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都市小说 > 都市狂枭 > 第0292章 生死未卜!

作者:陈六合

都市狂枭 第0292章 生死未卜!

    有血液!拿着望远镜的徐庆宝心脏狠狠一抽,惊声吼道,很多人都看到了从机舱内流淌而出,然后滴落空中,又被螺旋桨飓风吹散的猩红血滴。

    在阳光的照着下,那般妖异和刺目!

    是谁的血液?所有人的心脏无疑再次提到了嗓子眼,他们只觉得,今天过后,一定要去医院做个心脏方面的检查,否则不能安心!

    委实是今天给他们带来的刺激,太大了!

    机舱内,在恐怖分子惊骇的眼神中,陈六合把一柄军用匕首送入了恐怖分子的心脏当中,他笑的轻蔑,笑得残忍:这片大地会成为你们永远的禁区,这就是你们胆敢侵犯的后果!

    你......你是谁......恐怖分子口腔在喷着鲜血,他死死按住心脏口的刀柄,仿佛要用最后的一丝力气来问清楚这个疑问。

    眼前这个青年所展现出来的实力,惊为天人,超乎了他的想像。

    他们设下的剧本很好,本来一切都在按照他们的计划而发展,虽然中途有些意外,但结果一定是好的,他们能把这座大商场炸掉,能把里面的人质都杀掉。

    就在五分钟前,这一切都还在他们的掌控之中,他们眼看就要成功了。

    可就是突然杀出来的这个青年,拥有着不可思议实力的青年,匪夷所思的打碎了这一切,让他们的壮举在临门一脚的时候支离破碎。

    这种感觉,让人愤怒、绝望!又让人震惊、骇然!

    我是谁?看来你们所谓的圣主并没有告诉你们华夏拥有着什么,我又是谁。陈六合冷笑着说道,看着眼前这个恐怖分子在弥留之际,他轻轻吐出了一个字:皇!

    看到陈六合的口型,这一瞬,眼神涣散的恐怖分子竟然诡异的爆出了一抹不敢置信的光芒,就像是听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

    他就像是在回光返照,震惊的看着陈六合,他喉咙蠕动,想要说什么,可他却一句话也说不出口,他无法表达他临死前的内心有多么惊涛骇浪,有多么汹涌澎湃。

    皇!一个简简单单的字眼,所代表的分量却是重到无与伦比的地步!足以让整个地下世界为之震动!

    这个词汇,在地下世界的每个角落,象征着传奇,象征着实力,有数不尽的传说!

    虽然不止一皇,但每一尊皇,都是至高无上的存在!都是能让地下世界战栗的存在!

    他怎么也不会想到,他会死在一个‘皇’的手中,这似乎真的是一种荣幸?!

    恐怖分子咧着嘴角,鲜血染红了他的牙齿,笑容看上去及其的诡异与森寒,就像是恶魔的微笑,最后一口气咽下,他缓缓闭上了眼睛。

    同时间,一道及其轻微的声响传入陈六合的耳中,很清脆,就像是一块金属掉落地面的声音。

    陈六合瞬间头皮发麻,汗毛诈起,因为他看见,一枚拉开了安全栓的手雷,从恐怖分子的身下滚了出来。

    卧槽!陈六合心惊胆寒,他完全没想到,这家伙在被一刀扎穿了心脏的情况下,还能有拉手雷的力气,这特么的圣灵小队就是有点虎啊,恐怖组织出来的人就是不一样啊,身手一般般,这意志力倒是变态。

    在所有人的注目下,徒然间,一声巨响在这片高空中轰然炸开,一片火光以直升机为中心,蔓延开来,像是要烧着这片天空。

    这一瞬间的震撼与恐怖,直击人心,直升机被火光吞没,被炸成粉碎,残片四溅,不到两秒钟,一个被烧焦的直升机框架,向地面坠入!

    这一刻,仿佛这个世界的空气都凝固了,所有人瞠目结舌的看着那辆自由坠下、惨不忍睹的报废直升机。

    他们的呼吸都变得急促,他们的心脏仿佛要停止了。

    那个与恐怖分子英勇搏杀的青年呢?就这样被火光吞没?就这样陨落了吗?

    所有人都无法接受这样一个现实,不敢相信那道渺小且伟岸的身姿就这样葬送在了这声爆炸中,就这样葬送在了火光中!

    不可能,他是英雄,他是民族英雄,他是杭城所有人百姓的英雄,他怎么可能这样轻易死去?

    但尽管无数人还心存侥幸,可也不得不去面对这个现实,那样的爆炸,那样的火光,足以吞噬一切,连直升机都报废了,都砸在了地面上,何况是一个血肉之躯的人?

    恐怕没被炸成粉碎,也被烧成了焦炭!

    整个杭城市,所有观看到这一幕的人,心情都变得无比沉重,甚至有人默默淌下了眼泪。

    在一家私人医院的病房内,一个坐在轮椅上的女孩死死的盯着电视中的画面,她脸色冷漠到就像是要背弃这个世界,她眼神阴沉到就像是这个世界都欠着她的!

    她阴鸷,她冷漠,她就像是抛弃了这个世界上的任何一种情绪,这一刻的她,无疑是可怕的,可怕到足以令人毛骨悚然!

    而坐在床上的一位俏佳人,苍白的脸上早已经被泪水打湿得不成样子,她用力的咬着手指,拼命抑制着抽泣,可眼泪,还是犹如决堤一般。

    她同样死死盯着电视,不敢放过任何一个画面,她不相信这一切是真的!

    大街上,一辆发疯般疾驰中的宝马车内,徒然传出了一声发疯般的哭嚎,哭得竭嘶底里,一位美貌倾城的佳人,就像是发疯了一般,拍打着方向盘,一脚油门踩到底,像是要把油门踩碎。

    不能死,我不要你死,你不能死!呜呜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