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都市小说 > 掌权人 > 第870章 人心浮动

作者:岑寨散人

掌权人 第870章 人心浮动 第1/2页

    国腾油化改制、鄞洲水库综合开发是初八上班在市常委扩大会上强调的重点工作,联合潇南理工创建分校既是方晟的母校,有份独特情怀,又是明眼就能看到的好事,偏偏有人居心不良从中阻挠!

    换以前在黄海当副县长,方晟早就拍案而起,怒斥那帮没头脑没见识没担当的官员。

    如今方晟官至市长,养气功夫也修到上层,不会轻易为某个问题大动肝火。小干部发火,通常发自内心;大领导发火,通常并不就事论事,往往都有很深的内涵,冲谁发火、发到什么程度,分寸拿捏得恰到好处。

    方晟很清楚经过一连串人事变动,鄞峡正治氛围处于微妙的观望阶段。

    原先书记市长背后各有一座望而兴叹的正治局委员作靠山,大换届后基本退二;原先肖挺对两人谈不上绝对支持,起码不偏不倚,现在换来了更加强势的沈高,强势领导有个习惯,那就是见不得比自己更强势的干部。

    还有,吴郁明连续失踪到底干什么?

    方晟猜得到,鄞峡官员们也大抵都猜得到,揣着明白装糊涂而已。

    吴老爷子身体状况急剧恶化,大概就是这几天的事,吴家在外地的子弟全部回京,均守在病床边送老爷子最后一程。

    综合种种线索,可见之前被动挨打的鄞峡本土派,以及每况愈下的郜更跃系又蠢蠢欲动,打算跟吴、方两人强硬到底!

    看看时间,离换届选举还有八天!

    大换届前夕,除了基层依旧按部就班,实则厅级以上干部都有些不安心工作,焦急等待、热烈讨论换届名单。无论蝴蝶效应还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官场效应,可以断定,那份国内外瞩目的名单将决定中国今后十年的经济发展和权力版图!

    最终结果没出台,此时无论做什么决定都将遭到抵制,何况吴老爷子一旦去世,身为长孙,吴郁明将缺位半个月左右。

    任何重大决定不经过常委会讨论,没有市委书记拍板肯定行不通。再强势的市长也得遵从于程序和规则,没有规矩不成方圆嘛。

    方晟问:“哪些部门不同意工业用地转教育用地?”

    齐垚为难地骚骚头:“方市长,其实那些部门都知道潇南理工是您母校,也知道创建分校的好处,真正不同意的是……是耿市长……”

    就知道耿大同从中作梗。

    张泽松虽然退二线,陈如海还是“骆家班”嫡系,新官上任,耿大同要拿出点真章表现一下。

    在耿大同眼里,鄞峡建不建高等学府分校无所谓,关键是给方晟添堵,让他在母校、校友们面前丢份!

    这就是常务副市长的权力。你可以说一百条创建分校的好处,他也可以说不保留工业用地的好处,没有红头文件说绝对可以转,也没有红头文件说绝对不能转。

    方晟沉吟良久,缓缓道:“知道了,你先出去。”

    半小时后,方晟来到郑拓办公室。

    “啊,是方市长啊,稀客稀客,”正埋在文件堆里的郑拓赶紧起身相迎,“来,尝尝鹰嘴崖顶级毛尖,据说一年才出产十公斤。”

    “好哇,上次在何省长办公室见他两个指头撮了一点点,都没舍得给我泡杯,你倒好,一下子恨不得倒半两下去。”方晟笑道。

    “故作姿态,大省长还不是想喝啥就喝啥……”

    两人说笑了一阵,并排在右侧沙发坐下,郑拓喝了口茶等方晟说话。

    无事不登三宝殿,郑拓相信方晟不可能没事逛到这儿。

    官大半级压死人,倘若正职主动到副职办公室,那就是释放微妙信号表明要寻求帮助。

    “卸掉教育那摊子麻烦事,压力减轻很多吧?”方晟问道。

    压力这档子事怎么说呢?以教育系统为例,麻烦事确实不少,可每年进城指标、晋升指标、评定职称、校园硬件投入等等,也带来不少不可言说的实惠。

    所以压力随时可以转化为动力。

    不过上次分工,方晟没亏待郑拓,减掉教育,增加了更实惠的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一减一加,郑拓还是满意的。

    “多谢方市长调度有方,压担子的同时兼顾到我的身体状况,唉,年纪大了,每次体检毛病一大堆,看着都会头晕。”

    “是啊,工作是无限的,精力却是有限,”方晟随即话锋一转,“听说市胶管厂破产时郑市长主持市轻工业局工作?”

    市胶管厂,果然跟耿大同较上劲了!

    郑拓沉思片刻,道:“我知道方市长是奇怪为什么简单的破产程序走了七八年,对不对?主要是破产清算组与债权人委员会之间始终没就偿债问题达成一致,而争论的核心就是地皮。债权人委员会想通过变更地皮用途进行商业开发,弥补胶管厂债务;市里坚持工业用地不予变更,这么说方市长明白了?”

    难怪债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