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都市小说 > 掌权人 > 第648章 从宽处理

作者:岑寨散人

掌权人 第648章 从宽处理 第1/2页

    回到银山,方晟累得眼睛都睁不开,急切地想回宿舍睡觉。没有耕坏的田,只有累死的牛,今早樊红雨精力充沛得仿佛能参加运动会,而他怎么也打不起精神。

    24小时内三场战斗,加上一场猛酒,铁打的金刚也受不了。

    途中陆续接到朱正阳等人的电话,追问方晟昨天中午睡在哪儿、什么时候回去、与樊红雨有无联系等等。

    方晟反咬一口,不满地说你们这些人平时把兄弟情谊挂在嘴边,被樊红雨一吓全懵了,五个大男子愣是被她放倒,还意思问?以后别提这碴儿了,传出去丢人!

    朱正阳恨恨说真是大风大浪都挺过来,最终翻在阴沟里,没想到她平时喝红酒都装模作样脸红,喝白酒这么狠!

    方晟说你们几个明知她揪着我不放,就没一个挺身而出帮我代一壶的,算什么哥儿们义气?

    朱正阳哭丧着脸说我连你什么时候喝第四壶都不知道,一觉从下午睡到今天上午,脸都丢尽了。方哥,下次有机会咱们合计合计,务必把她拿下,然后随便你处置!

    滚你的蛋!弄不过人家还敢装大尾巴狼,以为吹牛不上税么?方晟笑骂着挂掉电话。

    停好车子想从后门溜到宿舍楼,正好接到许玉贤电话,微笑着问:

    “听说昨天中午五条汉子被樊红雨一个人全喝趴下了?”

    真是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没到一天梧湘的事居然传到许玉贤耳朵里。方晟郁闷地说:

    “哪个打的小报告?”

    许玉贤哈哈大笑,道:“过来吧,有事找你商量。”

    来到市委书记办公室,一进门许玉贤瞅瞅他的脸色,摇头道:“你看看你们,平时喝起酒来神气活现,口若悬河,怎么被人家樊红雨收拾得这么惨?我都不好意思承认是你的老领导。”

    “究其原因,我认为主要有七个方面理由……”

    “算了吧你,输就是输,还做长篇报告呢,”许玉贤摆摆手示意酒的话题就到这儿,拿起桌上一份材料递过来,“看看这个。”

    方晟拿起来一看,标题赫然写着:红河管委会草菅人命引发血案

    “谁写的?”他吃惊地问。

    “省法制日报记者写的内参,被宣传部压下来了,那个记者认为自己揭露的是真相,扬言要发到网上。”

    “文章一旦发表,对市委重新审议陈景荣处理决定将产生负面影响!”

    “这就是我找你的原因,省委把烫手山芋扔到市里,接还是不接?”

    “已经扔过来了,不接也得接,”方晟沉思道,“据小道消息省委讨论陈景荣处理决议时出了点意外,原本打算从轻处理,结果险些造成从重惩处,老大没办法了才发回重审。”

    许玉贤道:“我打听的情况也是这样,不过既然要求重新审议,以当下市里的呼声肯定是加重处罚,岂不是让老大难堪?”

    一班市委常委,罗世宽、纪晓丹等人上次处理群体事件回银山途中被杰森劫持险些没命,对陈景荣恨之入骨;邵卫平等人则因为看不惯他在红河过于高调,也是往死里打的态度。

    弄不好一降到底,副厅降副科,还不如猫在审计署呢!

    方晟道:“降级是肯定的,管委会主任的位置暂时也不能让他干,这两点是底线,否则受害家属、社会舆论都没法交待,那么怎样既让省委满意,又顺利在市委通过?我觉得可以增加一条看似严厉,对陈景荣却无关紧要的处罚……”

    许玉贤眼睛一亮:“行政记大过!”

    “之前他已受过处分,债多不愁虱多不痒,对他根本不算什么,但在我们这个层面至少做到了加重处罚。”

    “好,回头我跟罗世宽沟通一下,别在常委会打岔,赶紧把事情糊弄过去完事,”许玉贤骚骚头道,“自从陈景荣到了红河,我就怕晚上有电话,响个短信都心惊肉跳,半天睡不好,这家伙害人不浅呐!”

    第二天上午银山市常委会再次讨论通过事故责任追究的处理方案,除了对陈景荣加重处罚,行政记大过一次,还将程振高调离红河,贬至国土局下辖的中心任副主任。

    处理方案报到省委后,肖挺松了口气,觉得许玉贤还算聪明,领悟到发回重审的玄机,经过一番沟通后在周一上午例行常委会上再度提交审议。

    张泽松依然率先开炮,将上次的话复述了一遍,认为处罚仍不到位;蓝善信也继续捍卫原有立场,要给予陈景荣更严厉的处分。

    “降到副科都不过分,双江历史上有过先例!”蓝善信杀气腾腾道。

    由于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