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其他小说 > 我的极品尤物小姨叶凡司空嫣然 > 第1119章魅力不够吗?

作者: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我的极品尤物小姨叶凡司空嫣然 第1119章魅力不够吗?

    “因此,当我们以强势武力进入的时候,他就很干脆地倒向我们这边了,而据他交代,这个青衣社其实就是杭州洪帮在临海的替身,方彪更是它们的一个傀儡,但是方彪这个傀儡做昨很不称职,因为他除了被动授受杭州总部的指示之外,其它任何权力都没有,而他对杭州的事情,知道的也仅退于此。”柳琴说到这里的时候,一双能腻得出水来的眼睛便直直地看着叶凡,直把叶凡给看得心里发毛。“喂,你不要用这种眼神看我吧?难道你还想我去帮你灭了杭州的洪帮?”叶凡读出了她眼神里的意思,如果自己想的话,她会毫不犹豫地答应,只不过,那样的话,会让叶凡有一种交换的感觉,这是叶凡从来不会做的事情。他虽然多情,可并不意味着滥情,更何况,柳琴身上可是有着不少的刺,这是叶凡一直以来,都不愿意触碰的。柳琴却只是轻轻一笑,妩媚已极,虽然叶凡早就心有所准备,不过她那足以令百花齐齐黯色的笑容,让叶凡都不由得为之心神就是一荡!柳琴就那样巧笑嫣然地看着叶凡,也不说话,但是她的眼睛仿佛有魔力一般,直接将她心中的那股子热情,一下就传递到最叶凡体内,让叶凡欲罢不能!叶凡开始感觉有些坐不住了,他自认为他自己的自制力还是不错的,可是为什么今晚,这才和柳琴见了一面,话也没多说两句,怎么就让他产生了这样的感觉?这可不行!叶凡绝不愿意做下半体的动物,一个男人,只有真正控制住他的全身,那才是一个成功的男人。“柳琴,你今晚真的很漂亮,就像一朵怒开的野枚。”叶凡看着柳琴,将杯中酒一口饮尽!柳琴仍然是笑意盎然地看着叶凡,不过叶凡却是觉得她的笑容里,始终透着一股子鬼魅。听了叶凡的话,柳琴淡雅地一笑,媚态尽生,她的举手投足间,无不散发出了成熟女人所特有的味道,就算是花间高手的叶凡,也不由得为她的风韵所着迷。“但我这人比较喜欢牡丹。”叶凡将杯中酒一钦食而尽之后,便站了起来,扬长而去!玫瑰虽美,但却有刺,而花之富贵者,虽然冷傲,孤芳自赏,但是它却别具风格,让人禁不住的向往,就如莫紫嫣然,虽然叶凡一度被她所拒绝,但是叶凡就是忍不住去想她。所以叶凡并没有打算将柳琴收为枕边人的意思,有些风景,并不只是属于他一个人的。柳琴呆呆地看着叶凡远去的背影,她嘴唇张了张,但却是没能叫出声来。她为今天晚上而精心准备了一番,上一次她为了南帮帮就曾经在这个酒吧里邂逅过叶凡,那时候,她是带着目的与叶凡接触的,所以她把自己打扮得很娇窈,但最终自己还是没能将叶凡留下来。她已经尽力,她看得出来,叶凡也不是对她没有那种意思,她对她自己的姿色,还是极为有自信的,可是叶凡还是拒绝了她。而此之后的长长一段时间里,南龙帮都是被青衣社压着,几乎都抬不起头来。后来,柳琴才知道,叶凡也并不是不帮自己,而他在暗中给了自己太多的帮助,但是他从来都是默默地付出,从来没有跟自己要过哪怕一点点的回报。那个何铁生,那个修罗邪神,如果不是叶凡出手将他们收拾的话,那柳琴她就算再聚集多少的人马,最终都只有一个结果,那就是南龙帮的灭亡。而最后,叶凡更是派出了图图,那个远在自己之上的杀人机器过来,连同他的暗夜部队,使南龙帮士气寺震,缩短了反攻青衣社的时间。才有了南龙帮今天的辉煌。柳琴从心底里感激叶凡,而她也为这个男人所深深地着迷,他的行事风格,从来都不是她所能左右得了的,这样的男人,顶天立地,是她子夜黑狐可以依靠的。所以,她今晚就换了一副打扮来,而且,她是做好了随时献身的心理,看得出来,今晚和叶凡的这次谈话中,叶凡对自己所表现出来的反应,自己是很成功的,柳琴相信,自己已经深深打动了叶凡。可是为什么最后,叶凡却是选择了离开?难道是自己魅力不够吗?柳琴深深地思索着,她的眉头紧紧地蹙起……她忽然将所有的酒都一口给干了,那种火辣辣的感觉让她身为南龙帮大姐大的雄心一下子又烧灼了起来。她在这一刻,已经下了一个目标,她要征服这个男人!总有一次,她要凭她的真本事,把那个男人给留下来!叶凡当然不知道她无意间说的一些知会让柳琴感触这么大。他现在正向着临海大学急速飞奔而去。如果不是江雪告诉他,他还真不知道今天就是那统考的日子。他怎么能不急?他还没有准备好,他可是答应过班主任苏琴要给她拿得优秀斑集体的啊!如果考试全部挂科的话,叶凡都不用想,优秀班集体绝无可能会落到他们的班来,哪怕是作弊也好啊,叶凡可是此中老手了,他有的是手段。可问题是,现在根本连作弊的时间他都没有啊。叶凡真是万分紧张,当他匆匆赶到教室的时候,却是发现,教室里竟然一个人都没有!叶凡推了推门,发现门是锁着的,他有些愕然,怎么会……难道学校放假了吗?可是学校通常来说,放假不会这么早啊,再说了,就算真真放假了,那总不致于连一个人都没有吧?叶凡便只好去苏琴的办公室,可是让他郁闷的是,办公室里居然也是紧紧锁着门的!就连隔壁教导主任王琴的办公室也是一样!真是见鬼了!叶凡不由得有些郁闷了,他蹲在地上,掏出了一包烟来,就点燃使劲地抽了起来。难道这个学校都解散了吗?学生不在也就罢了,连老师都没一个在办公室的,他们究竟在搞什么鬼?“喂,那个同学,学校不能抽烟你不知道吗?”忽然背后突兀地响起了一个女子清冷的声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