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其他小说 > 我的极品尤物小姨叶凡司空嫣然 > 第二百五十七章他是谁

作者: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我的极品尤物小姨叶凡司空嫣然 第二百五十七章他是谁

    长吁了一口气,柳天南终究开口说话了。“昨晚我让你柳青绑架了秦彪,让林龙带着帮内的人去了你郊区的庄园。”柳天南尽量让语气说的婉转一些,就怕引起柳琴的巨大反弹。不过,柳琴似乎早就想到了这点,身体猛地弹了起来,脸色也是铁青之际,她死死的盯着柳天南,身体微微颤抖着,依然不可置信的问道:“父亲,你怎么能这么做呢?秦彪怎么了?还有庄园里的人呢?”似乎是想到了一种可能,柳琴的身体决裂的颤抖一下,全身似乎都被抽干了力气,软软的坐在了沙发上,面色惨白的盯着父亲。那一刻,柳琴的眼神中尽是仇恨和愤怒。她可以不去和柳青争夺南龙帮的帮主之位,甚至她可以单独出去另外成立一个帮派。而庄园里的兄弟姐妹,则是她辛辛苦苦用了三年时间换来的交情和支持。他们可都是生死兄弟啊,哪怕不去当什么南龙帮帮主,柳琴也不希望这些兄弟姐妹们有事啊……但是,昨晚上柳天南先是控制了她的人身自由,接着又控制了她的通讯,她根本就无法和外界联系。那时候,她就怀疑父亲要对她做什么。当时还以为父亲只是想让她嫁给丁磊,深怕她反悔才将她控制起来,谁知道父亲居然是准备剿灭她的兄弟姐妹们……那些可都是性命之交啊……柳琴的心中在滴血,十个指头紧紧的攥在一起,指甲都要攥进了肉中。牙齿紧紧的咬着嘴唇,那没有涂口红的粉色红唇上,渗出了淡淡的一层鲜血……她死死的盯着柳天南,根本就没有去掩饰眼神中那一抹恨意。“琴儿,你听我说……”柳天南压根就没有想到柳琴的反应会这么强烈,艰难的咽了口水,他将手中的雪茄放在烟灰缸中,有气无力的说道:“琴儿,你听我说完好吗?”柳天南的心中只有懊悔,女儿已经长大,也逐渐的不在自己的控制范围中。其实就在三年前,当柳琴做出退出南龙帮的决定时,柳琴就已经逐渐的脱离了他的控制。可是,柳天南也只认为她是自己的女儿,就应该听自己的话。或许,儿女长大了,也有自己的想法了。“好了,你什么都别说了……”柳琴突然从沙发上站了起来,面无表情的说道。她的语气中没有丝毫的感情`色彩,而她的身体也还在微微颤抖着。此时,柳琴还不知道自己那些兄弟姐妹的下落,不知道他们是生是死。可是,她却很清楚南龙帮的实力。如果是林龙亲自带人去,而且将自己软禁起来,那一定是铁了心要剿灭的,然后好让自己死了一条心,从而嫁给丁磊的。那样的话。估计那一帮兄弟姐妹们没有一个能获得下来的。她强自镇定着,眼神中却有点空洞乏力。脑海中,香香和嫣嫣,坤沙和坤龙,还有杨义军、秦彪他们每一个人的音容相貌一一闪过。她的嘴角划过了一抹惨烈的笑容,不知道这些兄弟姐妹的生死,她的心却已经紧紧的揪住了……要是他们死了……我该怎么办?帮他们报仇?可是,是父亲下达的命令啊,难道要我对父亲动手吗?都说忠孝义,如果为了义,而去背叛了孝……毕竟是生了自己养大自己的父亲啊,没有父亲,自己也不可能有今天的成就啊……可是,自己又如何去面对那些兄弟姐妹呢?看到柳琴有点茫然的往门口走去,柳天南心中深深的叹了口气。那一刻,他原本的一些想法在坍塌。儿女都长大了,做家长的,真不应该过多的去给他们设定人生啊……“琴儿,你给父亲一分钟,等我把话说完,你再决定和我从此断绝父女关系,好不好?”似乎是感受到从柳琴身上流露出来的那一抹绝然,柳天南心如刀绞。柳琴的身体剧烈的颤抖了一下,她还没有想好该如何去面对这件事情。是原谅父亲,还是从此老死不相往来呢?不过,她还是站了下来,手扶着门口的一张椅子,闭上了眼睛,轻声说道:“你说吧。”你说吧……没有一句尊称,没有叫一声父亲。柳天南艰难的苦笑一声,说道:“父亲是做了些对不起你的事情,也不奢望你能原谅我,但是我希望,你能明白我的良苦用心。为了给你母亲报仇,我宁愿背负一世骂名,我宁愿与世为敌。我什么都不在乎,我连给别人做狗都不在乎,我只是想报仇……”那一刻,柳天南似乎又回到了以前,只是他浑身都充满了无法抑制的杀气和怒火……听到父亲的话,感受到房间中突然冒出来的杀气,柳琴的身体忍不住再次颤抖。她死死的抓着椅子,脸色更是惨白之际。眯着的双眼中,一行清泪却忍不住流了下来……那一刻,她感受到了父亲的孤独。父亲究竟是对是错了?他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给母亲报仇,他给云家做了十几年的狗,难道他愿意吗?难道他就没有尊严吗?他苟延残喘的活着,却有一颗强大的内心,或者说,誓死复仇的决心。为了复仇,他甘愿与世为敌……可是自己呢?有为父亲做过什么吗?又去走进他的内心,理解一下这个背负了太多东西,甚至已经有点苍老的老人吗?那一刻,柳琴觉得自己的世界在崩坍,她从来没有过的迷茫。父亲做了这么多,就算是昨晚残忍的下达命令,最终目的也是为了报仇。就如同他说的,宁愿背负一世骂名,也要去做这些事情。昨晚做的事情,也许他从此会失去一个女儿。可是,他在报仇的路上,又迈出了一大步。柳琴任由眼泪从眼眶中不停地流淌着。一边是兄弟情义,一边是为了报仇,近乎偏执的父亲。自己究竟该何去何从?父亲啊,你如何要这么逼我呢?那一刻,柳琴的心都在滴血。多少年了,她终于知道了这个秘密。可是,是不是有点晚了呢?她心中,复杂极了。眼泪,止不住的流淌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