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都市小说 > 都市狂枭 > 第0419章 交情过命

作者:陈六合

都市狂枭 第0419章 交情过命

    陈六合看着江兴航轻哼了一声:别得了便宜还卖乖,若不是因为有姓江的在江浙帮,哥们早就不跟你们讲道理了!

    江兴航一点也不怀疑陈六合所说的话,苦笑的指了指他,道:你这家伙,一点都没变,还是那么不愿吃一点亏,让我踩呼一下会死啊?

    那你也得有这个本事才行!陈六合道。

    江兴航翻了个白眼:放心吧,这天大的个人情我记住了!你也别怪我对李忠磊手下留情,商会里的事情也挺复杂,不是三言两语道得清,希望你能理解哥哥!

    他很清楚,如果不是因为陈六合给他们姓江的面子,这件事情绝不可能就这样善罢甘休,凭陈六合的能耐,真要是发起狂来,不说能把一个江浙帮闹得天翻地覆,至少也能让江浙帮一塌糊涂,会通知他回来摆平,这是给他们江家面子!

    少给我打感情牌,无非就是派系关系!李忠磊是另一派的人吧?堪堪二十亿甚至都不到二十亿的身家能进入江浙帮,应该是和某位大佬关系挺好。

    这点你还真没有猜错,他跟某个高层有不菲的情份在,这也是我没有把他踢出江浙帮的原因啊,为了一个李忠磊把矛盾激化,显然不明智,会影响老爷子的布局,现在还不是撕破脸皮的时候。江兴航说道。

    陈六合轻描淡写的说道:我要是不理解你,你以为李忠磊能这么舒服的抽身而退?你们要畏首畏尾,我这个人对待该死之人向来是要杀就杀!

    你做事一直都是这么滴水不漏!江兴航失笑了一声,没在这话题上过多纠结,他道:你在杭城的事情我听说了,怎么样?需不需要我帮帮你这只平阳虎?好歹咱两也有着过命的交情,哥哥总不能眼睁睁看着你被人欺负!

    陈六合轻蔑的看了他一眼:就你?我看你是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吧?还是专心管好自己那摊子事再说!我可是听说了,你家老头的那个私生子表现很亮眼,已经触摸到了江氏的核心层,俨然有了成为华夏区代言人的趋势。

    陈六合望着夜景失笑道:他可不是个省油的灯,野心勃勃啊,你们两现在谁是太子都说不准,到时候如果被他给玩死了,别怪哥们笑你!

    江兴航苦笑的摸了摸鼻子:既然是博弈,当然要有旗鼓相当的对手才有趣,不是吗?跟你说真的,需不需要我推你一把?别小瞧乔家,四大家族都有过人之处的!

    陈六合嗤笑一声:哥们这辈子只有一次翻船的经历,还是在女人沟里!想让我在阴沟里翻船是不可能了!

    顿了顿,陈六合接着道:我的事情就不劳烦你操心了,如果区区一个乔家,我都要把你们江浙帮给搬出来的话,那未免也太让人看了笑话!况且这件事情你们也不好插手,乔家毕竟是江浙地界的地头蛇,跟你们江浙帮多少有利益牵扯!虽然你们江家在江浙帮内威信颇高,但也并非一家独大,没必要因为我出现什么差池。

    江兴航耸耸肩,说道:那些都不碍事,有需要你尽管开口!三年前那次绑架案,要不是你出手帮忙,估计我现在都不知道埋在哪个坟头被人忘得一干二净了!其实说我们两交情过命,那有点往我自己脸上贴金了,我的命是你给的!

    陈六合轻笑了一声:还算你小子有点自知之明!

    陈六合反过身子,背靠在栏杆上,望着宴会厅内的秦若涵正有些笨拙的与那些富商聊天,他笑着摇了摇头,眼界这玩意很重要,决定了一个人的思想层面和广阔程度,多让秦若涵接触接触这样的富商,没有坏处。

    你丫的艳福一直都让哥哥嫉妒得捶胸顿足,不过说实话,这个女人算得上是一个极品了,即便是比起京城的那个,抛开气质不谈,两人有的一拼!江兴航笑吟吟的说道。

    是啊,人长得太帅也是一件非常有负担的事情,很忧愁!陈六合欠揍的说道。

    江兴航没好气的翻了个白眼给他,道:要不要哥哥动用私权把她拉到江浙帮来?虽然她资格远远不够,但这些都不是难事,随便造个假象就行了。

    算了吧,打肿脸充胖子可不是什么好习惯!飞的太快对她也不见得未必是件好事,慢慢来吧,一步一个脚印总比被人生生提在半空要踏实的多。陈六合摇头说道。

    也对,是我庸人自扰了,有你这么一个变态在身边保驾护航,秦若涵的成就还能低到哪里去?江浙帮的大门随时为她敞开,我等她昂首阔步的走进来!江兴航轻笑的说道,这不是天方夜谭。

    陈六合笑笑,没搭理这茬,歪头道:说说你的事吧,听说这几年在海外混的风生水起?几次的商业决断都被你玩的很漂亮,打了一手惊艳的牌出去!把江氏的名头越打越响!

    闻言,江兴航就有些自得的笑了起来,但笑容中多少有些心虚,他道:我的事情你还不清楚?这全都是仰仗着我智慧女神给我的发展大趋势,不然哥哥不可能在短短几年内做出这个成绩,要说最大的功臣,是她才对!

    陈六合直接踹了江兴航一脚:别特么一口一个女神的叫着,你要不要脸?你死乞白赖了两年,我小妹从来就没正眼瞧过你,你这辈子没戏,别没事找抽!

    说起这个,江兴航的脸上就有些苦涩,他扼腕叹息道:唉,这是我心中永远的痛啊,说实话,真的很想知道这个世上有谁才能配得上清舞,也想看看谁才能喊你这个变态一声大舅哥,虽然会很心痛,但真的好奇!

    别在那里杞人忧天想入非非了,反正你丫别再做梦就成。陈六合说道。

    有些凄凉的耸耸肩,江兴航露出一副注定失恋的可笑表情:我的要求不高,这辈子只要能站在远处默默注视着女神,就心满意足了。

    酸,真酸!陈六合笑骂了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