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都市小说 > 掌权人 > 第269章 西郊埋伏

作者:岑寨散人

掌权人 第269章 西郊埋伏 第1/2页

    这个元旦方晟没去京都。

    作为一县之长元旦期间日程比工作日还满:到一线工地、工厂看望加班加点的工人;到养老院看望老人;出席各条线的总结会、表彰会;参加文艺汇演、宣传演讲;视察五大重点工程建设情况等等。

    赵尧尧也没闲着,一直在京都和香港之间来回奔波跑各项手续。因为证监会对市场操作、人行对账户、银监会对银行卡的监督愈发严厉,她觉得A股市场已经做不下去,再勉强做要出危险,索性在香港注册了一家基金公司,做正大光明的机构投资者。

    也就是说赵尧尧以后的主战场是香港,孩子也在香港读书、上学、工作,远离国内各种圈子。

    白翎还在秘密基地进行恢复性训练,平安夜她和方晟通了四十分钟电话,说已经能十公里越野跑,一对一徒手搏斗。方晟连忙说那就足够了,赶紧出来,你还想以后再冲锋陷阵?白翎格格笑道不行啊,师父不肯。

    宋家对樊红雨猜忌愈发严重,樊红雨有樊家强大背景自然不甘示弱,元旦家族团聚期间随便找了个碴当众大发雷霆,逼迫宋老爷子说了软话,并堂而皇之抱着儿子回了娘家。宋家从大局出发忍气吞声让宋仁槿父母到樊家赔罪,宋老爷子也亲自打电话给樊老爷子。樊家早知道宋仁槿的毛病,也心知肚明这个孩子来历很蹊跷,但既然生下来了就得好好抚养,不可以再说三道四,不然你宋仁槿有本事让樊红雨再生一个?

    面对樊家袒护的态度,宋家也没办法。宋寒枫虽然顺利当选为副总理,没有军方支持终究不硬气,必须借助樊家的力量,于是涎着脸好说歹说劝得樊红雨把孩子送回宋家,总算化解了一场风波。从这以后宋家别说暗中调查,在樊红雨面前稍微重一点的话都不敢说,唯恐惹毛了这位姑奶奶。没办法,根源出在宋仁槿身上,那个毛病不是说改就改,而是压根改不掉。自家孩子不硬气,能拿媳妇怎么着?戴绿帽子就戴呗,宋仁槿根本无所谓。

    周小容抢在12月31日前办完所有手续,至此万事俱备就等节后的春风。因为各大银行年底纷纷压缩信贷规模,防止超过银监会强制规定的存贷比,象周小容这种金额巨大的银团项目贷款只能推迟到年初发放。虽说万里长征走过了草地翻过了雪山,胜利遥遥在望,但周小容不敢有丝毫大意,元旦期间一直守在梧湘,等节后一上班就找各家行长。

    最清闲的要数鱼小婷,按规定她可以休假三天,可她没回京都,而是躲到方晟宿舍里在床上躺了三天。白天方晟参加各种活动她就睡觉或看电视,晚上他想欢爱她就奉陪,一次、两次哪怕三次都可以,一付任君蹂躏的姿态,反正从来不说“不”。按说劳累奔波后是该好好休息,可不知为何,每当抚摸到她凉丝丝的**,方晟就不可避免涌起一股强烈的冲动……

    元旦最后一天假日,方晟难得休息了一个下午,早早吃过晚饭后正准备看会儿电视,鱼小婷换了身便装,道:

    “走,趁天黑到城郊散会儿步。”

    这句话大有语病,方晟愣了一下还没开口,她又说:“早上我跟守在外面的两位刑警同志说了,放他们一天假,所以没人盯着,只有我俩。”

    那更不行了,方晟连忙说:“我记得说过陈建冬……”

    她截口道:“我知道,今晚就解决这件事!”

    “就我俩?他们有五六个人!”

    她自信而骄傲地笑了笑:“让你见识我的厉害!小翎,并不是你见过的当中最强的,喏,换上这个……”

    看来鱼小婷对今晚的行动早有准备,特意带了套建筑工人的衣服给方晟,换好后戴了顶长帽沿鸭舌帽,夜色下走出招待所沿着人行道散步,路人谁也认不出他是大名鼎鼎的方县长。

    不过他俩都很肯定陈建冬那帮人盯在身后。鱼小婷说通过观察发现那帮人知道有刑警暗中保护方晟,因此玩猫捉老鼠游戏,敌进我退敌退我进,因此要彻底引蛇出洞必须撤走刑警,将他暴露于对手控制范围内。

    顺着人行道经过主城区,然后一直向西郊方向走去。西郊也是江业开发区的一部分,与高科路情况差不多,招商失败压根没能发展起来,荒凉而空旷,建成的大路两侧长满了杂树和野草,路灯或破或坏几百米才有一盏亮着,空旷的田野上空飘浮着星星点点的火芒,俗称“鬼火”。

    水泥路尽头变成坑坑洼洼的碎石子路,意味着进入郊区。方晟不由胆怯,下意识紧紧握住鱼小婷的手。她的手冰凉彻骨,宛如一块寒玉。

    “你好像焐不热的金属体。”方晟没话找话,缓解心中的恐惧。

    鱼小婷笑道: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