都市小说 > 都市狂枭 > 第0650章 暗藏珠玑

作者:陈六合

都市狂枭 第0650章 暗藏珠玑

    听到陈六合的话,徐从龙说道:还能有什么逼事?用屁股想都知道,肯定是六哥上次跟洪萱萱密谈的事情被他知道了,他想见见六子哥,探探口风呗!

    这证明了什么?陈六合笑问道。

    还能证明什么?证明洪昊心里有点打鼓呗!徐从龙说道。

    陈六合笑容深长:洪昊心里打不打鼓我不知道,但这个邀请,足以证明,我进入了他的视线,至少是没有被他小瞧!所以他才把我和洪萱萱见面的事情当做了一回事,故而才会见我!

    靠在真皮座椅上,陈六合泰若自然:总该是会交集在一起的,见见又有何妨?我倒是很想看看洪昊是不是有什么三头六臂,能把洪萱萱那个厉害的娘们打压得抬不起头来!也想听听他要对我说什么!

    很快,车子来到了紫龙茶庄,这里的建筑清一色的仿古风,规模很大!一眼看上去,倒是非常震撼!这同样也是洪门旗下的产业!

    陈六合在一座古色古香的古楼内,看到了传说中的洪昊,这是一个看上去二十三四岁的年轻人,跟陈六合的年纪相当。

    相貌堂堂、五官清秀,面容谈不上俊朗,但足够帅气,特别是身上有着一股云淡风轻般的气质,给人一种沐浴春风般的大家风范!

    不简单!见到洪昊的第一面,陈六合就给出了最准确的评价!一个人身上的气质是最能展现出一个人的内心与规格!这个洪昊,绝不会是一个简单的货色!难怪被洪天齐如此看重!

    陈六合?神交已久,今日终得一见,倍感荣幸!请坐!洪昊坐在一张极大的实木茶桌前泡着茶水,对陈六合做了个请的手势,算得上是大方得体,但有一个细节,他从始至终也没有起身迎接!

    什么逼玩意,好大的架子,看到我六子哥来了,你站都不站起来一下?徐从龙不满的骂咧道,他的身份摆在那里,在京南城的同辈当中,他可以说谁的面子都不用给,一向是咋咋呼呼我行我素!面对洪昊也不例外!

    见谅,这煮茶一道,很有讲究,第一道水不能沸不能凉,且泡的时间不能长不能短,否则稍有偏差都会影响茶叶的味道与质地,所以还请陈公子跟徐大少不要见怪!洪昊无暇起身相迎!

    洪昊淡笑着说道,似乎一点也没把徐从龙的不敬话语放在心上。

    草!装逼份子!徐从龙不满的撇撇嘴,把夏咚虎常说的话丢了出来。

    陈六合则是不以为然,笑吟吟的在洪昊对面坐下,心中对洪昊的评价又高了一些,不温不火、不急不躁,光是这份定力与心气,就不是常人能有!这是城府!

    看的出来,洪昊对茶道很有研究与心得,一连串的泡茶动作娴熟老练,并且很有造诣,他帮陈六合跟徐从龙分别倒了两杯茶水,悠声道:

    这是毛尖茶,虽然不及大红袍的稀少昂贵,也不及明前龙井的金玉珍贵,但也是顶尖茗茶,出自海拔一千一百米的高山茶,常年雾气缭绕滋养,入口香醇甜齿,仿佛都沾了一股仙气儿!

    呵呵,看样子洪公子对茶道很有研究!陈六合道了声。

    茶是一个好东西,不但能够清脾润肺,还能明目修身,更能让人忘却心浮气躁,变得心如止水!洪昊说道。

    我倒不这么觉得!金贵的东西总是太繁琐,不如粗茶淡水来的让人痛快!陈六合淡淡说道:洪公子今天特意请我过来,不会只是请我喝茶吧?那估计要让你失望了,似乎我们两的爱好不太一样,就像是道不同不相为谋一样!

    陈公子这话有些偏激了,在洪昊看来,好的东西都值得我们去追求,例如这茶,百利而无一害!粗茶淡水倒是痛快,却不利健康!就跟我们做人是一个道理!你可以不喜欢好的东西,但却万万不能去选择坏的东西,否则会害了自己!

    洪昊抬目看着陈六合,笑了笑,道:你觉得呢?陈公子!

    只要是明眼人,一听就能听出两人的话里暗藏珠玑,都是意有所指!

    陈六合笑了起来,人畜无害的看着对方,道:这就要看追求的是什么了,不同的人有不同的追求,仁者见仁吧?洪公子那套可不适用所有人,例如我,身体太硬朗,总是可以百毒不侵的!

    洪昊轻轻摇了摇头:再硬朗的身体,如果不好好珍惜,也总会有倒下的一天!何必要去挑战自身的承受能力呢?这并不理智!

    洪公子,我可以理解成,这是你在对我发出的警告吗?陈六合笑眯眯的问道,不急不躁,他可不想跟洪昊一直打哑谜了,对方一看就知道是个自诩不凡的装逼份子,在咬文嚼字上很有造诣!

    陈公子言重了,警告谈不上,最多只能说是好言相劝!毕竟我们谁都不愿意看到有不愉快的事情发生,不是吗?洪昊风轻云淡的说道:我那个姐姐可不单纯,希望陈公子不要被她的表面所蒙蔽!

    你说的是洪萱萱?陈六合玩味道:说实话,你那个姐姐无论是长相还是身材,都是大尤物的级别啊,想在她面前保持镇定,有点困难!

    我相信只要是个足够理智的人,都知道在欲望和安危这两者之中,选择后者!洪昊说道,脸上始终挂着淡雅的笑容,让人很舒服。

    你说的虽然很有道理,但很遗憾,我这个人就不喜欢按常理出牌,我只做我喜欢做的事情,只要我愿意,谁能管的着?陈六合大咧咧的说道。

    陈六合跟洪昊两人的脸上虽然都一直挂着笑容,但两人的气质完全不同,前者是明显的玩世不恭,而后者则是很有素养的礼貌。

    洪昊的笑容不变,甚至连眼神都没变换一下,平淡道:那这么说,陈公子是铁了心的要跟洪萱萱走得很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