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其他小说 > 我的极品尤物小姨叶凡司空嫣然 > 第二百六十二章消化信息

作者: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我的极品尤物小姨叶凡司空嫣然 第二百六十二章消化信息

    “爸爸也不隐瞒你。南龙帮现在已经走进了一个绝地。”柳天南苦笑一声,接着说道:“为了给你母亲报仇,我几乎倾其所有,建立属于自己的关系网和人脉。这一次在云博的丧礼上刺杀李家家主,虽然是云洪生的一次如意算盘,可何尝不是我南龙帮的一次机会呢?他要把我们当替死鬼,从而消除隐患,我何尝不想借此机会报仇呢?”柳天南的神情有点淡然,经过这一系列的事情之后,他已经逐渐平静了下来。因为他知道,现在根本就急不得。如果自己都冷静不下来,南龙帮或许真的就没有办法了。他喝着开会,继续说道:“原本我是打算将你送给丁磊,你也别怪父亲心狠,我只是想给你母亲报仇而已。可是,昨晚我整整等了一夜,都没有等到丁磊的电话。那时候,我就知道也许我的如意算盘要出差错了。接下来,一系列另我意想不到的事情就发生了。先是叶凡打乱了我的计划,尔后又是那个神秘高手,彻底破坏了我所有的准备。如果不是那样的话,或许现在我已经在和丁磊谈了。”柳琴抬起头看了一眼柳天南,发现他鬓角的地方居然多了些许白发。都很久没有认真看过父亲,没想到他居然也会变老?她心中微微动了一下,也心疼了一下。不管怎么说,坐在她对面的这个逐渐老去的男人,是她的父亲。不管他在外面多威风,他终究会老去。“爸爸……”柳琴微微叹口气,说道:“叶凡的背景,我之前确实不知道。原本以为只是司空嫣然的弟弟,现在开来,恐怕司空家族能发展这么快,和军区的人也有莫大的关系。”“司空嫣然有个朋友叫唐嫣,她的父亲唐一鸣是临海市武警总队的一把手。”柳天南接过柳琴的话头继续说道:“所有人都以为司空家族能在临海站稳脚,跟和唐一鸣有莫大的关系。现在看来,我们都错了。叶凡调动的力量,还在唐一鸣之上。唐一鸣至少还在临海的行政体系内,但临海市军区嘛,就直接属于上面领导了。就算是市~委李shu~记,也插不上手。”柳琴神情有点迷茫,在她眼中有点痞赖的叶凡,突然就变得神秘模糊起来。原本她以为看透了叶凡,现在想想真是可笑,人家连身份都没有暴出来过。不要说南龙帮,恐怕丁家都没有这么大的能量吧?“还有那个神秘高手。”柳天南脸上微微苍白了一下,苦笑着说道:“他开的那辆路虎,虽然我们无从查起这辆车的来源。但能有这样的实力,恐怕出自军队是不假了。将这两件事情如果联系在一起,我觉得叶凡和这个神秘高手一定很熟悉。”柳琴张了下嘴巴,不过还是下意识地点了点头。目前也只能这样去猜测了,否则的话,这个神秘高手怎么会突然插手呢?如果是叶凡的朋友,那这件事情就说得通了。柳天南只是猜测,却基本上猜到了一个大概。只不过,拼着一些支离破碎的信息,他也只能推断出叶凡和胖子的关系不简单,但是叶凡和胖子的背景,就不是那么好推测的了。“爸爸,现在需要我怎么做?”柳琴思考了片刻,果断的做出了决定。毕竟是柳天南的女儿,身上的血液中本来就流淌着地下世界的基因。子夜黑狐的称呼,并不是随意的来的。而是她的杀伐果断,以及狠辣的手腕了。“需要你去联系叶凡,既然他帮了你这么大的一个忙,或许能帮南龙帮渡过这次危机。”柳天南的呼吸开始变得有点急促起来。他不确定叶凡会不会帮助南龙帮。毕竟,自己曾经为难过,甚至派人去刺杀过他。他不记恨就已经烧高香了,现在却又要求人家帮助南龙帮……柳琴沉吟片刻,说道:“爸爸,我去试试。”“恩。”柳天南将杯中最后剩下的开水喝完,表情也趋于稳定。就在这时,书房外面传来了急促的脚步声,尔后有人直接推开了书房走了进来。柳天南眉头微微一皱,但一看到是齐叔,他的表情马上舒展开来。如果不是紧急的事情,齐叔不会这么莽撞的。“老爷,我有点事想和你说。”齐叔走进来,看了一眼柳琴,然后沉声说道。他可能要说重要的事情,看到柳琴在,又不好意思直接开口。柳天南看了眼齐叔,摆摆手说道:“琴儿不是外人,你但说无妨。”“恩。”齐叔点点头,身体却微微颤抖了一下。而柳琴则神色复杂的看了一眼柳天南。三年前自己就推出了南龙帮,自此之后,父亲柳天南就再也没有让他参加过帮内的任何事物,更不要说是重大事情了。现在,他居然让自己带着,听齐叔的汇报。“刚才我们的内线从云家传回来消息,昨晚李冰的儿子李强,叶凡,还有一个陌生人,在云家的大门口逗留了两三个小时。最后还打死了云峰,以及云家暗堂的十个人。”齐叔的语气有点急促的说道。“什么?”柳天南一下子从椅子上弹了起来,不过看他的表情,已经出现了戏剧性的变化,应该是喜忧参半吧。“消息属实吗?”柳天南深深的呼吸了一下。就算是他已经很平静了,但是一听到这个消息,他还是有点激动……只是,这个消息,属实吗?“属实。”齐叔点点头,接着说道:“是我们潜伏在云家的钉子,在暗堂了待了好多年了。这个消息,就是从暗堂流传出来的。那三个人,除过叶凡和李强外,另外一个人,如果不出所料,就是出现在郊区庄园里的人。”“为什么这么说?”柳天南其实也基本上判断出来了,不过还是想确定一下。“因为他开着的那辆路虎,和开到庄园的路虎是同一辆。”齐叔的脸色山,也有难以掩饰的激动。“原来如此,原来如此……”柳天南默默的念叨了两句,表情也有点复杂。他缓缓地坐回到椅子上,在脑海中消化着这个信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