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其他小说 > 我的极品尤物小姨叶凡司空嫣然 > 第八百九十三章你顶撞自己?

作者: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我的极品尤物小姨叶凡司空嫣然 第八百九十三章你顶撞自己?

    “叶凡他杀了我儿子汪小阳,这条罪名够抓他了吧?”汪秋阳怒目而视。范洪卫和唐一鸣心里一惊,他们怎么也没想到,叶凡竟然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来,这是真的吗?如果真像汪秋阳说的那样,那叶凡无论如何也难逃一死,那自己今天岂不是押错宝了?而汪木春则是心中大骇,小阳死了?他呢呢自语着,、堂叔不是说小阳只是被那个叶凡给踢碎了下体而已吗?现在怎……继而汪木春心中怒火腾地一下大起,这个姓叶的,居然敢杀了小阳?好大的胆子!如果真像堂叔说的那亲,那自己今天无论如何是不能叫他活着离开这里的了,哪怕拼上自己的命!汪和阳的话令众人一下子齐刷刷都望向了叶凡,叶凡气极反笑,“我叶凡向来做事敢做敢当,汪小阳的蛋的确是我打碎的,你们若是因为这个要对我出手,那大可以放马过来,我绝不会退缩,但是如果谁诬蔑我说我杀了人,那我一百个不答应!”叶凡言下之意,就是不承认他杀了汪小阳。范洪卫唐一鸣心中都松了一口气,还好,叶凡那小子总算还懂得分寸,只要人不是他杀的,那一切好办。汪秋阳忽而仰天大笑,心中却是充满了苦楚和无奈,小阳啊,你就走得安息吧,爸爸绝不会让你白死的,人的死,现在就正好派上了用场!爸爸一定要为你讨回公道!他竟然将汪小阳的死,归罪于叶凡身上了。同时,汪秋阳心中对燕少爷大感佩服,如果不是燕少爷的这一招釜底抽薪之计,说这定自己今天还真动不了这个叶凡了,好在自己已经给他挖了一个他必须往里跳的坑!“你要证据是吗?那好,那我就给你证据!”汪秋阳对着身后大声喝道,“将小阳的尸体和华老医生请来!”不一会儿,就看到几个人抬着汪小阳上来了,而他的身后,则是跟着一个白发苍苍的老者,这人,正是汪不齒的主治医生华老医生!叶凡看到了那个翻着死鱼眼一动不动瞪着自己的汪小阳,心中就是一个‘咯噔’,心说,他怎么就真的死了?难道真是自己那一脚出脚太重了?将他的蛋给踢碎之后,还伤到了他的筋骨?不可能啊,叶凡对自己的出手可是很了解的,像这种低级错误他绝对不会犯的,他有自信,他要将一个人打死,就绝不会让他还留有一口气,而他如果只是想将这人打残,那这人就绝对不会被他一下子打死。但是汪小阳确确实实是死了,这是不可否认的事实,但是他到底是怎么死的?难道是被人动了手脚?叶凡忽然想到了这点。不过,叶凡却没有说话,而寒着一张脸冷冷地看着汪秋阳,看他到底想要耍什么把戏。汪秋阳见叶凡到死临头还装作那么淡定的样子,心中就是一阵的冷笑,他对华老医生道:“老医生,你是这方面的权威,你来告诉他小阳到底是怎么死的。”华老医生看了眼躺在地上的汪小阳,眉头有刹那间的犹豫,不过很快他就朗声说道:“汪小阳是我经手的病人,他的死因是……失血过多而死!”华老医生心中觉得此事十分的蹊跷,自己接手汪小阳的时候,他虽然全身大失血,身子十分的虚弱,随时都会面临着失血致死的危险,不过他记得自己已经好好检查过他的身体状况,而且也给他及时地输血了,但是他最后居然还是因为失血过多而死了。而那一袋血小板,却已经完全地流尽,那也就是说,输血的速度竟然比不上他失去的速度!这点让华老医生感觉十分不正常,他已经给汪小阳止血了,他怎么可能还会失血而死呢?他对自己的技术十分的自信,除非是汪小阳因为什么剧烈的动作而让伤口发作,才会导致伤口破裂最后失血死去,但是那样的情况毕竟是少数,而且那时候病人家属就在病房里,如果出现了这样的情况他怎么会不通知自己呢?这点让华老医生很想不明白,不过现在既然汪书ji要他出面作证,那他为了医院继续能办下去,只好出来作证了,幸好只是说病者的死因,他这样说,也不算是撒谎。“好了,你可以下去了。”汪秋阳对着华老董一挥手,后者就施施然地走了。“叶凡,你听到了吧?你现在还有什么话好说?”汪秋阳看着对岸的叶凡,和站在叶凡身边的范洪卫唐一鸣,眼睛里闪动着锐利的光芒。叶凡冷笑,“说那么多有什么用?你想让我跟你走是不可能的,有本事你就下令开枪!”叶凡心中已经将这事给猜到了七八分,那汪小阳肯定是有人动了手脚,至于是诠叶凡不得而知,不过肯定不是他杀的汪小阳。而汪秋阳之所以会这么做无非是想致自己于死地,难道自己还和他争辨什么吗?欲加之罪,何患无辞?日后,自己自然会将调查得清清楚楚。“好,好,好!”汪秋阳一连说了三个好字,眼睛却是死死地看着范洪卫和唐一鸣,不过他们两个并没有退下去的意思,汪秋阳心中彻底恼怒了,他们是什么意思?难道他们是以为自己随便找了个医生来撒谎吗?汪秋阳心中一发狠,干脆一不做二不休,将他们这些人全部给干掉!“汪木春!”“到!”汪木春大踏步上前一步。“开枪抗击暴民!”汪秋阳几乎就是大吼。“是!”所有人都是一沉,叶凡这边已经做好了准备。不过在汪木春就要发号司的时候,却是突然间传来一个很不和谐的声音,“临海市的市~委书ji吗?好大的架子啊,什么时候北山的军部可以听你的指挥了?”声音不大,但在场的每个人都听得清清楚楚的。汪秋阳愤怒地转过头去,又是从哪里冒出来的人胆敢当面顶撞自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