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其他小说 > 我的极品尤物小姨叶凡司空嫣然 > 第1312章撕心裂肺

作者: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我的极品尤物小姨叶凡司空嫣然 第1312章撕心裂肺

    叶凡眼睛一眯,他虽然距离离得有点远,不过他还是一眼便认出了,这个大汉正是南龙帮的秦彪!而他身后跟着的那数十百名打手着扮的人不用说,自然是南龙帮里的小弟了。此时南龙帮的人和那些警员们丝毫不让地对峙着,局面一度僵持不下。此时马队长颇感焦头烂额,这次市里联合了朝阳,朝南,天水,等数个分局的警员们一起对非凡集团动手,听说那里有一支很顽强的保安队,所以这次他们是加大了力度,调集了充足的人手,以求一击击破。而马队长是一个办案极其丰富的老警员了,所以这一次联合行动,通过他的努力争取到了这一次的联合队长,一切调遣都由他来委派。本来这可是一件肥差事,这一次出动的人物很多,像这种指点江山的机会,实在不多,而只要把这件事情给办好,相信上面肯定会看得到自己的工作能力,而自己想要飞黄腾达,那也不是不可能的。而事实上也是如此,非凡集团的保安队虽然一度顽抗到底,但是对方毕竟人数之上远远少于自己这一方,马队长还是很有信心能够轻易易攻克进去,将非凡集团给查处了。、可是谁知道,就在这个节骨眼上,非凡集团四面八方地一下涌来了无数的青年,这些青年人吊得要命,他们一个个手里拿着家伙,蹿到那些警员身边,指手划脚着,而当那些警员们碰到他们的时候,他们便大喊大叫着,他们身旁的同伴则是快速无比地将警员们‘动手’的这一幕给拍了下来,纷纷扬言要告这些警员云云。这些警员可就怕了,这些混子打扮的人,显然是有备而来,现在他们手中又握有自己动手的证据,如果自己再蛮横的话,闹大了对自己肯定是没有任何好处的。在警员们畏首畏尾之下,南龙帮众人对那些小警员们是更加的变本加厉,隐隐有趁着人数众多的优势,一股气将这些警员队形给冲散了。马局长看这样下去可不是办法,他情急之下,掏出了枪来,对着天空就开了一枪,厉声喝道:“有谁再胆敢冲击警界线的,就视为暴民对待,就地枪决!”随着他的话声落下,他身后的那些警员们地是纷纷掏出了枪械来,马队长都不计较后果了,他们这些小兵那还怕着什么?秦彪眉头不自觉皱了一下,如果现在开枪的话,那势必会造成集体性流血事件,他没有想到,这个警员居然会如此的不计较后果,万一真出了这样的事情,这个责任,他承担得起吗?但是秦虎同样不敢拿兄弟们的性命开玩笑,他便大手一挥,止住了身后小弟们的叫嚣,冷冷地注视着马队长。看到自己露出了这一手来之后,果然把那些混子给震住了,马队长心中长长吁了口气,他心中不住地后怕,如果再震不住场面,上面怪罪下来,那他这个队长也要当到头了。“给你们三秒钟,马上离开这里,否则就杀无赦!”马队长看到了自己行动初具成效之后,便开始对着秦彪大喝道。秦彪脸色铁青,身子微微发抖,很显然他是气得不行,他现在只不过是在极力地克制着自己的情绪,以他的性子对方如果换作是其它帮派的话,他早就拿着大钢管跟对方拼命了。可是对方偏偏是警员,自己无论如何,是绝对不能与警员直接为敌的,带人来与警员们对峙还可以,但如果动手的话,那最后吃亏的,只能是自己。所以他尽管心中很生气,但是还是不得不强忍着心中的怒气,努力让自己不暴走。“好威风啊,不愧是警界里的精英分子。”忽然之间,一个不冷不热的声音缓缓响起,接眷人群之中便分出了一条道来,一个略显单薄的身子便出现在了众人面前。而在看到这个人影之后,秦彪先是一愣,继而大喜,他连忙紧走几步,迎了上去,惊喜地道:“凡哥,你终于来了!”秦彪紧走几步,便到了叶凡跟前,压低了声音道:“这人叫做马南山,是专门来非凡集团搞破坏的,你可得小心!”叶凡点了点头,冲他摆了摆手,秦彪便退了下去。“马南山对吧?这么大的排场,好大的威风啊。”叶凡看着正一脸狐疑看着自己的马南山,嘴角扬笑道。马南山正用着审视的目光看着叶凡,自从这个年轻人出场之后,他能够明显地感觉到他身上散发出了一种与众不同的气势出来,给人一种鹤立鸡群的感觉。而那个南龙帮不可一世的秦彪,在他的面前也只能是细声软语的说话,足见此人身份地位不低。“你是谁?”马南山盯着叶凡,眼睛里露出了警惕之色。叶凡忽然笑了,笑得很放肆,他们这些人今天所做种种,不就是为了抓拿自己吗?而现在自己就站在他们的跟前,而他们竟然不知道自己是谁?这是不是一种莫大的讽刺呢?突然之间,马南山身边有一个小警吊一把就站了出来,指着叶凡鼻子大喊道:“马队长,他就是非凡集团的董事长叶凡!”小警员见过叶凡凡的照片,所以他能够一眼便认出叶凡来,他现在情绪有些激动,声音也跟着变得大声了起来,上头可是明文贴出了,谁能将叶凡抓拿归案,就官升两级,资金十万块……现在自己将叶凡指认出来,这头功,怎么说也是自己的了。只是马南山还没等明白过来这小警员说的话代表着什么意思,便是听到了耳边再次传来了小警员‘啊呀’的一声惨叫,再等他转过头去的时候,却发现小警员早已经抱手蹲在地上,猛地吮气不止,而脸上则满是痛苦之色。“你怎么了?”马南山快步走上前去,想要掺扶起这小警员来,可是他刚一碰到小警员的手臂,小警员便又是一声惨呼传来,撕心裂肺。“你的手怎么了?”马南山惊疑地道,他刚才好像看到了眼前一花,然后便是看到这小警员蹲地不起,不过他还以为是自己眼花,也没太在意,现在看到小警员的手明显软绵绵的,说明他的手臂早已经脱臼!(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