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都市小说 > 都市狂枭 > 第0496章 心理扭曲

作者:陈六合

都市狂枭 第0496章 心理扭曲

    煞笔不煞笔不重要,重要的是,现在可以给我个薄面?把人给放了?如果她有什么冒犯的地方,该赔礼赔礼该道歉道歉,也没必要直接整死吧?陈六合泰然自若的说道:人姑娘好歹也是慕家走出来的,你就这么不给面子?

    慕家的面子哪里有那么大啊?你的面子就更别提了!既然你们在我面前都没面子,那我干嘛还要跟你们好好说话?青年阴笑着说道。

    真的没的谈?陈六合有点遗憾,顿了顿又道:你看在我这么能打的份上也不应该这么强硬啊,你们又打不过我,干嘛还要这么嚣张呢?

    嘿嘿,能打有什么用?我真的好怕啊,你赶紧来打我吧,最好能把我从五楼丢下去,那就真的刺激啊,以前都是让别人高空坠体了,我也很想尝尝当超人的滋味啊,一定很爽!可惜杭城尽是废物,没那种狠人啊!青年笑的疯狂。

    陈六合眼神古怪的看着对方,并没有被青年的心理扭曲给吓到,反而失笑了一声:感情你还是一个神经病啊?要不哥们把你送精神病院去得了?

    嘎嘎,看来你也是个孬种,你也不敢弄死我啊?你这样怎么能行,就这样的胆量也别来英雄救美了,你自己从五楼跳下去,我原谅你啊。青年满脸笑容的对陈六合说道。

    陈六合翻了翻白眼,道:跟你这种人说话怎么这么费劲呢?咱们简单直接一点,你要怎么才能放了慕青烈?

    放了她?青年迷惑了一下,旋即说道:很简单啊,让她给我草一个晚上,如果她还能不被玩死的话,我就放了她啊!

    当然,前提是在你先从五楼跳下去的情况,不然你们两个都要死啊,嘿嘿,是不是很好玩了?青年笑的很灿烂。

    陈六合也跟着青年一样笑了起来,笑的很突然,笑的很莫名其妙,他咧咧嘴,道:你确定没有第二种方法了?

    真的没有了,不死人的游戏,就不好玩了啊。青年很诚恳的说道,忽然想到了什么,连忙道:对了,还有啊,还有很刺激的办法。

    说着话,他对按着慕青烈的保镖伸出手掌,保镖心领神会的掏出一把枪给青年,青年笑看陈六合说道:你站那里别动啊,千万别动,让我打三枪,你要是死不了的话,就不用从五楼跳下去了。

    别怕,我枪法很烂的。青年癫狂的抬枪瞄准,毫不犹豫的扣动了扳机,陈六合眼神一凝,足下一滑,就闪身躲开,旋即,他不等青年再次扣动扳机,就前冲而去,一转眼就来到青年身前。

    他给了青年一个很灿烂的笑脸,然后青年就感觉脖子一紧,被陈六合的手掌钳住了,硬生生的提了起来,然后猛然砸在了墙壁之上!

    这一下,就让青年七晕八素,差点没把隔夜饭都吐出来!

    不等最后那两名保镖怒发而起,陈六合就是迅疾简单的两腿踹出,直接把他们踹晕在了地上。

    从保镖身上扒下一件外套披在了慕青烈的身上,陈六合这才低睨着还没从痛劲中回过神来的青年,淡淡道:我最讨厌你这种不讲道理的人了,为什么非要惹我生气呢?好好说话就这么费劲吗?

    不可否认,陈六合已经隐隐动了怒气,他厮混了这么多年,什么人都见过,再牛逼的人都面对过,还真没几个人敢在他面前玩心理扭曲这一套,也真没几个人敢在他面前这么不讲道理!

    咳咳......青年剧烈的咳嗽了几声,好不容易才从地下爬起来,但他仍然在笑着,笑的莫名其妙:嘿嘿,好玩了,越来越好玩了。

    他抬起拿枪的手臂,照着空中又开了一枪,或许是因为气息不稳,枪法真的很烂,打到天花板上去了,陈六合都纹丝不动。

    有这么好玩吗?陈六合不急不缓的问道。

    在杭城竟然能碰到一个敢打我的人,这还不够好玩吗?青年阴笑着说道:你说你想怎么死啊?是带着全家人一起被活埋,还是要眼睁睁看着你的亲人被我一刀一刀的割下身上的肉?我的刀法很烂的,至少要几十刀才能捅死一个人!

    我的刀法很好的,要割肉的话,我起码能下两百刀不让你死。陈六合也笑着,一步步向青年走去:既然用语言不能跟你沟通,那我就用拳头来跟你沟通!

    草泥马!青年神经质的忽然暴怒,照着陈六合连续开了三四枪,但一枪也没能挨到陈六合的衣衫,他再一次被陈六合一脚踹飞了出去。

    这次干呕的更加厉害了,弓着身体,捂着腹部,半天爬不起来:你有种啊,你知道我是谁吗?哈哈,你敢打我,你会死的很难看,让你死全家啊!

    陈六合一脚把青年踩趴下,脚板按着他的头颅,居高临下道:跟你好好说话,你偏不听,以为我是菩萨心肠?神经病我就怕你啊?信不信我宰了你?

    青年本该张狂的表情忽然变得很恐慌,瑟瑟发抖道:别杀我啊,我不想死啊,你真的不要杀我。说着说着,他忍不住偷笑了起来:哎哟,吓死我了,你真的不能杀我,我爸是卢啸塚,哈哈!青年的笑声有种让人头皮发麻的感觉。

    果然跟我猜得差不多,卢啸塚,你的确是有个好老子,难怪你会不惧怕慕家啊,你有这个资本,不过你要吓到我很难啊。陈六合的眉头凝了一下,随后又松了开来,有些事情既然发生了,也就没那么多忌讳了!

    青年没有说话,脸上仍然挂着阴鸷的笑容,也没人知道他到底在笑什么,他吃力的抬起握着手枪的手臂,把手枪按在自己的大腿上,咬着牙关开了一枪。

    砰!的一声血水喷涌,把陈六合都惊了一下,这家伙完全是有病啊?吃的没事开枪打自己干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