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都市小说 > 都市狂枭 > 第0475章 家里易主了?

作者:陈六合

都市狂枭 第0475章 家里易主了?

    打量着手中的红色证件,半响后,陈六合才愤愤不平道:这个老酒鬼,还是跟以前一副德行啊?一点赔本的买卖都不愿做!感情我让他帮我一个小忙,他把我整个人都算计进去了?

    坑货,这个老坑货,又坑我!陈六合骂骂咧咧,心中那叫一个憋屈。

    那这个本本,你是要,还是不要呢?徐庆宝笑容款款的说道。

    陈六合强忍着揍人的冲动,翻了个大白眼道:我现在还能拒绝吗?那个老头儿是吃定了我!真会抓机会啊,这跟痛打落水狗有啥区别?让他给小爷等着,总有一天我会去京南祸害他!

    说着话,陈六合气呼呼的向办公室外走去,头也没回的摆摆手:外面的那些舆论,你们自己去摆平吧,我不希望这件事情再留下什么后遗症!

    两人看着陈六合消失在了门口,都是露出了一个奸计得逞的笑容,张跃飞道:老首长这次是赚大发了,一件小事就把教官拉进了京南军区,足够老首长晚上睡觉都能笑醒!他也出自京南军区。

    老首长太器重陈六合了,国之重器可不是随便说说的!他所能给京南军区带去的好处太大了!我可是听老首长提过一嘴,曾经他怎么求爷爷告奶奶,都没能让陈六合在京南军区担任个名誉职位,现在可谓是得来全不费工夫,总算是得偿所愿!哪能不高兴?徐庆宝的话语里也是满含了笑意!

    走出国安大楼,陈六合一眼就看到了在风中等候的秦家兄妹,特别是秦墨浓,翘首以盼,发丝被秋风吹拂,美艳无双的同时,又让人有些心疼!

    再次面对这个倾城女子,陈六合的心态也多少发生了一丝转变,他能感受到这个女人对他的关心与担忧!为了他,她甚至不惜把整个秦家都搬出来了!

    要知道,越是这样权重的家族,就越是举足轻重,忌讳轻易站队!

    我没事了,这两天辛苦你了!陈六合笑看着秦墨浓说道,声音柔和。

    秦墨浓脸上荡出了美艳笑容,轻轻摇头:不辛苦!只要你能没事就好!

    笑着点点头,陈六合又看向秦默书,道:你还没回中海?都来两天了吧?好歹也是吃公粮的,能不能别这么不务正业?

    一句话,差点没把秦默书气晕过去,他见过白眼狼,但没见过像陈六合这么不要脸的白眼狼:你就算良心是黑的也多少得摸一摸吧?我这两天为你东奔西走的,你就是这么报达你的恩人?

    什么恩人,这是人情债,你还我的!陈六合撇撇嘴说道。

    秦默书苦笑一声,对秦墨浓道:妹子,你看男人的眼光有点拙啊!怎么就看上这么个厚颜无耻的家伙?我们在商量商量,能不能把这个家伙一脚踹开?让他有多远滚多远!哥再给你找个比他好千百倍的男人给你!

    秦墨浓无言以对的耸了耸香肩,一副我也无可奈何的样子!

    吹牛逼也要有个限度,比我好一丝的男人都绝种了,还千百倍,你去外太空都找不到!陈六合笑呵呵的说着。

    顿了顿,收起了开玩笑的心思,对秦默书说道:不管怎么说,这次我能这么顺利的脱身,还是要谢谢你们秦家,不是你们给乔晨鸣施压,我估计那个家伙还不会这么甘心认输,多少还要再费一些周章!

    这还像一句人话!秦默书说道,打量着陈六合跟秦墨浓两人,虽然怎么看都不觉的般配与协调,活脱脱美女与野兽的既视感,可他还是犟不过秦墨浓这个老秦家最宝贵明珠。

    你们的事情我不会管!但陈六合,你对我妹妹好一点,如果敢伤害她,我倾尽一切都会弄死你!别以为你被传的神乎其神就有多么了不起!秦默书恶狠狠的瞪着陈六合,眼中满是警告!

    陈六合不以为然的耸耸肩:别说你玩不过我,就是你跟你那个比你还高了半格的哥哥一起上,我一只手捏着小丁丁都能轻松干翻你们!

    说罢,陈六合忽然笑了起来,话锋急转,拍着秦默书的肩膀道:别一副要玩命的表情,开个玩笑嘛!我陈六合负天负地都无所畏惧,唯独不会做负心人!

    你大爷的!记住你说的话!说罢,秦默书摆摆手,转身钻进了黑色轿车里,对秦墨浓道:墨浓,他敢欺负你,就跟哥说,哥帮你出头!

    秦墨浓笑着和哥哥挥手告别,脸上没有羞红之色,很坦然处之!

    望着渐行渐远的轿车,陈六合脸上一片洒然,他歪头看了秦墨浓一眼,道:我这算不算是亏了血本?你们为我奔波两天,而我却快要成为了你们秦家的乘龙快婿。

    秦墨浓丢了个千娇百媚的白眼给陈六合,说道:你这家伙,得了便宜还卖乖吗?你知道有多少人排着队要做我们秦家的女婿吗?现在却被你这个家伙捡了个天大的便宜!

    呃......我似乎还没答应你的追求吧?陈六合摸着鼻子说道。

    秦墨浓瞪了一眼,伸手挽住陈六合的胳膊:你还想逃跑吗?哼,天涯海角都跑不掉的!我秦墨浓这辈子都没喜欢过任何人,唯一喜欢的一个,怎么可能让他逃出我的手掌心?!我认定你了!

    真霸道!陈六合拍了拍秦墨浓的额头,这个年纪轻轻已成就斐然的天之骄女,此刻就依偎在陈六合的身侧,脸上没有任何威严与高不可攀,如一个小女人的姿态,荡漾着满足与幸福的神采。

    回到家里的时候是下午三点多钟,沈清舞和黄百万竟然都在,显然是提前收到消息,特意在家里等陈六合回来的。

    刚走进院门,陈六合就被黄百万推了出去。

    啥情况?我才进去三天,家里就易主了?陈六合满脸错愕,哭笑不得的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