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其他小说 > 我的极品尤物小姨叶凡司空嫣然 > 第六百五十五章他们的妹妹

作者: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我的极品尤物小姨叶凡司空嫣然 第六百五十五章他们的妹妹

    叶无道看得直摇头,这孩子,虽然已经十四岁了,但是智商也只有四五岁的样子,而她对武艺的天赋又极高,自己这次出来,如果不把她带在身边,天知道她会在骊山惹出什么乱子来,想到这个女孩的身世,叶无道忍不住叹了口气。“傻妞,走吧,爷爷时间不多了。”“哦。”傻妞很听爷爷的话,牵着叶凡的手,开心地咯咯直笑。胖子和叶凡看到这个妹妹,却是都有些心酸,天生的智障,终生只有四岁半小孩的智商……叶无道突然停了下来,惹有所思地转过了头去,看到几个闪烁的身影,淡淡道:“我们快走吧。”脚下再不停。胖子叶凡都心领神会,跨入自己别克车之后,便加满了油门,一下就绝尘而去。果然在他们开车出去的同时,后面几辆奔驰也随其后,可是当奔驰车开出机场大门的时候,却哪里还有别克车的影子?奔驰车上的叶守义看着前方空空如也的街道,疑惑地道:“刚才明明还看见他们是从这里出去的,怎么一转眼就不见了呢?”旁边的杨丽也奇怪道:“是啊,这里那么多人,他们不可能开飞车,我想应该是我们看错了吧?”“难道真是看花眼了吗?”叶守义马上道,“快回头,密切监视机场,不要放过任何一个可疑的人!”底下有几个小弟立刻应道:“是!然后布置人手去了。以叶凡的车技,要甩开这些尾巴不是什么验证事,他一车慢悠悠地在国道上,而一直都粘着他的傻妞似乎很是疲劳,靠着叶凡竟然睡着了,叶凡爱怜地侧了侧身子,以便于傻妞能更舒服地睡觉,而他则是随意地把着方向盘。车后座的胖子正一根接着一根地吃着鸡腿,似乎对周围发生的事根本不在乎。而叶无道则是一脸稀冀地看着窗外的风景,脑中不断地回想着从前的一幕幕,二十年了,燕京的确是变化很大啊……车里谁也没有出声,叶凡知道,此时正是老头子感情最盛的时候,他一定是在缅怀他过去的那些峥嵘岁月,而这段岁月,肯定是最令他终生难忘的,他不愿也没有权力去打扰一个老人的对过往的感慨。车子大概开了半个小时之后,叶无道突然淡淡说了句:“雕栏玉彻应犹在,只是朱颜改。这燕京的风景再看下去,也没什么意思,我累了,送我去休息。”“爷爷,去我家?”胖子迟疑了下,问道,从小,他就受叶无道的指点,所以身手才会这么好,可以说,他早已把叶无道当作了自己你爷爷看待。叶无道摇了摇头,道:“我想去养心湖看看。”养心湖,承载了叶无道的很多往事,当年他每每在燕京失意的时候,就会去养心湖住上一些时日,而陪他一起来的,通常有他的红粉佳人,久而久之,养心湖,成了他心中的一片静土。叶凡没有说话,老头子的风流往事,他多少是知道一点的,关于这一点上,他充分继承了爷爷的基因,只不过,和爷爷当年能令燕京各大家族美女芳心暗许的壮举来说,叶凡可就差太远了。养心湖,位于燕京城西郊一个很僻静的地方,湖水清澈宜人,可以看到鱼儿不时地游来游去,倒的确是个静心养气的好地方。湖边有一栋两层的独栋小楼静静地伫立着,窗户和门都死死地锁着,而大门上的锁早已经是锈迹斑斑,显然这里已经很久没有人来了。叶无道从衣篼里掏出了一串同样是锈迹斑斑的钥匙,颤抖着双手,哆哆嗦嗦地摸索起来。叶凡和胖子静静地看着,谁也没有说话。傻妞奇怪地看着自己的爷爷,她不明白爷爷在做什么。终于,锁咔嚓一下打开了!一把二十年前的锁,用二十年前的钥匙竟然打开了!门打开了,迎而扑来了一层厚重的泥土味道,里面已经粘满了灰尘。叶无道颤抖着身子,仿佛他自己也没有想到,在锁打开的那一瞬间,他竟然已经是汩流满面……“爷爷,你怎么了?不舒服吗?”傻妞奇怪地问道爷爷,爷爷为什么要哭呢?“爷爷是沙子迷了眼睛。”胖子对着傻妞说道。“你们带傻妞出去吧,我想自己安静地呆一会,如果我的老朋友来了,你们帮我把他带过来。”叶无道说了这句话之后,整个身子似乎矮了一矮,接着就缓缓走进了屋子里。叶凡心中有些许的颤粟,他好像看到了老头子的背影有些佝偻……胖子和叶凡在有一搭没一搭地抽着烟,在他们印象中,老头子从来都是玩世不恭的样子,平常好像对什么事情都很冷漠,其实他一直都是一个很重感情的人,从他今天如此的失态,就可以看出,这里一定藏着他很多的往事。傻妞独自一人在湖水中捉着鱼,不时地起了一片片的水花,每当傻妞捉到鱼的时候,就会发出了一阵阵咯咯的笑声。她完全沉浸在了自我的欢乐当中!“你说她在想什么?”胖子看着快乐如小乌的傻妞,对叶凡道。“也许她根本就不知道什么是忧虑,她的世界里,从来都只有欢乐,从这一点上来说,我们都不如她看得开。”叶凡若有所悟。“是啊,因为她想得少,所以她快乐。”胖子也是大发感慨,他们这一代人,叶凡和龙女,都是从小就受到了严格的训练,每天都是深受着常人不能忍受的折磨,从小他们就失了这种率性的天真,现在胖子竟然有些羡慕起傻妞来了。叶凡却是淡淡地道:“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游戏规则,她的世界里充满了快乐,天真,阳光,和希望,这是因为她无欲无求,而我们,注定永远不会有她的那种天真率性,我们的家族我们的国家赋予我们的使命太多太多了……”这两个从不知悲伤为何物的男人,在这一刻,都不自觉地有些恍惚起来,他们唯一能做的,就是尽力去呵护这一份他们可望而不可及的天真,让傻妞快乐地活在她自己的世界里,他们有责任有义务去这样做,因为,她是他们的妹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