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都市小说 > 都市狂枭 > 第0542章 可以吗?

作者:陈六合

都市狂枭 第0542章 可以吗?

    被你最恨的人得到了你的一切,是不是很气愤?陈六合的手掌在王金戈的娇躯上肆意妄为,他嘴角的弧度很深,他能感觉到王金戈的动情,她的体温在上身,身上已经一片火热了,甚至脖颈处,都浮现出了一片潮红。

    陈六合,你不要得意,无论到什么时候,无论你对我做的再多,我对你的恨永远会大过对你的爱!王金戈已经情难自己,连说话都变得含糊,一双桃花媚眼都变得迷离朦胧,像是要把人的魂儿都勾走一般。

    不到片刻时间,王金戈的上半身的每一寸肌肤,都被陈六合一丝不落的抚摸了一遍,她的衣衫凌乱,旗袍被扯开。

    她的肌肤如玉,白皙如脂,有着欺霜赛雪的惊人美,给人带来视觉上的极大冲击,让人心旷神怡!

    整个客厅内,都充斥的旖、旎色彩,气氛火热,情到深处!

    王金戈似乎已经无法承受这种折磨,她的身体情不自禁的扭动了起来,她用力保住陈六合的脖颈,气恼道:混蛋,要么你就快点,要么你就住手,别再折磨我了!

    就已经迫不及待了吗?我记得上次你可是很有风骨的。陈六合打趣道。

    王金戈恨不得把脑袋埋进陈六合的肩窝中,她颤声道:最珍贵的东西都被你这个强盗给夺走了,我除了认命,还能做什么?

    觉悟很高!陈六合的手掌微微用力,王金戈整个娇躯都狠狠的僵住了,紧接着剧烈的颤抖了起来,因为这个家伙触碰到了她最敏感的部位。

    欲火燃烧,达到顶点,一切都是水到渠成!

    下一刻,两人的身体交融,再无一丝缝隙可言,王金戈满脸痛苦的神色......

    时间过了很久很久,客厅内桃色满天,沙发的挤压声以及浓重的喘息声仿佛在诉说着一切美好,偶尔传出王金戈那极力压制的娇呼,更是春光无边。

    不知道过了多久,动静终于慢慢平息,只剩下无力的呼吸声,王金戈精疲力尽的瘫在了陈六合的身上,似乎连眼睛都不愿意睁开了。

    而陈六合,却是依然的精神奕奕,单手环抱着身上这位妙美佳人。

    两人的身体没有分开,忽然,王金戈惊恐的睁大了美眸,满是求饶道:混蛋,你不能这样对我,我受不了了,真的,你心疼心疼我好不好?

    她感觉到,仍旧留在自己体内的坏东西,竟然在间隔不到五分钟后,又一次进入了战斗状态,把她的身体都撑得饱满,这如何能让她不惊慌,她现在还感觉火辣疼痛呢。

    陈六合也是无可奈何的苦笑了一声,这玩意精力太旺盛了,他也没办法控制啊,但是他却也不是一头真的牲口,更是知道王金戈已经无力再战了,最起码的怜香惜玉,他还是有的!而对自己的女人,他一向都疼惜有加!

    轻轻拍了拍王金戈的背脊,他柔声道:没事,我们不管那不听话的东西。

    可......可以吗?你不会乱来吧?我真的受不了了,你简直跟头牛一样!王金戈将信将疑的说道,眉目间除了盎然的媚意外,还有着害怕。

    放心吧,我虽然经常欺负你,但什么时候骗过你?陈六合笑道。

    歪着头想了想,好像陈六合这个家伙还真没有欺骗她的时候,她把脑袋靠在陈六合的肩膀上,重新闭上了眼睛,只感觉浑身的力气都被抽空了。

    回想着刚才那种一次次让她冲入云端的感觉,她就一阵娇羞,也让她浑身的每一个细胞都舒展开来。

    这似乎,才算得上是她和陈六合之间,真正意义上的第一次水乳交融,而那天晚上,她除了悲凉冷漠跟撕裂的疼痛外,似乎再也感受不到其他!

    你接下来打算怎么办?今晚的事情太恐怖了,那些人明显是对你抱着必杀之心,手段层出不穷!为了杀你,费尽心思!王金戈说道。

    想杀我的人多了去了,比今晚手法更高明更凶猛的更是数不胜数,可我现在不仍然活的花枝招展吗?怀抱香软美人,纵享丝袜情~趣!陈六合说道。

    王金戈忍不住掐了他一下,说道: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有心情开玩笑!真想把你的心掏出来看看是什么做的!难道那么危险的经历,就不能给你带来半点严峻和慎重吗?你知不知道我们两差一点点就死了?

    陈六合不以为然的说道:差一点死和已经死了完全不是一个概念好吧?就是这一点点,在我的对手眼中便是无法逾越的天谴!

    陈六合淡淡说道:你不用担心了,小打小闹的场面而已,想要我的命可没那么容易,有多少人恨不得杀我而后快?可最后往往是他们死在了我的前面!

    王金戈无奈的叹了口气,对陈六合的没心没肺真是无可奈何,她皱眉道:你说这不会是乔白两家下的手吧?他们有这个嫌疑,并且他们早就迫不及待的想要把你除掉!

    陈六合直截了当的摇摇头:不是乔家和白家,如果有乔家的影子在里面,他们不可能在你的车上安装炸弹,你好歹也算是乔家的儿媳妇。

    说罢,陈六合伸出手指在王金戈脸上轻轻划动:更何况,你可是乔家好些人眼中想得又得不到的尤物,得不到的东西才最珍贵,他们哪里舍得毁了你?

    闻言,王金戈脸色寒了下来,满眼愠怒道:陈六合你不觉的你太混蛋了吗?在这样的情况下,你跟我说这么恶心的话,我真恨不得宰了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