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都市小说 > 都市狂枭 > 第0274章 这就是命

作者:陈六合

都市狂枭 第0274章 这就是命

    陈六合,你不是很讨厌我吗?可你现在的模样很着急,我能感觉到,你很关心我。秦墨浓眼睛闭上了,又轻轻睁开了。

    是啊,我心怀天下苍生,我佛心普照,我爱惜一草一木,我更看不得你这个娇滴滴的美人香消玉损,这对我这种屌-丝来说简直是一种天大的损失。陈六合胡扯道。

    陈六合,我快支撑不住了......秦墨浓的声音越来越小。

    靠,秦墨浓,你怎么这么没出息?我可告诉你啊,刚才我差点没把你看光了,我知道你穿的是黑色文胸,还是带蕾丝的,我知道你的裤袜在三角档口处破了一个小小的洞,我还知道你是34D呢。

    是不是很生气?是不是想发火?是不是想骂人?那就对了,打起精神来,等你好起来了才有生气的本钱。陈六合一个劲的刺激着秦墨浓。

    却不曾想,秦墨浓竟然罕见的并不生气,而是声音微弱道:看了就看了吧......

    卧槽,你这娘们什么时候转性啊?我警告你,你自己不撑住,没人能够救得了你。陈六合骂了一声。

    秦墨浓浅浅一笑:陈六合,你其实挺可爱的......随着这句话话落,秦墨浓彻底没了声音......

    ......

    当秦墨浓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三点多,医院外的街道已经陷入了一片寂静,只有寥寥灯光在照射着,医院内更是沉寂无声。

    病房内,只有陈六合和沈清舞在守候着。

    渴......秦墨浓幽幽睁开了眼睛,迷离而疲倦,只感觉浑身都没有力气。

    卧槽,你总算是醒了,再不醒来我估摸着都得去帮你喊魂了。陈六合打了个哈欠从沙发上站起身,帮秦墨浓倒了杯茶,然后再喂她喝下。

    看到陈六合,秦墨浓的心房禁不住微微一颤,昏迷前的事情,她还历历在目,她本以为她要死了,却没想到,她还活着,是这个男人救了她。

    谢谢。喝了一口茶,秦墨浓好受了一些,对陈六合说道,内心世界充满了对陈六合的感激。

    呵呵,脑子还很清醒,看来是没什么大碍了。陈六合打趣了一声。

    墨浓姐,你知道有多危险吗?高烧42度1,医生说你要是再晚来半个小时,就基本上没救了,最好的结果都是被烧坏神经末梢系统。沈清舞对秦墨浓说道,她十点多钟就来了,和陈六合一直陪护到现在。

    说白了就是会变成白痴。陈六合大喇喇的架着脚躺在沙发上:我说你这娘们真够蠢的,还能把自己关在家里发高烧,也是独一无二了。

    面对陈六合的冷嘲热讽,秦墨浓竟然不像以前那样容易生气,她只是有些难为情的抿了抿嘴唇,道:我也没想到会这样,早上只是感觉有些不舒服,在沙发上躺了一会儿,就一直昏昏沉沉浑身没劲,本来想打电话给清舞的,才发现手机没电了,后来不知不觉又睡着了......

    这次算你命大,碰上了我这个救苦救难的活菩萨,不然让你哭的机会都没有。陈六合懒洋洋的说道,连他都有些后怕不已,幸好还是把这娘们救回来了,不然他真没脸面去面对小妹了。

    谢谢......秦墨浓再次对陈六合说道,很真诚,对陈六合的感官,也彻底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陈六合抱着她一路狂奔的画面,就像是烙印一样镌刻在她的心中,历历在目,无比清晰。

    要谢你就谢清舞吧,要不是她,我才懒得去管你呢,更没人知道你的死活。陈六合不咸不淡的说道。

    墨浓姐,休息吧,先把身体养好,有什么话明天再说。沈清舞轻声说道。

    秦墨浓点了点头,下意识的看了陈六合一眼,沈清舞嘴角微微一翘,似乎知道秦墨浓心中在想什么,道:放心睡吧,我会守在这里,我哥也会。

    秦墨浓俏脸一红,没有言语,轻轻闭上了眼睛,但是那副画面,又禁不住浮现在了她的脑海当中,异常的清晰,陈六合的急迫,陈六合的汗水,陈六合的话语......

    她就在这样不断的回放中慢慢入睡,没有人知道,今晚的事情给她留下了多么深刻的记忆与印象,这恐怕会永远存留在她的记忆当中,而且像烙印一样清晰,谁都无法抹去!

    沈清舞看着鼻息匀称的秦墨浓,轻声道:哥,你这算不算是趁虚而入?她嘴角挂着一抹玩味。

    这或许并不是一件好事。陈六合失笑了一声。

    像墨浓姐这种女人,其实只要认定了一件事情,就很难改变的,而想要让她这样的女人认定一件事情,难也不难。

    歪打正着,无心插柳,这是命。沈清舞淡淡说道:无所谓好不好,只要对哥有帮助的,不好也好。

    陈六合哑然失笑,怜爱的摸了摸沈清舞的发丝:你什么时候也变得这么自私了?

    在哥的问题上,我一直都是这么自私。沈清舞理所当然的说道。

    陈六合疼惜的摇了摇头,捏了捏沈清舞的鼻头:傻。

    如果这是傻,我愿意越来越傻。沈清舞倔强的说道,这个世界上,不论男女,只有一个人可以对她做出这般亲昵的动作,唯有陈六合!

    睡吧。陈六合把沈清舞的脑袋揽在自己的肩头,没过一会儿,沈清舞就陷入了沉睡当中,睡的无比踏实,睡得无比香甜,淡漠如她,嘴角都挂着一丝浅浅的弧度,无法消散。

    不过,好景不长,在临近五点的时候,陈六合兜里被调成震动的电话猛然闹腾了起来,急促的频率就像是有大事发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