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都市小说 > 掌权人 > 第895章 三战皆败

作者:岑寨散人

掌权人 第895章 三战皆败 第1/2页

    刚才没落到发言机会的韦升宏仿佛急于表态,忙不迭道:“十块就十块,让到鄞峡的投资者都有参与机会,免得大打出手,争抢到头破血流的程度。”

    冷场几秒钟,吴郁明故作轻松地说:“看样子方市长要解放思想了,四块还十块,没有本质性区别嘛。”

    方晟听出他暗示的意思,也报以微笑,道:“大家没见过鄞峡有这么高的房价,着急了,巴不得把家底子都抛出去套现,其实在林部长眼里算什么?十块就十块吧,具体实施步骤再讨论。”

    第二个议题以方晟失败告终。

    最后一个议题关于鄞坪山风景区为核心的生态功能区建设的实施细则,首先要结合鄞洲水库做大生态功能区,这部分方案由鄞洲县正府主导出台,基本贯彻了前期方晟现场指示精神和主要想法,即拉伸对面主体公园覆盖范围,水库一侧做观景台,一侧引入水流做水上乐园,前后则修建观光道、绿化带,突出“绿色鄞峡”、“生态鄞峡”构想。

    争议在于,鄞洲县正府建议建成后的大生态区纳入鄞坪山风景区管理,实施大门票制后二八分账;而鄞洲电厂提出异议,认为水库是大生态区不可分割的一部分,既然你们利用水库环境和生态资源,电厂也应该参与分账。

    方晟冷笑:“我还认为电厂是水库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呢,正府有权利参与电厂经营利润分成,行得通吗?它是经营类企业,老老实实做好发电、供电工作,有了钱赶紧搞技术改造、设备更新,少在别处打歪心思!”

    “这个……”耿大同公然唱起了对台戏,“事实上多年以来电厂实际承担水库维护、修缮等方面工作,一般溺死在水库里的儿童,都是电厂负责赔钱。有义务就有权利,不在于分账多少,该给的还得给。”

    房朝阳反驳道:“电厂承担的这些不属于管理权,而是当初合同规定的管理义务,是受正府委托所做的事。你电厂要觉得委屈,正府可以连同经营权一起收回,找愿意承担义务却不参与分账的投资商干!”

    “要尊重历史事实嘛,我们的政策必须保持延续性,千万不能给外界特别是投资者造成新官不认旧账的印象,否则招商工作难以维继,”窦康斟字酌句道,“你说合同规定内容,也没有溺水儿童归电厂赔偿的条款,完全是正府做电厂的思想工作,出面责任兜底,不然苦主揪住正府不放赔偿金额更高,对不对?我认为电厂有充分理由参与分账!”

    成槿芳口无遮拦道:“大景区连乔娜那种大明星都请来了,怎会赚不到钱?有钱大家分分嘛,别小家子气。”

    韦升宏再度主动杀出来:“哪怕分一成,象征性姿态嘛,其实双方都不在于那点钱的。”

    眼看又将形成碾压之势,吴郁明赶紧打住话头,道:“市场问题要由市场来解决,作为地方正府我们原则认同电厂的诉求,但到底怎么分,分多少,由将来的景区管委会跟电厂协商,我们不做包公也不做和事佬,就这样吧!”

    市委书记这么说,常委们也不便再辩解,反正同意电厂分账就意味着取得初步胜利,接下来慢慢磨。

    总之三个议题讨论结束,回过头一梳理才发现吴郁明、方晟竟三连败,无一取得成功!

    即便马天晓、蒲英江在常委会的时候,都没取得过如此碾压的胜利!

    散会后,吴郁明踱进了市长办公室,劈头就说:

    “咱俩跑京都开会,后方被人抄了,形势很不乐观。”

    方晟道:“韦升宏绝对是被拖了回去;魏昌成、梅秋可能子女有小辫子被慕达抓在手里;林枫暂时看不出名堂,至少表面没投靠他们。”

    “接下来要办的大事很多,不能被这伙人拴着鼻子走,”吴郁明干脆利落地说,“咱俩来个承包责任制,我负责韦升宏、魏昌成;你负责梅秋、林枫,怎么样?”

    魏昌成和梅秋属于中立派临时转向,好处理些;韦升宏原本属于本土派,尚不清楚陷得有多深,是个硬骨头;林枫背景相对清白,但有省城领导干部的傲气,沟通较难。

    这样分配确实不欺公平。

    方晟展颜道:“好啊,吴书记分配工作有没有限期?三天?一周?”

    “一万年太久,只争朝夕,”吴郁明难得幽默,“顶多三天吧。”

    “我觉得也是,不尽快解决夜里睡不着啊。”方晟叹道。

    说干就干,吃完午饭方晟顾不上休息,分别将齐垚、小司、蔡雨佳等人叫到办公室密议,再与省城的严华杰通了四十分钟电话,忙忙碌碌到傍晚,看看还有十几分钟下班,信步踱到统战部林枫办公室。

    见方晟进来,林枫暗知八成为上午常委会的事儿,上门众师问罪来了,当下也不起身相迎,也没说话,简洁地吩咐秘书泡茶,径自静静看着对方。

    等秘书出去并带上门,方晟慢悠悠呷了口茶,道:“林部长不太喜欢品茶?”

    “正常只喝咖啡不喝茶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