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其他小说 > 我的极品尤物小姨叶凡司空嫣然 > 第九百六十五章来头太大

作者: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我的极品尤物小姨叶凡司空嫣然 第九百六十五章来头太大

    本来昏暗无神的何二听了叶凡这话,浑身就是一震,这个声音,为什么这么熟悉……他睁开了眼睛,当看到那张刻入他骨髓的脸的时候,不由得吓得魂飞魄散,怎么会是他?竟然是他?“大……大哥……”何二感觉呼吸都有点急促起来了。他忽然很后悔为什么要答应这些警员来作证呢?如果知道是要来和这个魔鬼作当面对质的话,那打死他也不会来啊,他深切领教过叶凡的可怕,知道自己无论如何是斗不过这人的,自己贪图的那一笔资金说不定还没来得及享受自己小命就没了。叶凡却不管何二瞬间变白的脸,而是继续咄咄逼人地道:“刚才听你说,铁光头是我杀的?”何二浑身一个哆嗦,忙改口道:“不不不,铁光头之死和大哥无关……”“那你的手臂又是怎么回事?”“我的手臂其实是我自己不小心弄断的……”叶凡心说骗谁呢,这样拙劣的谎话别人一听还不穿邦了?“我怎么听说你和铁光头不和,你不会是和他火拼起来,然后他不小心砍了你一条手臂,你一痛之下,不小心将他打死的吧?”叶凡淡淡地道。何二瞳孔猛地一个收缩,脸色瞬间全白了,是那种白得透明的那种,根本一丝血色都没有!一旁的白凤早越听越荒诞了,这还是审问犯人的节奏么?这明明就是犯人在逼供证人嘛!而且看这架式证人好像还很害怕犯垢样子,他们难道发生过了什么吗?白凤刚想怒斥叶凡的时候,却听到何二大喝一声道:“不错!铁光头就是我杀的,那是因为他要杀我,他拿匕首砍了我一条手臂,我吃痛之下失去才杀了他的,我可是正当防卫……”“哦,原来是这样啊,那你也是被逼无奈才出手反击的,算不得你故意杀人,相信警方会酌情处理的。”叶凡一脸轻松地道。“谢谢,谢谢大哥!”何二不断地对产丰叶凡点头哈腰道,一副感恩戴德的模样。别说嫉恶如仇的白凤气得不行,就连一向活泼可爱的江雪听了这话也是睑大了眼睛,一脸不可思议地看着何二,直看着何二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江雪惊奇地道:“你是不是脑子烧糊涂了,你刚才可不是这么说的,你刚才明明说叶凡是……”何二早抢先一步道:“叶大哥是无辜的!这点我可以作证!谁想要诬蔑他我绝饶不了他!”“何二,你……”江雪完全被这前后判若两人的何二给搞蒙了,她真不敢相信她的耳朵。“阿雪,我有办法查出真相!”白凤忽然很淡定地道,向阗叶凡投来了一个很有信心的眼神。叶凡心中一凛,她又要耍什么花样?江雪疑惑地看着白凤,白凤道:“其实很简单,你只要铁光头身上取样作指纹比对,然后对上叶凡的指纹,不就知道他到底是不是凶手了吗?”“对呀,我怎么没有想到?”江雪兴奋地大叫着,就急不可待地忙活开来了。这招都能想出来,不愧是刑侦大队出身的!叶凡在心中暗暗佩服。很快,江雪忙活一阵之后,就得到了结果出来了,可是她的结果却是令众人大吃一惊,因为通指纹比对发现,铁光头伤口上并没有叶凡的指纹,反而他身上的指纹和何二的指纹却完好地对上了……这也就是说,刚才何二说的完全属实……但是事情怎么这么狗血?难道真的像叶凡他们说的那亲子吗?可是如果不是这样的话,那又怎么解释何二的只断臂和铁光头死的事实……一时之间,白凤和江雪她们陷入了沉默。她们实在是不愿意就此将叶凡中放了,她们也不甘心让这个色魔逍遥法外,可是她支又拿这个叶凡没有任何的办法。因为现在所有的证据都表明叶凡并没有罪,她们甚至都不能再将叶凡拘留在这里了。“白局长,请问现在我可以走了吧?”叶凡看着她变幻不定的神情,心想此刻她心中恐怕在作着激烈的挣扎吧?“哼!你绝对不能走!就凭你是最重要的嫌疑犯!”白凤每当看到叶凡那个自以为胜券在握的笑容,心中就一阵气结。可是所有人用着怪异至极的眼神看着白局长,她现在这个理由不充分啊,这摆明了是她自己个人要对会叶凡吗?白凤脸上青一阵红一阵的,可是她就是要坚持自己的立场,今天不管怎么样,也绝对不能放叶凡走!正在双方僵持不下的时候,白凤桌子上的电话突然就响了起来,白凤强压住心头的怒气,接通了电话,“喂?”语气不善。电话中传来了一个男子急促的声音,似乎那边正在发生着什么,但是是白凤却不等他把话说完,就大声喝道:“什么?有人要给叶凡作保?不管他是谁,不见!”然后可以是拍地一下挂断了电话。众人只觉得莫名其妙,不就是放走一个嫌疑犯吗?白局何必生这么大的气呢?白凤还在想着到底应该用什么正当理由将叶凡留下来的时候,这时候门外突然间主跑来了一个小警员,白凤看到是自己吩咐今晚值班的小警员,心中就是一阵的不爽,不悦道:“你怎么搞的?我刚才不是在电话中说不见任何人了吗?”谁知道那个小警员却是很委屈地道:“白局,不是我想要来烦您,实在是对方来头太大,我做不了主……”白凤一下就气炸了,骂道:“来头很大?他到底是市局里的人还是京里来的人啊?无论是什么人,我都不见!”白凤平时最恨的就是这些仗势欺人的主了,听到小警员这样说,还以为又是叶凡的哪个关系来为他求情来了,今晚谁求情也没用,她白凤谁的面子也不给,白凤在心里暗暗下着决定。“可是,他说他是国安的人……”小警员吱吱唔唔地道。“国安的人?”白凤愣住了,这可是她平时根本不可能有机会接触到的一类人,国安的人为什么要突然间见自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