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都市小说 > 掌权人 > 第652章 七宗罪名

作者:岑寨散人

掌权人 第652章 七宗罪名 第1/2页

    经过前期慎密全面的调查,挂在创建文明城市领导小组的原发改委主任储开山终于难逃一劫,被市纪委采取双规措施。

    姜姝代表市纪委在市常委会上提交的理由是:储开山违反政治纪律,对抗组织审查;违反组织纪律,不按规定如实报告个人有关事项,隐瞒多套房产和因私出国(境)等情况;违反廉洁纪律,收受他人礼金、消费卡券;违规投资入股典当行、小额贷款公司并背后操控经营活动,获取巨额利益;违反工作纪律,身为部门主要负责人,纵容和支持下属对项目资金雁过拔毛,不认真履行项目监管职责,给国家财产造成巨大损失;违反生活纪律,长期包养情妇,多次接受私营业主提供的色情服务;违反国家法律法规规定,利用职务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收受他人财物,涉嫌受贿犯罪。

    七大宗罪名,剑剑直戳罗世宽心窝。

    发改委是市长直接分管的权力部门,储开山也是罗世宽一手提拔起来的干部,七宗罪当中恐怕除了隐瞒房产和包养情妇,其它都跟罗世宽有或多或少的关系。

    根据储开山已经交待的犯罪事实,至少有三个方面牵涉罗世宽:

    首当其冲就是红河经济开发区成立伊始拍卖地皮问题,储开山主动承认在操作过程中通过吓唬、暗示、收买等手段逼退有意向投标的开发商,私下找了两家皮包公司“陪标”,确保新耀集团以低价拿到两块黄金地段地皮。谁都知道新耀集团表面的后台是省税务局局长,实则罗世宽才是真正的操盘手!

    其次罗世宽在牛德贵冤案里也扮演了不光彩的角色,储开山说尽管案子是省纪委介入并查处,但罗世宽和邵卫平暗底下提供了不少黑材料,有些就是储开山组织人手胡编乱造出来的,后来都成为呈堂证供。究其原因是牛德贵上任后拿新耀集团开刀,罗世宽非常恼火。

    还有便是不少大额项目、招标工程,罗世宽碍于身份不便直接收取贿赂,往往由储开山“代收”,之后转交给罗世宽。后来银山地区的工程商、老板都知道两人穿一条裤子,大肆收买储开山,储开山也乐得广开财源,来者不拒。

    姜姝没在常委会上透露这些细节。

    是否利用这些材料猝然将罗世宽击倒,姜姝和方晟还未取得一致。

    姜姝在正府担任副市长时,遭到罗世宽打压排挤,加之后来与方晟走得近,更经常在公开场合被挤兑嘲弄。姜姝对他怀恨在心,想借机翻个底朝天,正好为方晟上位创造机会。

    方晟却有重重顾虑。在黄海,掀掉陈冒俊为首的本土派,逼走京城三位空降干部;在江业,县委书记费约负咎下台;在顺坝,几乎换掉整个县委常委班子。方晟的好斗、善斗的名声已经传到京都,无论如何,他不想在银山留下这个恶名。

    然而,罗世宽涉及牛德贵冤案又引起方晟的兴趣。

    鱼小婷四处奔走,到处缉拿当年涉案人,核心就想帮牛德贵翻案,送上门的线索焉有错过之理?

    何况鱼小婷已有几十天没跟自己联系,不用说,肯定是查案过程中碰到麻烦,她不愿牵涉到自己才主动中断联系。倘若从储开山这边取得突破,省城方面可不攻而破!

    方晟专门花了一个晚上在隔壁旁听对储开山的审讯,关于造假材料诬陷牛德贵的问题,由于罗世宽口风很紧,储开山对整体情况并不是太了解,纯粹按指令做些材料方面的工作,交给邵卫平后就没事了。

    姜姝设法找到当初法院审判牛德贵的证明材料,储开山清楚记得哪几项手续是自己组织人手伪造的,并签字画押以示证明。

    “具体怎么运作,只有抓住罗世宽问个明白。”

    姜姝依偎在方晟怀里懒洋洋说——大概这是银山市委空前绝后的情况,两位市委常委躺在床上谈工作。

    方晟打了个呵欠,刚才一番鏖战虽比不上和樊红雨的强度,但京都女人的体质和耐力,远非伤后的白翎所及。

    他出神地想了会儿,道:“目前为止全是储开山的一面之辞,没有铁证,省委不可能凭几页交代材料就双规正厅级领导干部,换我是肖挺也不可能这么做。”

    “这就是罗世宽的狡猾之处,”姜姝恨恨道,“他以安全为由下令拆掉他家楼前楼后摄像头,每次只肯收现金和实物,所以纪委顶多查到储开山开车进入小区的画面,却不能证明储开山在罗家干了些什么——罗世宽可以解释为听取工作回报,领导干部很忙,在单位的日程都排满了,回到家还得继续工作,你管得着吗?”

    “总会抓到狐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