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都市小说 > 都市狂枭 > 第0536章 把你压下

作者:陈六合

都市狂枭 第0536章 把你压下

    听到陈六合满是异意的话,王金戈的俏脸微微一红,瞪着美眸,没给好脸色的说道:我在想着晚上该用什么样的方法来报复你,在你最兴奋的时候,我能不能一刀扎进你的心脏?

    陈六合不以为然的轻笑了一声:这样生硬的手法估摸着很难得手,你可以试试把我夹断,那或许成功率会高一些。陈六合一脸戏虐的暧昧。

    王金戈不明所以,片刻才恍然大悟,脸上红霞似火,恨不得一口咬死这个口无遮拦的家伙!他说的话,总是那么肮脏污秽!

    你和乔家的戏,准备怎么唱下去?虽然乔家在你身上屡屡吃亏,但我希望你还是不要掉以轻心,乔白两家的联手不容小觑!王金戈忽然说道,很巧妙的转移了话题,但也足以看出她心中的担忧。

    陈六合轻描淡写的说道:这台大戏已经唱的够久了!也该到了收官的时候!我不管乔白两家有多大的底蕴,还藏着什么底牌!他们都难逃覆灭的厄运!想踩着我陈六合的脑袋爬上去,可是件比登天还难的事情!

    我相信你的狂妄跟你的实力成正比,以往的事件已经证明了这点!但我还是要提醒你一声,你要打压他们很容易,但你要覆灭他们却很难!王金戈道。

    陈六合点了根烟,悠闲的吸了一口:覆灭并不是把他们满门抄斩,也不是让乔白两家的人都死绝!只要把他们打击到一定程度,自然就会从四大家族中除名!笑了笑,陈六合继续道:如果乔晨峰的势力没了,乔晨鸣又倒台,那么乔家还剩下些什么?一只没有了利爪的老虎,还算得上老虎吗?

    陈六合摇了摇头,嗤笑道:猛虎无爪不如狗啊!至于白家,关系网的确盘根错节,各方面牵扯甚广,商业也玩转得非常漂亮!但并不是无懈可击,如果白家的核心人物出了差池,白氏集团的股价自然大跌!

    两个家族势力能量大致不分上下,但核心力量却不同!乔家是黑白为主,商业为辅!而白家是商业为主!

    陈六合漫不经心的说道:只要认清楚了关键点,其实要对付他们不难,难的是怎么打垮他们!小打小闹没有多大意思,我再出手,就一定要让他们伤筋动骨!陈六合意味深长的说道。

    王金戈的脸色微微一变,这个不动声色的男人看似早就在心中布好了全局,说道:越是到了这个白刃相接的时候,就越是要小心谨慎啊!他们的全力反扑也会是很可怕的!

    陈六合笑看了王金戈一眼:你不懂,其实在我眼里,乔家和白家真的算不上什么大鱼大虾!只是我初来杭城扎道,毫无根基可言!做起事来难免束手束脚!不然区区乔白,能存留到现在也多少算是一个奇迹了!他们欺负我虎落平阳,我就告诉他们我这只平阳虎的爪子到底有多锋利!

    井底之蛙终只能坐井观天!我会给他们上生动一课,当一个野心家的野心和实力不相匹配的时候,那么等待他们的,只会是灭亡!陈六合淡淡道。

    听到陈六合的话,王金戈心中除了无法平静外就只是一种油然而生的崇敬,能把话说到这个份上的男人,别说在杭城,就算是在整个江浙,也为数不多!

    但她又禁不住翻了个白眼,就你这样还算是初来扎道没有根基呢?你都快把乔白两家弄得家破人亡了!你还想如何?如若有根基,岂不是轻而易举的就要把他们连根拔起?

    她喜欢看到陈六合自信满满不可一世的的嚣张神情,但她又忍不住的想要对此时的陈六合冷嘲热讽一翻,仿佛只要这个家伙太得意,就会让她心中不平衡。

    这些事情不是你该操心的,我心中自有打算,你老老实实安安心心的看着你男人如何长袖善舞就行了!陈六合把最后一点啤酒倒入杯中,一口饮尽。

    夜郎自大!王金戈撇了撇嘴唇,佯装不屑,饭桌下,一只没穿鞋子的丝袜小莲足正悬浮在半空,脚裸处有着一块明显的淤青红肿,显然是刚才崴的不轻。

    在王金戈的轻呼声中,陈六合伸手一捞,就把王金戈的丝袜玉足抓了上来,虽然突然,但动作很轻很温柔,不会触碰到王金戈的伤处。

    把这只精美到极点的丝袜玉足放在自己的大腿上,陈六合的大拇指轻轻按住了红肿淤青处。

    王金戈禁不住倒抽了一口凉气,又是疼痛又是娇羞,她一向洁身自好爱惜羽毛,是个及其传统保守的女人,何曾在公共场合与一个男子有如此亲密的接触?更别说是私密的莲足被男人握在手中!

    疼......王金戈声音轻颤的说道,那副犹若桃花绽放般的神情,看得旁人一阵失神,就像是魂儿都要被勾走了一样!

    崴的不轻,看来你要自己走路是够呛了。陈六合摇了摇头:结账吧,我背你走。

    王金戈微微一楞,脸上瞬间多了一抹尴尬与局促,道:谁结账?我......我吗?王金戈很天真的说道:你......你没钱啊?

    看到她的反应,陈六合的脸禁不住黑了几分,小声道:废话,我有钱我还让你结什么账啊?哥们现在穷的只剩下一条内裤了!别跟我说,你身上没带钱。

    王金戈啊了一声,一脸难为情的示意了一下自己身上的旗袍,生怕被旁人听到一样的小声小气道:你看我身上穿着的衣服,一个口袋都没有,我像是带了钱的样子吗?我的包包在车上啊,车在商业街......

    陈六合哭笑不得的拍了拍额头,看着王金戈那有些焦急的表情,他捉弄道:我们两都没钱,没办法了,看来只有把你这个大美人压在这里抵账了。

    王金戈急了,瞪眼道:吃东西的是你,又不是我,凭什么把我留下来抵账!

    谁让你是我的女人呢?陈六合眨着眼睛打趣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