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其他小说 > 我的极品尤物小姨叶凡司空嫣然 > 第六百九十九章指点迷津

作者: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我的极品尤物小姨叶凡司空嫣然 第六百九十九章指点迷津

    当燕无缺接到了手下人的报告之后,一拳打在了桌上,碎屑满意天飞,脸上青筋根根突出,平时为英俊的脸庞,现在变得病态的扭曲,让看惯了他英俊面容的人一个个感觉诧异,少爷,今天是怎么了?“没想到何建厚那个老家伙这么大胆子,明着一套,背后一套,早知道第九纵队就不应该放人!”燕无缺想了会,急匆匆地赶向了爷爷的信所。整个燕家之中,也只爷爷能够为他指点迷津。燕无缺义愤填膺地把整件事告诉给了燕孝悌之后,燕孝悌只是端起了茶水,轻轻地呡了一口,淡淡地道:“无缺,这是最上品的下火茶,是我江南的一个朋友送我的,可以阴补阴,醒脑提神,你也来品一品?”燕无缺现在都快要气炸了,哪有心情来品茶?就是喝白开水都嫌塞牙缝但是爷爷的话他向来不敢不听,于是强压下心中火气,将茶一饮而尽!燕孝悌皱着眉头,“我是叫你品茶,不是叫你喝洒!再品,看看什么味道?”燕孝悌双替燕无缺满上了一杯。燕无缺这可受不了的,一下站了起来,爷爷……”“喝茶!”燕孝悌直接命令这,声音也不自觉地加大了几分。燕无只好端起了茶杯,本想一饮而尽,一下子想到了什么,一点一点地送入口中,品茶?都火烧眉毛了,还品什么茶?不过,一丝清凉入口,燕无缺感觉到全身一震,细细体味着清茶的感觉,古人说心静自然凉,看来,喝茶,也是一门高深的学问。“无缺,你怎么又忘记爷爷跟你讲过的话了。”燕孝悌看燕无缺慢慢冷静了下来,这才缓缓开口道理。“呃,是我太着急了……”燕无缺已经是心平气和,忽然觉得很多事情一下子想明白了,很多十分复杂的事也一下子简单了许多。爷爷说他的个性太强,什么都好,就是做事缺少火候,就是这个度的问题,也实在不好把握。所以爷爷要他养性,他也试着钓鱼、练字、品茶。可是事情一旦与叶凡有关,就让他心性大乱,他自己也说不清楚为什么会这样,之前他也是为冷静的,做事也算是有分寸,大概是这几天与叶凡的交手中,让他屡屡屡受挫,心中难免对叶凡产生怨恨,而且最重要的,叶凡是他的情敌,他恨不得除之而后快!感觉到自己孙子心境又起了变化,燕孝悌眉头紧皱,以前无缺可不是这个样子,为什么最近这些天来他总会这样不安?难道是因为叶家那个小子?也罢!既然这是他的心结所在,他自己又无法打开这个心结,那就让这个心结彻底地消失!“事情办得怎么样了?”燕孝悌淡淡地道。其实,整个事情的幕后,都是燕孝悌策划的,利用小刀会牵制四喜帮,然后青帮的强势介入,孙家和夏家的的突然袭击,无不是他的精心安排。只是,他还是低估了叶凡和胖子的反弹能力,或者说,是低估了他们的手段,他真的没有想到,仅凭两个人就敢杀上孙家和夏家去,以强硬的姿态残酷的手段震住了孙家和夏家的人,居然还废了孙家家主少家主的腿,也幸好这样,让夏家的那头狂狮觉醒,在叶凡他们走后,以更加血腥的手段,灭了孙家的人,对于这一点,燕孝悌心知且明,可是他并没有张场,而默默地支持夏家,因为,无论如何,叶凡都和孙家的死脱不了干系。对于孙家的全体覆灭,给燕家的打击是沉痛的,这些年来,燕家也没少在孙家上下血本投资,无论是人才还是其他家族生意方面,而孙家也一直都扮演着燕家一条看门狗的角色,现在这条狗被人踩除了,燕家当然不会把账算到夏家头上,他们只会认为这全部都是叶凡造成的,如果没有他,燕家不会一而再再而三地如此被动,如此的难堪,所以,燕孝悌就派出了第九纵队,以将叶凡一举击杀!只是这一次,这个叶凡又一次让他失算了,龙牙的介入不得不让他孤注一掷,第九纵队全体出动,而何建厚的突然出现则是彻底打乱了他的布置!以致于让他功亏一篑!“我们秘密部署在警署里的人说,看到叶凡进去警署之后,只是呆了不到两小时,便又大摇大摆地从里面走出来了!”燕无缺愤怒地道。“何建厚毕竟还是和叶家有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的,他若出手,就表明了他要力保叶凡的态度,只是他保得住吗!”燕孝悌突然气势一盛,身上发出了野兽般的气息。“可是他已经从警署里面出来了,就算我们第九纵队,想要抓他,那也是没有借口了……”“无缺啊,我来给你讲一个我自己的故事吧。”燕孝悌又给燕无缺满上了一杯茶水。“在我年轻的时候,看中了一款款式非常不错的手表,这块手表是由世界著名大师拉非尔史蒂大师亲自设计的,是二战胜利一百周年的纪念物,具备了相当意义的收藏价值,全世界只发行一百套。想要订购这堵名表的人,可谓是从者如流。”“而当时的情况是,当我发现这块表并且想要把它买下来的时候,那一百个名额早就被人订走了,也就是说,我已经错过了拥有这款名表的机会了。可是我并没有放弃,而是联系到了其中的一个订购这款式名表的人,我以高出市高出市场价两部的钱和他买了这个名额,后来我就轻而易举地得到了这款我想要的手表。”说到这里,燕孝悌不再往下说了,意味着他的故事已经说完了,可是燕无缺还是听得一头雾水,现在说的是叶凡和事,和爷爷说他买手表有什么关系?看着自己孙子还是不解的样子,燕孝悌端起了茶杯,呷了一口,轻笑道:“无缺啊,所以我说你做事还欠点火候,这就是一个很好的体现,你好好静下心来,仔细体会体会。”燕无缺快要哭了,如果这个人不是他的爷爷他非要将这个给撕了不可,他强迫自己去想,去思考爷爷为什么会无缘无故说这个给自己听。茶水喝了两杯,燕孝悌静静地看着他,并不着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