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其他小说 > 我的极品尤物小姨叶凡司空嫣然 > 第八百七十章深深的回忆

作者: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我的极品尤物小姨叶凡司空嫣然 第八百七十章深深的回忆

    要说这苗柔身手虽然不如自己,可是自己如果想要制止住她怕也不是件轻易的事情,最起码,不会像现在这样轻易就得手。现在自己之所以一击将她制住,其实是因为刚才她已经完全没了警备心,再加上自己突然间出手,以她的反应能力,根本不可能挡得住自己的偷袭。“你大概没想到我竟然会解穴大法吧?”叶凡嘴上笑着,可是手里却不停,闪电般地出手,将苗柔手中匕打落在地,这女子杀手出身,全身上下都危险,谁知道她的匕首上有没有涂有什么能让人瞬间致命的东西。苗柔不甘手中匕首就这样被叶凡打落,身子剧烈地挣扎着,但是她不挣扎还好,这一挣扎,正好让反抱着她在怀的叶凡,身体又有了反应,那个东西好死不死地刚好抵在苗柔最让男人遐想的地方,叶凡强有力地抓着她,鼻息也不自觉地精重了几分。“听我说,如果你不在乎后果的话,那你就再动一个试试!”叶凡也不管威不威胁的,如果苗柔还敢再次来挑战他的忍耐力的话,那他会让她自讨苦吃。果然,这一招的确很奏效,苗柔也感觉到了叶凡身上的变化,她可是清楚地知道那代表了什么,她虽然是个冷面女杀手,可是她毕竟也是一个女人,既然身为女人,那就同样免不了有她的顾忌。所以,她这次很配合地没有再乱动。两个人就这样保持了这种很尴尬的姿势,但是谁也不敢轻易乱动。“你杀了我吧!”苗柔感受到了叶凡越来越浓重的鼻息,不忍心面对将下来的凌辱,顿时心中就蒙了死志,不过叶凡好像很了解她们杀手,早已经用手掐住了她的喉咙,以免她咬舌自尽。所以,苗柔现在连死都做不到。只是恨自己不能为家人报仇了,想到惨死的父母,苗柔忍不住泪如泉涌。一颗晶莹的泪珠掉落在叶凡手上,湿润温热,叶凡叹了口气,这个女子也不过是个可怜人罢了,难道自己叶家真对她做了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或者说,是当年老头子欠下的账?如果是,那自己今生要替老头子来还,谁叫他姓叶呢?“苗柔,你能不能告诉我,你为什么一而再再而三地要我死,究竟是我或者叶家对你做了什么?”叶凡平时根本不会对一个几次想要他性命的杀手说这些话,但是这个黑玫瑰,他始终感觉或许真是叶家对她不起。苗柔冷笑数声,声音有些凄凉,“你们自己做了什么事情,你们不知道吗?现在居然还来问我?太荒缪了吧!”“我确实不知道,如果是我叶家做错的话,那我愿意代叶家向你做补偿。”“补偿?那好啊,你真的能补偿我吗?”苗柔讽刺道。叶凡眉头皱了皱,不过还是道:“你说吧。”“那就是——我要你的命!”苗柔忽然一发狠,趁叶凡分心,一下挣脱出他的怀抱,一拳就挥向了叶凡面门而来,叶凡刹那间本能地出手,而和上次一模一样的,叶凡在和苗柔对了一拳之后,苗柔倒退了数步,倒地吐血,而叶凡却仍然是稳稳地站在原地。“你上次的内伤还没好?”看到苗柔吐出来的血是黑色的,叶凡不由心中暗惊。这个苗柔为了杀自己简直就是不要命了,上次自己的翱翔云拳差点将她打成得对穿,没想到她还等伤好,就又来杀自己,这次更好,自己甚至连排云拳都还没有使出来,她就已经倒在地上了,新伤加旧伤,恐怕她这次修养的时间会更久吧?苗柔愤怒地看着叶凡,却是倔强地昂着头不说话,一副任杀任剐的样子。叶凡无奈,走了过去,轻轻将她扶起,苗柔看到叶凡向自己走来,以为他要对自己做什么,身子不住的颤抖着,似乎想要站起来,却是做不到,每一次使力,她胸中就会有一股绞痛,痛得她连连咳嗽不止,黑血也咳得越来越多.“如果你不想现在马上死的话,那你最好不要再动。”叶凡走到她身边,在她几处在穴上点了几下,苗柔立即就感觉到身上的疼痛少了几分,虽然还是隐隐有些作痛传来,不过和刚相比,简直好上太多了。叶凡苦笑,如果真正说到点穴手法,或许他才是当之无愧对的‘千手观音’。“我们现在好歹也是赤诚相见了,难道你还不能把我们的恩怨说出来吗?”叶凡说的没错,如果用另外一种标准来衡量的话,那他闪现在的确称得上‘赤诚’。苗柔咬着嘴唇,怔怔地看着叶凡,却是一句话也不说。“算了,你走吧。”看着她这个样子,叶凡就揪心,丢过了一件衣服给她,自己则跑去屏风后面取自己衣服去了。他现在倒是不担心苗柔会对他做什么,先不说她已经重伤在身,根本不能对他造成什么伤害,就算是她身上没有伤,叶凡也有自信在十分号之内将他拿下。看着叶凡已经进入了屏风后面,苗柔不由得一呆,她在叶凡帮助下,已经能基本地活动身子骨了,她快速地穿好了衣物,却是静静地坐在了地上,抱着膝盖,不知道在想什么。叶凡穿着整齐出来之后,看到了还未远去的苗柔,不觉有些奇怪,“你怎么还不走?”“你能不能先告诉你玉佩是怎么来的?”苗柔像是已经下了决定,说话的时候,丝毫不抱泥带水。叶凡摘下了玉佩,递给了苗柔,道:“这是叶本空给我的,他叫我拿着这个去港省找一个叫做苗小花的人,她看到了这半块玉佩之后,自然会明白本空爷爷的意思。”叶凡老实地回答,他已经隐隐感觉到,苗柔必定和苗小花有着某种必然的联系。她刚才在按摩的时候,没有第一时间对自己下手,也许就是想弄清楚自己为什么会有这块玉佩吧?叶凡心中想着,如果直介这样的太阳岛,那现在自己放过她,不过是刚好一命还一命,两不相欠而已。听着叶凡说完,苗柔静静地抚摸着这半块玉佩,好像一下子陷入了深久的回忆当中。叶凡也没有打扰她,他知道,她此刻心情恐怕不是很平静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