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都市小说 > 都市狂枭 > 第0187章 祸事起

作者:陈六合

都市狂枭 第0187章 祸事起

    当然,陈六合也知道,秦若涵这娘们现在正是最为忙碌的阶段,一边要忙着银行借贷,一边还要和李云天商讨新会所的一些具体事宜,琐事繁多。

    仿佛整个世界都在忙碌着,唯独陈六合一个人每天闲的都快蛋疼,除了窝在办公室里睡美容觉,就是窝在办公室里看全方位爱情动作片,美其名曰,这是对自身艺术造诣上不断追求和进取。

    这天中午,正当仿若与世隔绝的陈六合正在吹着空调呼呼大睡的时候,被一阵电话铃声吵醒,是赵江澜打来的。

    说了没两句,挂了电话,陈六合想了想,从抽屉里拿出了一份档案袋,就起身离开了办公室,来到了三楼,直奔一个茶座包间而去。

    一进门,浓重呛鼻的烟味袭来,房内烟雾缭绕,不光是赵江澜在,连顾听风、曾新华、刘少林、刘勇等四人都在。

    看到房内的场景,陈六合下意识的皱了皱眉头,笑问:呵,今天你们这么有闲心?来了很久?

    没,刚到没十分钟。赵江澜笑着,不过笑得有些勉强。

    陈六合眉头再皱,不动声色的看了眼满是烟头的烟灰缸,不到十分钟抽了这么多烟?看来情况不妙啊。

    来到赵江澜身边的沙发上坐下,陈六合扫视一圈,看着五人脸上那凝重的神情,陈六合说道:发生了什么事情,这么沉重?

    赵江澜深吸一口气:乔家对我下手了,今天上午开会,纪检的人直接找到了会议室把我带走,审了我一个上午,不过他们手中的证据似乎不全,这才让我能出来透透气,但这件事情绝对没这么简单,我很清楚他们的做事方法,纪检一旦出手,就不会虎头蛇尾。

    害怕了?陈六合并没有意外,从桌上的烟盒中抽出一根烟叼在嘴上:这个情况,我们不是早就想到了吗?

    话是这么说没错,但对方可是乔家,不容小觑。赵江澜有些疲惫的揉了揉脸颊。

    这时,顾听风开口道;赵处,陈少,恕我直言,你们这次玩的太过火了,竟然敢去跟乔家掰手腕,而且这么大的事情你们竟然都没跟我们事先通个气,这是不是太没把我们几个当回事了?

    陈六合笑了起来,斜睨着顾听风:听你这口气,好像很不满了?你认为我有跟你通气的必要吗?凭你现在屁股下坐的位置,你又能干什么?

    顿了顿,他语气不是很友好道:如果你很害怕,其实你今天可以不用坐在这里。

    一席话,让气氛都猛的下沉了几分,顾听风脸色无比阴沉,指头上掐着的烟蒂都快烧到了手指。

    陈少,老顾不是这个意思,毕竟大家现在都是同一根绳子上的蚂蚱,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谁都担心也实属正常。刘少林站出来圆场,他道:大家的心请都可以相互理解,赵处如果被扳倒了,无疑,我们在场的几个人也吃不了好果子,今天大家聚在这里,是解决问题的,而不是激化矛盾的。

    陈六合轻笑一声,眼神在顾听风、曾新华、刘勇三人身上飘过,淡淡说道:我知道你们几个人心中在想些什么,我也不在意你们打着什么小九九,是明哲保身也好,是害怕被殃及池鱼要撇清关系也罢,这很正常,毕竟这个世界上最难也最考验人心的事情就是共患难,做不到这点,我不会笑你们。

    点燃香烟,吸了一口,陈六合又道:现在你们想离开的,随时都可以走出这个房间,当然,从你们走出去的那一刻起,你们的任何事情都与我们无关,就算真的被乔家抓了现形,我不落井下石的踩上两脚就不错了,别想着我会施舍一把的伸出援手。

    空气都是一沉,像是灌了铅一样的凝重,让人呼吸都有几分困难,无论是顾听风还是曾新华,亦或是刘勇,三人的脸色都是在不断变换,有迟疑,有挣扎,似乎在艰难的做着某个决定,难以抉择。

    唯独刘少林,神情最为镇定,他只是默默的抽着烟,不言不语,屁股都没挪动一下,事实也正是,他的想法一直都很坚定,无论这次发生多大的事情,就算咬着牙也要跟赵江澜走下去。

    陈少,我们也没别的意思,只不过遇上这种大事,谁都会心惊肉跳,我们现在只想知道,你打算怎么办?曾新华掐灭烟蒂,阴沉沉道:毕竟我们这样的人,在乔家面前,太小儿科了,一不小心就会毁了前程,谁也不能拿这事来开玩笑。

    陈六合靠在沙发上,架着二郎腿,他的神色和在场人形成了一个巨大的反差,他轻松自如,道:说句不好听的,你们就是太瞧得起自己了,自以为是,自视甚高,我可以明确的告诉你们,这次的事情跟你们没半点关系,老实待着看戏就好,乔家动不到你们头上,说白了,你们的级别还不够!

    陈六合这话说的可不客气,不过也算是实情,他继续道:知道乔家为什么要动赵江澜吗?因为他们在针对我,动不了我,所以才动他。

    既然我敢跟乔家叫板,自然就不怕他们,当然,他们要拿赵江澜开刀,给我一个下马威,也没那么容易。陈六合气定神闲的说道。

    听到这话,几人眼睛都是微微一亮,又有些将信将疑,显然,在杭城,乔家的地位在他们心中太过根深蒂固,在这场斗争中,他们并不看好陈六合。

    可是,他们现在又处于进退两难的地步,虽然脑门上还没贴上赵江澜的标签,但他们和赵江澜走得很近,这已经不是什么秘密。

    他们现在是想抽身而出了,不想跟着淌这浑水,以免受到波及,可他们又害怕就算抽身出去也无济于事,赵江澜倒了以后,乔家该烧的火,还是会烧到他们头上,所以他们现在骑虎难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