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都市小说 > 掌权人 > 第568章 项庄舞剑

作者:岑寨散人

掌权人 第568章 项庄舞剑 第1/2页

    晚上回到于家大院,赵尧尧心有默契没问他去哪儿,专心致志陪两个孩子玩耍。十多分钟后于云复慢慢踱进来,稍稍逗了逗楚楚,道:

    “方晟,到后院散会儿步。”

    方晟心一紧。

    印象里这是于云复第一次主动邀请自己谈话,也是第一次与政治局委员即正国级领导谈话,惶恐之余竟有几分紧张。

    一前一后从花径来到后院池塘,于云复站到岸边假山石上,吟道:

    “神龟虽寿,犹有竟时。螣蛇乘雾,终为土灰。老骥伏枥,志在千里。烈士暮年,壮心不已……”

    方晟接道:“曹孟德的《龟虽寿》。”

    “老骥伏枥固然体现老当益壮、锐意进取的精神风貌,可对年轻人而言却非好事,从宏观角度看社会资源总量是恒定的,一部分人长期占据有效资源,必定让另一部分人失去机会……”

    方晟弄不清于云复又是吟诗又是感慨到底什么意思,只能赔笑看着他,绞尽脑汗咀嚼其背后的含意。

    于云复却点到为止,转换话题道:“组织部长总体来说比管委会主任轻松,但要平衡好各方利益也不容易,一碗水必须端得平,不能过于倒向某一方而丧失独立性。”

    “是的,我明白。”方晟恭声道。

    “今天去了趟香山?”

    唉,在京都处处遭到监视,没法愉快地玩耍了。方晟老老实实点了点头。

    于云复面无表情接着问:“明天准备干什么?”

    “上午陪小贝练高尔夫,下午回双江。”

    “没其它安排?”于云复有些诧异。

    跟大领导说话就是费劲,含含糊糊如同猜谜语,方晟脑中高速运转,试探道:“还……还能有什么安排?”

    “难得来京都一趟,四处走走,晚些回去没关系的,”于云复慈祥地说,定定盯着他的脸看了会儿,道,“早点休息吧。”

    说罢便转身离开,留下方晟在风中凌乱。

    老丈人到底什么意思?把自己叫到后院池塘念了半首诗,说了几句话,加起来不到十分钟!

    回顾两人对话,大致有三层意思:

    一是吟诵《龟虽寿》,认为老骥伏枥不符合当前社会现实;二是强调组织部长的独立性,暗示自己不要与许玉贤走得过近;三是询问明天行程,劝自己晚些回双江。

    第三层意思尤其怪异,是建立在得知香山之行的基础上,就是说于云复并不介意自己和白翎公开出游……

    等等!

    模模糊糊中方晟似乎抓到一点线索!

    于云复说“四处走走”,自己在京都能走到哪儿去?除了于家大院就是白家大院,联想到之前特意点了下香山之行,答案不明而喻:

    于云复暗示自己去趟白家大院!

    好端端去白家干嘛?又得回到第一层意思了,吟诵《龟虽寿》并感慨社会资源总量恒定,“一部分人长期占据有效资源,必定让另一部分人失去机会”,似乎隐有所指……

    蓦地想到燕慎提到的换届问题,脑里“轰”地一炸,顿时悟出于云复托自己转达的意思!

    看来高层发生某种令人忧虑的动向,具体来说有人想“老骥伏枥”,使得换届节外生节。于云复等政治局委员无法阻止,只能寄希望于白老爷子为首的军方大佬施压!

    太可怕了,难怪于云复云遮雾罩含糊其辞!

    方晟在池塘边徘徊了两圈,不知不觉间后背出了几身冷汗。从内心讲他极不情愿卷入最高层隐秘而复杂的博弈,可人在江湖身不由己,有些事不是想逃避就能逃避的,除非,如赵尧尧所说退出官场远走香港。

    或许父子心意相通吧,往常这个时候于老爷子应该出来走走,今晚也不见踪影,似乎给方晟思考的空间。

    拖着沉重的步伐回到屋子,赵尧尧已搂着两个孩子入睡,轻轻唤了一声没有反应,大概昨晚过于疲劳吧。

    这种事不能跟任何人商量,唯有独自消化,当夜方晟翻来覆去睡不着,几乎睁着眼睛捱到天亮。

    上午强打精神陪小贝来到京郊南麓高尔夫训练基地,挑了处安静的草坪坐着,暖暖的阳光晒在身上,不知不觉有了睡意,便伏在膝盖眯了会儿,直到有人轻拍肩头……

    “燕兄!”方晟抬头看到来人赶紧起身。

    “昨天爬香山累了?”

    “见笑了,”方晟腼腆道,“说来是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