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其他小说 > 我的极品尤物小姨叶凡司空嫣然 > 第二百五十六章终究去面对

作者: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我的极品尤物小姨叶凡司空嫣然 第二百五十六章终究去面对

    “嘘……”似乎过了很久很久,柳天南这才长长的嘘了一口去,萎顿的坐在了椅子上,面无血色,一脸的颓然。突然遭受这样的打击,饶是他经历了无数的大风大浪,也有点难以接受。原本按照他的计划,联系上丁家之后,至少不会被云家当做棋子彻底消灭掉。正好临海市陷入了混乱中,他就有机会报当年的仇。可是,昨晚丁磊并没有给明确的答复,那时候他心中便已经有所不安了。而现在,先是儿子被抓,生死未卜,林龙带去剿灭柳琴手下时也遭遇了惨败,南龙帮那么多好手,在昨晚几乎是死亡了一半。南龙帮发展了这么多年,好不容易积累了点力量,却在昨晚功亏一篑。如果这个消息传递出去之后,恐怕马上会有人找南龙帮麻烦吧。毕竟南龙帮元气大伤之后,不要说排第三,恐怕已经落入了三流黑帮组织吧。原本依附在南龙帮的一些小团队,地头蛇都会见风使舵,迅速的脱离南龙帮吧。仅仅是这样也就算了,柳天南毕竟这些年不是白混的,有能力重新让南龙帮振作起来。偏偏现在面临着这么复杂的局面,丁家不收,云家又虎视眈眈,而且又损失过半……另外,当天得知柳琴手中居然有一张神秘的底牌,而且是因为这个神秘的高手,林龙他们原本的优势才被彻底扭转,并且有一半的人手是伤亡在这个人手中的。甚至是,林龙他们还没有看清楚这个人长什么样……准备了这么久,就像报仇雪恨。可是现在,恐怕自身都难保了。柳天南,陷入了一个绝地……一夜之间,南龙帮到了一个生死存亡的境地。内心中似乎有一把火焰在灼烧,让柳天南特别难受。他面无血色,浑身的力气似乎都被抽完了,目光怔怔的盯着正前方……半响,他艰难的咽了口唾液,还有点不可置信的看着齐叔问道:“齐叔,这是真的吗?”齐叔也是面色铁青,当林龙的手下回报来消息时,他没有第一时间给柳天南汇报,因为那个时候柳天南已经休息了,他不想去打扰这个已经背负太多东西的老人了。可是,他自己也无法消化这个信息。这个突然出现的神秘人究竟是谁?那个插手秦彪事件的叶凡,他的背景究竟有多大?他既然是司空嫣然的弟弟,那是不是意味着司空家族背后还有强大的力量呢?此时,就算是柳天南后悔都来不及了。要是他知道叶凡有这么强悍的背景,当初怎么都不会派人去暗杀了,甚至会当做小祖宗一样的供奉着。至于他和柳琴的关系……只要成为了女婿,他背后的背景,多多少少要帮助到南龙帮吧?有军区的力量相助,恐怕云家连个屁都不敢放吧,报仇岂不是更容易?可是,这个世界上从来都没有后悔药。事情都发展到这个地步了,柳天南也没有心情去后悔,当初为什么没有好好调查一下这个小子,而让南龙帮陷入了如此的困局。“去把柳琴带来吧。”柳天南似乎想到了什么,有气无力地说道。现在,他不得不重视自己的这个女儿了。哪怕他不愿意柳琴也踏入地下世界,但是已经到了这个地步,或许柳琴会成为整个南龙帮的救星。其实柳天南的心中也没有底,昨晚对秦彪下达追杀令,以及让林龙带人清剿她郊区庄园的命令,都是自己亲手下达的。当初谁想到柳琴的朋友背景会这么深呢?谁会想到她手中有一张谁都没有预料到的底牌呢?“希望她看在父女关系,以及母亲的仇恨上,不要去计较昨晚的事情。”柳天南心中长长的吁了口气,眯着眼睛,心中却是一种绞痛。事情到了这个地步,他甚至无从判断下一步该怎么走。南龙帮,难道真的气数已尽吗?柳天南真的不甘心,他的眼眶中充满了红血丝,脸色苍白之极,头发都白了许多。就在焦急不安的等待着,齐叔带着柳琴走进了书房。看到柳琴的脸色,柳天南心中还是咯噔一声,看来女儿因为被软禁,对自己还是有点怨恨吧?何况女儿并不傻,肯定早就猜到了昨晚的事情。不过,虽然柳琴脸色有点难看,当看到柳天南那憔悴的不成样子的脸色时,心中任然疼了一下。她张了张嘴想说话,一时半会又不知道说什么好。最终,还是柳天南开口了。他苦笑一声,说道:“琴儿,你坐吧。”柳琴缓缓的坐了下来,认真的看着父亲,希望能从他口中得到答案。柳琴已经意识到出了大事,否则柳天南根本就不会这样。从小到大,何时见过柳天南这么六神无主过呢……柳天南脸上闪过一抹愧疚,甚至是茫然之色。多少年了,他从来都没有像今天这样不镇定过。望着窗外,他有气无力地挥挥手,对齐叔说道:“齐叔,你先出去吧,我和琴儿说会话。”“好的,老爷。”齐叔躬躬身子,然后推出了房间,轻轻地将门关上。柳天南点燃了一根雪茄,深深的吸了一口。烟雾缭绕中,他轻声开口说话了:“琴儿,如果父亲做了些对不起你的事情,你会原谅父亲吗?”说完这句话的时候,柳天南剧烈的咳嗽了一下,脸上也是一种异样的血色。柳琴的脸色很复杂,她似乎意识到了什么,有点不可置信的看着父亲。“昨晚……”柳天南不知道该如何想自己的女儿开口。如果没有昨天晚上的突发事件,或许今天已经可以和丁磊去谈合作的事情了。就算是丁磊看不上柳琴,那就算将柳琴送给丁磊当情人,只要丁家能保南龙帮一个平安,柳天南就甘愿做一切事情。当年那么忍辱负重的事情都承受下来,何况这样的事情呢?可是,事情却没有如他所愿那边,发展的有点不可控了。“昨晚怎么了?”柳琴的脸色突然变得有点苍白,身体也在微微颤抖。虽然父亲欲言又止,但他几乎已经知道答案了。但是,她还是不相信,希望亲口能从父亲口中说出来。柳天南长长的嘘了一口去,有些事情,终究的去面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