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都市小说 > 掌权人 > 第803章 三不态度

作者:岑寨散人

掌权人 第803章 三不态度 第1/2页

    关于纪委是否立案调查诸葛诚的议题,会议伊始纪委书记慕达就表明态度,提出三个不:

    “材料不过硬,证据不够足,纪委不认可!”

    慕达进一步解释,由于鄞坪河大桥工程指挥部失过火,烧毁大批原始档案,包括设计图、施工图、施工方案、指挥部上传下达文件等等。举报材料里附列的用以证明实际施工偷工减料的图纸,是否真实无法考证;举报信中以几个人证词指控诸葛诚亲口要求降低钢筋标号,减少混凝土里的水泥含量等,不足采信。

    “市纪委立案调查县委书记,是轰动全省的大案也是重大政治事件,一旦公开我们就没有退路,只能以把诸葛诚同志投入牢中为目的,问题是这么做是否妥当?举报信说得言之凿凿,但以专业眼光看证明材料并不扎实,弄不好把我们自己绕进去。”慕达道。

    蒲英江感叹道:“培养一个好干部难于登天,毁掉一个好干部只需一封举报信,类似悲剧经常发生人事调整、提拔任用风声传出去之后,所以举报信带着鲜明意图的,要不然大桥停工两年了,为啥从来没有过举报信,偏偏这节骨眼上出现?市委不能被极个别阴险小人牵着鼻子走!”

    宣传部长韦升宏自从马天晓被闪电般拿掉后,用慕达的话说“吓破了胆”,自忖省里没有后台,又非本土派核心,倘若吴、方两人砍第二刀,很可能轮到自己,主动疏远窦康等人,接连好几次本地派聚会都没参加,包括上次讨论是否加入房地产炒作。

    按过去常委会达成默契的战术,韦升宏总要抢先发言确定本土派底线,今天仿佛哑巴似的一味埋头喝茶,一付置之度外的样子。

    反而魏昌成怕冷场,说了句模棱两可的话:“实名举报必须有回复,弄清材料真伪很重要,最好把事情说清说透啰,也让当事双方都服气。”

    说了等于没说。

    魏昌成之所以这么讲也有原因。一直以来诸葛诚很注意与市领导的关系,非但暗底下与窦康等本土派核心走得近,逢年过节市委常委们一个不拉,或多或少都“意思意思”,哪怕瞅人三分白的成槿芳也少不了一份,尽管她分明看不上眼。

    另者诸葛诚确实隐藏很深,不仅表面与本土派保持距离,官场诸多细节也将自己打扮成踏实稳健、老成持重的形象,魏昌成对他印象还不错。

    梅秋附合道:“是啊是啊,昌成说得对。”

    其实魏昌成什么都没说,梅秋的意思是自己也不表态。

    按顺序就转到成槿芳那边,她直率地说:“我反对立案调查!大桥烂尾是上任领导班子发生的事儿,如果有问题当时就查了,怎会拖到现在?万一查出问题,又怎么向上任领导解释?”

    话糙理不糙。

    这句话说到所有人的心坎,包括吴郁明和方晟。

    “大同有什么看法?”吴郁明已意识到常委会风头转为反对查处,有违于前几天方晟与自己达成的共识,直接点名问。

    耿大同略一犹豫,道:“单凭举报信是不是单薄了点?有没有诸葛诚同志收取贿赂、瓜分工程款的转账记录?有没有指挥部公然要求工程队偷梁换柱、以次充好的书面证据?如果有,肯定要立案!”

    说白了他也持反对态度。

    吴郁明转向房朝阳:“朝阳怎么看?你负责搜集当时工程指挥部材料,也找了指挥部相关人员谈话,掌握的信息比较多。”

    常委们均心头一凛,暗想吴郁明这么长时间不在鄞峡,工作却不含糊,已提前做了基础性工作!

    房朝阳微微一笑,道:“向各位汇报,鄞坪河大桥工程指挥部共有9人,诸葛诚同志兼总指挥,常务副县长骆清任副总指挥,总协调是张宇华、朱晨,这两位同志前期被鄞坪县委推荐为县委常委候选人,实际承担大桥筹建、规划、施工等工作……”

    “就是说如果工程存在猫腻,应该追究他俩才对,是不是?”蒲英江尖锐地问。

    房朝阳还是微笑:“我还没说完呢……由于在此期间骆清兼任文明城市创建小组组长,主要精力用在文明创建方面,指挥部实际形成诸葛诚主抓、张宇华、朱晨具体负责的格局,此其一;其二,大桥停工后按市领导要求将工程所有档案全部移交市城建局,就在档案整理打包期间指挥部突发大火,档案室是重灾区,经抢救剩余完好的纸质材料不到十分之一,图纸等油墨较重的档案烧毁殆尽,损失惨重;其三,烂尾工程对指挥部9人都有不同程度影响,诸葛诚、骆华负领导责任被通报批评;张宇华原是县发改委常务副主任,正科级;朱晨原是县财政局常务副局长,也是正科级,工程停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